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七回 妙一子遊籌備處 張仙師授還原丹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81   评论:0

天雷君降壇詞 調寄:鵲橋仙

 

「蘇蘇嚹嚹,雷聲霹靂;專把惡人誅擊,有誰知我此番情?都只為救飢拯溺。殘零不醒,余心憂戚,沙案垂書遍歷;忠肝赤膽寫胸懷,慨世道傷心淚滴。」

 

【鋤奸警惡總是慈悲所發,讀者當熟玩之。】

 

藍仙降壇詞    調寄:虞美人

 

「萬事無如學仙好,快樂無煩惱。拋開世網且閒遊,任彼滄桑變換不須愁。興來約伴遊蓬島,共食安期棗,可憐塵海眾庸流,昧卻良知本善未加修。」

 

【神仙之樂極矣,悲憫生民常將世救這即是指路碑要向上行莫向下去。】

 

    話說三月初九晚戍刻,王帥、藍仙先後降壇,也不敘甚麼閒話,頃刻之間,仙童帶上白鶴,藍仙跨動上前,妙一騎跟於後,風雲助力,飛騰半空,不一時,即到翠微山。這箇地方,左乃華胥嶺,右乃鬼門關,上乃無極行宮,及各聖賢仙佛行臺,下乃黃泉流域,中一段乃三官考較宮,及九陽關地點。收圓籌備處,即建設於三官考較宮之下。妙一在鶴背,啟請指示,藍祖一一指示明白。

 

    指示已畢,口中唱道:

 

    藍采和,藍采和,早早修行出愛河,不愛人間富貴;終南山上道研磨,金丹煉就,飛昇上大羅。

 

    藍采和,藍采和,餐霞飲露養天和,不食人間煙火;蓬萊海上白雲多,攜藍採藥,快樂不娑婆。

 

    藍采和,藍采和,西天佛國拜彌陀,得箇長生不老;娑婆世上化頭陀,行歌布袋,裝變作瘋魔。

 

    藍采和,藍采和,殘零救度走蹉跎,來在紅塵苦海;飛鸞跨鶴日奔波,千言萬語,勸不轉修羅。

 

    藍采和,藍采和,領導遊生口唱歌,勸爾狂徒蕩子;趕速修真出愛河,奇緣錯過,永久落洪波。

 

    藍采和,藍采和,救世難刪一片婆,邀約蓬萊仙侶;分途引度走如梭,靈根不醒,我其奈之何!

 

【現身說法,煉性修真,得了妙道,普度靈根,唱歌警世,歷劫度人。藍祖歌曲,清婉可聽,紅塵熱客聞之,頓教五內清涼也。】

 

    藍祖一面歌唱,一面催鶴,頃刻即到收圓籌備處,極目一望,樓閣綿亙數里,側邊建有原人自新所(名目希奇),妙一請問其故。藍祖曰:「吾仙亦有不知,可進內請問主任人員講明可也。」妙一問:「主任是誰?」藍祖曰:「內中主任,是三教高徒,奉  天皇敕令來到其中,擔任收圓事宜,你我莫作門外漢,進去詢問就是。」妙一抬頭一望,門閭巍峨闊大,上書一橫匾曰:「收圓籌備處」。

 

    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六萬年宏聞普度,

    九二億趕赴收圓。

 

    二層匾曰:「三龍共會」。旁有聯云:

 

    接引三教門徒歸極樂,

    提攜萬靈真宰上瑤京。

 

【各對聯中均含至理】

 

    正貪看間,藍祖已走進數層,妙一跟隨前進,直至正殿,橫匾書「普度收圓」四字。旁有聯云:

 

    三教無二理,

    千門復一爻。

 

    左邊有間大客廳,旁有聯云:

 

    問過根由,盡是聖母原人,五行鐘秀。

    敘明來歷,都皆靈山貼骨,一氣感通。

 

妙一看畢,見仙師與藍祖在廳內坐著談話,望見妙一呼曰:「爾妙一師弟有勞了,可曾記得吾否?」妙一答曰:「弟子仿彿記得,曾在大赤天宮與仙師會過。」

 

仙師曰:「不錯,你我到也有緣,現在收圓期迫,封神在邇,選佛、選仙,按期舉辦。 天皇特設此籌備處,命佛印禪師,東坡大仙,與貧道來任其事。不分門戶,不別教派,(人間何必爾爾)凡在生入壇進社,聞道吃齋,皈依受戒之人,與雖未聞道,克全五倫八德之士,分等分類,加以教訓陶鎔,講以真玄妙諦,革除其嗜欲,評定其功善,分別其人品,考查其根器,分等、分班、分類,各授以相當之訓練。

 

【三期普度,道在儒門,捨孝弟忠信禮義廉恥而求道者,真是盲人騎瞎馬矣。】

 

    其能盡孝者,編入孝字部。盡弟者,編入弟字部。能盡忠信禮義廉恥者,編入忠信禮義廉恥部。(無分畛域)其入壇入社,吃齋皈依,亦各分部收容,客有主任人員,司理其事。部有主任一人,副佐二人,或三人,其下有稽察、教授、招待、庶務、各執事。一由  天皇委派,一由新歸空善信中,遴選有根之人充任,現洱源善士到此任職的,亦有多人,上中下等品位都有。吾命腹命壇稽察王任阿允衡,領爾去與各善人相會,並參觀原人自新所一番,參觀後,可到大講亭聽講。

 

    妙一、遵命,跟著阿真出了客廳,轉到東面,有數人相迎。妙一看之,有一半認識,乃是李耀龍、趙時偉、楊高植、姜應聘、楊名輝、李維楊、張萬選、馬開甲、潘光宗、黃鍾玉、鄧希文、朱國寶、王有為、胡紹袁、高世選,諸人。妙一一一問訊,皆有職位,妙一為之幸喜。(諸君何幸遇此)阿真曰:「諸君與我,元旦後方奉委至此,今夕與君相遇,真奇緣也。」諸真向妙一曰:「吾等各有職司,不能相陪,望乞恕之。阿真領張善長各處一遊,吾等告退了。」

 

【非有大善曷克臻此】

 

    於是阿真領著妙一,一路指示道:「這裏是封神事務所,其中之人,多是陣亡喪命,故氣象鬱結愁慘。那裏是選佛、選仙事務所,其中皆信道篤實,樂善好施之士,成己成人之儒,故祥光掩靄。這是考較堂,內分五大所,各設專司,用以考較修行的人,有無證券,與有無犯酒、色、財、氣、煙戒的,分為先犯後改,知而故犯,至死不悛等等。先犯後改,是已經犯了,入善壇後,即有堅忍之志,一刀斬斷,永不再犯;這等是,未有冤孽,根基深厚之人,定能修成大覺。

 

【封神選佛二處,氣象大有不同。】

 

    明知故犯的人,本來具有慧根,但歷劫以來,積了惡業,欠了冤孽債;須要廣積功善,將冤孽消除,無有羈絆,無有束牽,方能灑灑脫脫;悠然自得,來即來,去即去。若不廣立外功,必為五魔困住,迷惑其心志,顛倒其神思,必令其墮落,方可還其報復。這等人,雖有根器,也要立大功大善,先將一切冤孽超度脫了,然後自度,方纔無有阻礙。因為這三期普度收圓,各人歷劫冤債,是要將歸結清楚的。」

 

【外功內果要兩樣平均,當此之時要外功高積,然後內果方成。若專重內果冤債來纏無法對待矣。】

 

    妙一曰:「如君所說,這些原人,已經死了,外功怎能建立?冤孽怎能超度呢?想必是深悔在生不修善積德,今日要望他後人,代作功德了。」(為子孫者須望先人超昇,免墮沈淪此語記之勿忘。)阿真說:「是」。二人邊說邊走,不覺又到一大院落門口,妙一仰首一望,門上書一匾曰:「原人自新所」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利鎖名枷,跳得出來,方為好漢。

    花天酒地,沈淪下去,便是庸夫。

 

    妙一說道:「這個名稱,與對聯俱妙。」阿真曰:「世上原人,共有九十六億,流浪生死,概為殘零。現時當午會,人心太壞,所有嗜酒、迷色、貪財、尚氣、戀煙,一直沈溺其中,不思振起者,那箇不是靈根佛種。第一種弊病,是酷好不肯戒。第二種弊病,是因循不勇戒。第三種弊病,是已戒又犯戒。名雖入善壇,入道門,入善社,吃長齋,實而按之,等於不入,到了歸空後,來到此間,拿出修道證據,經考較員切實考驗。如犯弊病者,即送交「原人自新所」中,令其再多多享受酒、色、財、氣、煙五種之樂,在世有四五分嗜好者,使他享受六七分。有六七分嗜好者,使他享受八九分。命上等差遣員,好生伺候他,好生順從,他在世享受菲薄的,來此教他享受濃厚。(加等酬償令其受享設施極妙,惟恐其不願受享也。)內中情形,爾可隨我進門,詳細去看。」

 

【種種弊端道盡無遺,五魔困人不休。且修真之子,速將斬斷,免到頭猶為彼累也,貪飲的原人看看。】

 

    妙一跟隨阿真,進門瞻望,見左廂門上一匾曰:「稽察處」,右廂門上一匾曰:「傳達處」。由正面望進,一連五層,每層可容數千人,第一層門上書一匾曰:「醇醪會館」左右俱有廂房,左廂房中有二千餘人,神清骨秀,氣宇軒昂。阿真曰:「此是已將嗜酒的病戒了,用意坐工,故爾如此清爽。」右廂房中有五千餘人,俱是顛顛倒倒,垂頭喪氣的。阿真曰:「此乃嗜酒太甚,一直不肯戒斷,來此飲了無數的戒酒藥,毫無效力,不久就要告收圓。若不趁早,下箇決心,那就大失機會,難免地府沈淪了,待吾吟詩歎之!」吟曰:

 

    「本是清奇俊偉人,緣何沈湎誤長生?考懲已受猶耽飲,失卻收圓悔不贏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吟曰:

 

    「瓊漿玉液最希奇,比較醇醪百倍之;果滿功圓瑤宴飲,那時歡喜樂怡怡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吟畢,又隨阿真進第二層,門上書一匾曰:「花柳會館」妙一問曰:「何謂花柳會館?」阿真曰:「此愛飲花酒,愛入妓館的人;入道以後,雖然發願戒卻,實在未曾戒。來到收圓籌備處,呈報入道、入社證據,考較處詳細考驗,其弊病完全尚在,故將發到此間,使他多多娛樂,對於眠花臥柳上,發生一箇厭心,或者可赴收圓。爾看那左廂房中,十六七人,清秀文雅,在那裏看《丹桂籍》《不可錄》,已將情緣斬斷,(書能醫心疾要,多看多講多聽。)他日可赴收圓,返本歸真。右廂中那十四五人,在那裏與梳東洋頭女子,打漁鼓,唱小調,非常歡樂;(樂極定要生悲)這些人來到此間,尚未醒悟,真是恥德喪盡,必為地獄種子了。」妙一曰:「何不將他送入銅人獄中受苦呢?」阿真曰:「此是大根大器的,因他迷了本性,變成庸夫,不知修行的好處,全無智光慧劍,噯!真真可憐!

 

【好色的靈種看看】

 

    待吾吟詩一首:

 

    「上藥三品精氣神,修真須要當如珍;貪花戀柳緣何事?到此依然不改行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吟曰:

 

    「似此原人不算人,貪迷花柳墮幽陰;奇緣誤了甚堪惜!夫卻人身變獸禽。」

 

    吟畢,又進第三層,門上書一匾曰:「金融會館」左廂中有氣宇軒昂的二十七人,阿真曰:「這是民國的偉人,發了非分大財,富甲省府,到了此間,天良發現,邀求主管人員,替他們設法,願將銀錢用作慈善事業,真是良心發現,痛悔在世之非,因此頂上透出白光,故將他們接待左廂房內,觀看因果報應之書,頓悟「多藏厚亡」之語,這些都是曾入過同善社的,故憫念他們,使他返本還原。又看右廂房內,亦是品格不凡的十餘人,只是他們貪財心重,到了此時,手中還在拿著大寶,堅執不放;噯真是守財奴了!

 

    待我吟詩-首:

 

 「財為通寶要流通,何用多藏作富翁?到了歸空猶未悟,花銀還在握拳中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吟曰:

 

 「而今三會辦收圓,要把銀錢看得穿;成美捐資多積善,自然得遇好奇緣。」

 

【格言至理,愛財的快些放手。】

 

    吟畢又進第四層,門上書一匾曰:「競爭會館」看見十五六人,舉止大方,在左廂房中看書作字。阿真曰:「這是在生最好氣的人,因入了善社、善壇,歸空後呈驗證據,考驗官見他們好氣,將他們發到此間磨煉,使其各自改侮,迄今數月,他們戾氣化為和氣,進步迅速,將來龍華會上,不失仙真果位。又看右廂房內,那些人爭吵不已,每每揎袖揮拳,放慣脾氣,真真可笑,待吾吟詩一絕:

 

 「龍華三會遇奇緣,養氣須當學聖賢;何必為因些小事,無端發火就揮拳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吟曰:

 

 「歸空還要動野蠻,鹵莽粗夫性僻乖;倘若不將脾氣改,將來墮落淚潸潸。」(好氣的哥子瞧瞧)

 

    吟畢,又進第五層,門上書一匾曰:「芙蓉會館」左廂內有二十餘人,在那裏坐工、寫字、看書、縫紉,雖然瘦弱,而神志清明。阿真曰:「此乃入過同善社者,考較後;發到此間,飽吞芙蓉,受過苦楚,下了決心,發了誓願,奮勉有為,依著入道口訣,坐工一月,以後爐火發動,把生時吸煙病根燒化,(活著的人何不學之偏要到死時纔去做呢)故將他們發在左廂休養,將來收圓可望有分。對面那贏弱不堪的,每人-張爛蓆,一個猴頭罐,臥在溼地,形如蝦子,黑乾憔悴,淚眼雙流,呵欠連天,(形容得妙)每日每人喂與煙膏三次,強之使吞,情殊可憫。待吾吟上一絕:

 

    「人生美食本多多,何故吹煙墮孽窩?來到此間吞兩數,乾筋瘦骨奈之何?」

 

    妙一吟曰:

 

    「而今正是辦收圓,快把吹煙擺脫開;振作精神修至道,功圓果滿步天台。」

 

【煙蟲們趕快醒來罷了】

 

    吟畢問阿真道:「裏邊還有什麼要所?」阿真曰:「裏面是補習所,這補習所,是原人在生人道後未曾坐工,或坐而未圓滿者。令到其中補習。分為三等補習所,上等補習所,是八德無虧之人,坐的是紅蒲團,功夫容易坐成。中等補習所,是忠實謹厚之人,坐的是白蒲團,功夫緩進,亦不苦惱。下等補習所,是犯戒規,貪嗔癡愛之人,坐的是黑蒲團,在泥淖之中,卑溼之所,異常苦惱。不必去看了,時辰不待,吾領爾到大講亭、聽師講法去罷。妙一跟著阿真直到講亭,是箇八角大廳,規模宏敝,能容七八百人,正面懸有二聯,其一曰:

 

    諸君是聖母原人,到此尚不加修,會瑤池有誰作證?

    我等皆天皇委任,來斯勤將訓練,望靈種無限深情。

 

【入道之人,快快加修,免再入補習所受諸苦惱也。】

 

    又一聯曰:

 

    「第一等佛仙胥根孝弟,最上乘妙法不外彝倫。」

 

【三教真理,這對聯中昭然揭出末世小子奚置喙哉。】

 

    看畢進廳,正面供著三塊金字碑,中間是太上《感應篇》,左邊《覺世經》,右邊《陰騭文》,供棹上陳列香花,鐙燭輝煌,香煙馥郁,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「冶三教為一爐,加工製造。總千門無二道,分等權衡。」

 

    又一聯曰:

 

    「名利丟開,人爵奚如天爵貴。善功做起,離宮照處坎宮春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將對聯唸畢,見仙師與藍祖,坐在西面黑板下邊,品椅之上,對那四百餘人,將要開講,見妙一到來,賜與椅坐,遂向大眾言曰:「你們大家到此,都是望還原返本麼?吾師今夕就授你們返本還原金丹。」向懷中一摸,將一顆圓光陀陀的寶珠,拿在手中,在黑板上寫了「還原丹」三字。大聲說道:「你們可知道這東西麼?這就是九轉還原返本金丹,我今將製造法子,講與你們聽聽,好以學我製造,各將丹體造成,纔可赴蟠桃大宴。早造成一日,就可早去一日;遲成一日,就要遲去一日。加工製造的,價值是要高些。潦草塞責,不肯加工製造的,丹定不有價值。若無資本,又不用工,金丹決定不能造成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請問:「造金丹的原料,要用什麼?」仙師曰:「第一要用上等藥物,精氣神三品,烏肝兔髓,各半斤。水中的鉛,火中的汞,將爐安好,支上半邊鍋。又將採取來各種藥物,放在鍋裏,用文武火烹煎,不可大,不可小,不可急,不可緩。又要時刻仗著慧劍,進火看丹。恐防南山白虎吼嘯,東海蒼龍翻騰,若於龍吟虎嘯時候,把持不定,躁急妄生,就有傾爐倒灶的危險,我今把金丹要旨,完全授與爾等,爾等緊緊記定,好好修行。」

 

【張仙師這席話莫輕易讀過,玄元妙諦更於何處求之哉。】

 

    遂在黑板上寫了一篇文曰:還原丹

 

「大道金丹,煉成不易,聚精會神,調和元氣;體合後先,功分外內,有末有本,無形無味。圓光陀陀,照耀天地,得之長生,失之毀棄。要朝老母,非此莫備。爾等修行,未得其意,氣不凝神,神不聚氣,真精竭枯,昏昏欲睡。丹元不守,主人遠避。火種全無,丹爐冷閉;怎麼抽添?怎樣投契?坎離不交,金木反對,七返不返,九還難語。欲朝老母,遠隔天際。毫無工程,身軀濁穢,何以飛昇?默朝上帝,總為爾等,根本反悖,失卻人倫,虧損孝弟,陰霾沈沈,毫無陽氣,任人提攜,越扶越墜。收圓在邇,慘吾心臆,各宜黽勉,加修勿替,困勉而行,凝神一志,一竅打開,旁通觸類,小周大周,九還歸位。來路既知,去路自易。不識本來,終墮苦趣。」

 

【大道玄微咸皆道破,老衲何須饒舌焉,讀者心領神會可也。】

 

    仙師寫了,又逐句細講,那些原人,也有完全了解的,也有半知半解的,又有仍然不解的,種種不一。藍祖讚曰:「仙師如此說法,頑石亦當點頭矣!」(聞此不曉更比頑石不如矣)

 

    妙一曰:「今宵法語,聞所未聞,大開弟子茅塞,但弟子回壇,以仙師之說法,說與世人,不知可使得否?」仙師曰:「如此就妙極了!」藍祖曰:「時已五鼓,就此告別,吾領妙一回壇去也。」妙一到壇,藍祖與王帥回宮。王帥臨行時說道:「現在冥府有希奇事件,(引起下文)明晚可去一遊。」未識冥府有什麼希奇?且聽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天皇為辦收圓,特設籌備處於翠微山下,何等鄭重?

 

⊙原人自新所中,阿真與妙一議論之言,直抵無數訓世佳文。

 

⊙酒色財氣煙五魔,不是最大英雄戰他不過。

 

⊙九轉還原金丹,張仙師已將製造法,指示明白,祇要依方修合,就可成功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