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六回 無為山上看新世 鬼門關外遇雄師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84   评论:0

玉壇總管降壇詞 調寄:燭影搖紅

 

赤膽忠心,吾雷本威風八面,救災救劫志深宏。

金階呈誓願,願彼妖魔向善,息槍林彈雨凶戰。

皈依佛門,帶孽往生,西方境界。

揹榜封神,龍華三會行將見,慈娘賜下太極圈。

用作收圓券,九二殘零度轉,到西池赴蟠桃宴。

佛仙定位,人鬼分途,陰陽剖判。

 

【婆心一片,寄語修羅莫誤良因。】

 

藍仙降壇詞 調寄:桂枝香

 

踏歌戲玩,曳布袋長繩,沿街叫喚,打動靈根種子。

癡迷醉漢,快跳出孽海波濤,免將來慘遭塗炭。

有誰知我?前來問看。

叫破喉,無人上岸。駕法艇慈航,飛騰雲漢。

短唱長歌,時時操觚染翰。嘔心血,萬斛千升,勸不轉妖魔反叛。

自由平等,公妻共產,重重公案。

 

    話說三月初一日戍刻,王雷帥到壇,賞賜壇中善信金丹藥物,勸勉大家速修身體,趕上奇緣。將  老母所賜玄霜,放在茶中;與諸生共飲。正飲之間,藍采和大仙,亦跨鶴來臨,唱罷歌詞,說道:「王帥有勞了,小仙奉命,來領楊生抱一,前往陰陽界外,翠微山前,觀覽一切情境,時辰已到,就要起程,待我喚他醒來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聞呼驚醒,汗流滿面,張皇失措。王元帥見其精神不足,賜與還元金丹。藍祖也賜仙桃一箇,抱一敬謹領受。將金丹放在懷中,將仙桃食了,其味甘美,頓覺精神快暢,二仙童帶上白鶴,藍祖與抱一,辭別王帥,各跨一鶴,飄飄出壇。藍祖曰:「爾我遠涉冥途,一路風景不同,須要行歌互答,纔不發生煩惱,我試先吟,爾當後和。」

 

    「跨白鶴兮跨白鶴,仙凡並駕真灑脫,剛纔離了善壇中,又到此間觀大略。塵波滾滾不住停,殺氣騰騰沖碧落,總為三期浩劫多,難享清平過生活。魔王混世鬧沈沈,倒海翻江胡亂作,火炎崑崗玉石焚,遭難不分善與惡。嗚呼時勢至於今!九二原人當振作,莫再惛惛夢迷迷,跳出紅塵好立腳。快修善果快修因,時期不待好斟酌,蟠桃已經熟多時,瑤宴備齊專等著。良辰一到即開筵,母子團圓多快樂,望爾九二殘零,休要睡著,趕緊夢覺。」

 

【歌詞警世,一往情深癡迷熱客其醒悟否?】

 

    藍祖吟畢,問抱一道:「你也吟上幾句」抱一答曰:「弟子才疏學淺,不能吟詠,望祖師海涵。」藍祖曰:「不能吟詠,也不相強,好生催動白鶴,趕上吾來。

 

    聽吾再吟:「一鶴飛騰緩,一鶴飛騰速,速的善翱翔,緩的多勞碌。只為仙凡體質分,速的清輕緩的重濁。抱一子,莫疏忽,快把大還工坐足,後天快要返先天。八卦倒顛爻象復,河車運轉大流通,身輕如羽不重濁。快快坐玄功,莫隨流俗,莫要懶突。」

 

【指玄唱道妙蘊紛披】

 

    藍祖一面催鶴,一面歌詠,抱一緊追其後,頃刻千里,往下一看,見一片平涯大壩中,市場熱鬧(希奇),於是按落鶴馭,到了場口,步入其中,逐處遊覽,見市面上各樣貨物俱全,各樣器具俱備,兌換銀錢,諸色人等俱有。藍祖道:「此是塵囂大壩,世間品類俱備,色相完全。我領爾到無為山頂,看下壩中,所有形形色色,無不畢現。(奇絕)我們在此與他們擁擠,甚覺不堪。抱一遂同藍祖,上到山頂,見山頂上,有個小小草亭。上書「無為亭」三字,(無為二字深堪玩味)極為幽雅。旁有一聯曰:

 

    無我無人常自在,

    為仙為佛最逍遙。

 

【此亭為天造地設耶?抑人為之耶?真真玄妙。】

 

    亭中有石桌一張,四面有石椅四箇,松風明月,無窮妙景,領略不盡。亭內懸橫匾四方。

 

    一曰:「無邊風月」旁有聯云:

 

    照松間明月,

    飲石上清泉。

    一曰:「有價雲山」旁有聯云:

    與水雲來去,

    管身世有無。

    一曰:「參禪悟道」旁有聯云:

    跳紅塵白浪,

    轉玉免金烏。

    一曰:「自在無為」旁有聯云:

    得來真自在,

    悟了是無為。(亭中匾對都寓禪機能將悟澈於禪理思過半矣)

 

【無為山上,一段文字滿紙俱覺荒唐,滿紙俱皆血淚,見者莫癡,言者無意,倘若細思定要掉淚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,看了,歎賞不已。祖師曰:「抱一爾且坐下,定爾神,凝爾精,一爾志,由此望下壩中,東南西北,逐一細視。吾在椅上一睡,不要擾我睡魔。抱一定睛凝神,向東方望去,忽然現出一箇地方,閭閻比櫛,房屋參差,都是洋式,有兩大院落,其中透出兩股黑氣,沖上雲霄,頃刻之間,彌漫世界,混沌乾坤;這黑氣之中,有無數青年子弟,青年婦女,為黑氣所迷惑,在這黑氣之中,馳南逐北,顛來倒去,任情自由,好像神經無主一般。

 

    有些女子,自將頭髮翦短,穿著短衣短褲,變成不男不女,有的將衣褲脫去,揚揚得志,高叫狂呼,說道:「萬惡禮敦,萬惡家庭,壓制我們,不把他打倒,怎能自由?」。箇箇顛顛倒倒,如醉如癡,忽然電光閃閃,雷霆震響,一聲霹靂,街場樓閣,無數青年子女,化為烏有,頓然不見。(奇奇怪怪令人難猜)

 

    抱一驚問藍祖:「是何緣故?」藍祖正在鼻息駒鼾,說道:「中華世界,商務書局,萬惡滔滔,由爾造出,始作俑者,沈淪地獄,可憐!可憐!黃漢民族。」(瘋話顛話是假是真,批書至此淚下沾襟。)

 

    說了仍然睡著。抱一掉頭向東北望去,見黑霧彌霾中,炮火轟轟,槍聲遠震,叫殺連天,槍炮聲過後,又起一陣哀號痛楚之聲,一陣更比一陣慘苦,注目一看,見屍骸滿地,戰血殷紅,閭閻灰燼。(這是甚麼現象,各人自思自想可也。唉!)細看那股黑氣,仍由東方那幾大院,洋式房中透出。又向西北方望去,見有多少兵馬駐紮,出沒無常,煙霧騰騰中,有兵丁幾人,共用一鏟,東一削,西一鏟,黑霧中哭聲震動山岳,欲問明白,則祖師已睡,又不敢問。

 

    又向西南方望去,都是黑氣瀰瀰,陰風慘慘,抱一毛髮直豎,膽裂心驚,又聽藍祖夢中說道:「萬惡世界,修羅擾亂,自由平等,人將畜變,道德淪亡,天翻地陷,武夫專橫,民遭災害,種禍之由,歸本書卷,再看將來,有何現象?」(似真似假,將信將疑。奇哉怪哉,維自思各。)

 

    鼻息齁齁。抱一問他,又不答應。抱一想再看將來之話,似有意思,也不慌張,仍舊凝神再望,見四面黑霧之中,俱有白氣紅光透出,心中恰然快爽,留心注視,見那些白氣,籠罩樓臺,都是寺觀庵壇,善書局所,白氣中現有無數男女,都是中年老年的人,衣冠齊整,禮佛誦經,靜坐參禪,悠然自得,紅光中現出多人,都在案頭濡墨,揮毫片片生光。(奇奇妙妙,其吉兆歟。)抱一心中不解,正在凝思,忽見那幾道紅光,繽紛錯彩,爛漫天空,一時祥光四靄,照遍鴻濛。

 

    祖師道:「善哉!善哉!天華、明善,紹豫、婉從,勸人為善,善與人同,闢開混沌,鑿破鴻濛,力崇聖教,大挽頹風。(疑有疑無亦假亦真,自信自度救世救人。)哈哈,這一覺睡得好,抱一可有看得甚麼?」抱一曰:「弟子看得形形色色,殊覺難解?」祖師曰:「當以不解,解之。這無為山下,就是塵界、欲界、色界天,以我無為之情,來看有為之世;以我之天理純澈來觀,塵寰靡紛,自然紅塵嗜欲,苦樂般般,瞭如指掌。爾今所見,已得大略。」

 

    濟顛讚曰:「太息延康世運乖,紛紛魔怪下當權;淪亡禮教逞邪說,倒置綱常廢聖賢。造作妖詞傷大化,釀成黑氣觸皇天;中原災難無寧日,禍水誰知筆底翻?」

 

    說罷,立起身來,領著抱一,下了無為山,途中一路指與,抱一道:「那是傀儡場,那是魍魎市,那是逍遙津,都在鬼門關外。(近鬼不遠)無為山北,有一黑甜鄉。西是華胥嶺,嶺下有箇華胥國,中有酒泉麵阜。(這些地方很在好耍)南是仙農鄉,上有琴臺,中有阜財陵,是舜帝操琴處,神仙常到此遊玩。(人不易到)這些地方,是無為天中樂境,歷來遊生,未曾遊過。

 

    鬼門關外,有屯兵岡,岡下有一大寬場,用以演兵,叫做演兵場。現因人間災劫太重,疆場戰死兵士過多,不將收容,定然釀成大劫。  天皇敕令冥府,於思鄉嶺東麓,闢為廣場,陸續收容亡兵在此,好為訓練,練足百萬,以為將來之用。編為仁義禮智信五大部隊,用青紅藍白黑旗幟標識之,紀律極其嚴明。

 

【收容陰兵訓練,中有祕密。天機伏下後文。】

 

    正談話問,忽見一簇人馬,旗幟分為五色,列成五隊,由陰陽界長驅而來。最後有五少年,身背包袱,各騎駿馬,亦是五種顏色。抱一拱立道旁,恭身問道:「各位大軍官,要請往何方?」那五少年答道:「我們是五方偵緝隊司務長,要往塵世偵緝在劫之人的,毋庸細問,速速退往別處,後面各大部隊,出發來矣。」抱一聞聽此言,急忙退步,到藍祖面前,坐在樹下,觀看情形。

 

    俄聞號聲震耳,首來了一隊,軍紀嚴肅,前面抬有旗幟一對,上書「挺勁軍第一隊」,威威武武的,往陽世去了。俄而來一隊,旗幟上書曰:「義勇軍」,亦威威武武的,往陽世去了。俄而又來一隊,旗幟上書曰:「輜重第五隊」。俄而又來一隊,旗幟上書曰:「討逆軍第八隊」。俄而又來一隊,旗幟上書曰:「彈藥第七隊」,俄而又來一隊,旗幟上書曰:「步兵第二隊」俄而又來一隊,旗幟上書曰:「工兵第四隊」。俄而塵土大起,又來一隊,旗幟上書曰:「騎兵第一團,砲兵第九隊」,俱是威威武武的,走出陰陽界去了。抱一心中疑惑,問藍祖曰:「這是甚麼緣故?」藍祖曰:「他們是出陽間助戰的,現在中、日戰爭,列強虎視,當道按兵不動,民兵屢屢死戰,不能取勝。故伏魔差遺這些陰兵,前往助陣也。」

 

正言之間,又見過了一隊,旗幟上書曰:「收容第六隊」。藍祖曰:「此一隊是要往作戰地方,收容鬥死的官兵。」後面又來一隊,藍祖曰:「這一隊是拯救陽世帶傷未死之官兵,暗中施藥調護,將他們醫治好了,仍為陽世之官兵。如救治不好,則送交鬼門關外,陰兵訓練處,交各處司令官收錄編練。

 

這些軍隊,上自官長,下至火馬夫,每天之伙食,也就不少。  天皇之金倉銀庫,猶恐不敷支發,故敕令燃燈古佛門下弟子,每年每社,焚化  天皇金幣幾千張,每張當制錢十萬貫,每年分春、秋兩季,送交各處城隍,彙解冥府,由五殿天子,發交軍需總局,每月按人數發給。至於收容不著,或已經收容,而乘間逃逸,流散世間者,由各省縣城隍,陸續收容,遞交冥府,所需之費,每月每縣領取金幣壹千,以資應用。

 

  天皇受禪登極後,為辦收容,遠慮深謀,猶恐這陣亡的官兵,障礙道場,妨害原人,故設出這箇至好無上之辦法,俾九二殘零,得以安然修道,借赴收圓。這些鬼兵,亦可報效立功,供此返本。  天皇這番苦心,好乎不好?」(上帝好生之德,廣大如是,世人當知。)

 

    濟顛讚曰:「辦理收圓鉅貴當,三曹上下共奔忙;招容百萬雄兵練,保護三千佛子詳。助彼善人成正覺,度他靈種上慈骯,   上帝慈悲恩澤溥,原人各各早還鄉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答曰:「好極矣!未知世間原人,可能一齊體諒否也?言到此間,淚隨聲下。」藍祖曰:「何必如此悲感,今夕爾精神不足,難以再向前行,明晚又來遊觀可也。」言畢,跨坐鶴背,頃刻回壇。藍祖與王帥並駕回宮。抱一醒來,仰觀斗正中天,已是子刻時候,未知明夕又遊何處?且看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塵囂大壩,分明是寫塵世紛擾,用以引起「無為亭」中之幽靜。

 

⊙抱一在無為亭,觀見形形色色,已將人間之現象寫盡,溫犀燭怪不過是也。

 

⊙鬼門關外雄兵,是後來天兵之引線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