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八回 血污池蓮花開放 東嶽殿紫氣輝騰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68   评论:0

王天君降壇詞 調寄:好事近

 

三會辦收圓,費盡神仙心血,雷鼓頻頻敲捶,聲震聾耳徹。

癡迷不醒夢南柯,令吾腸迴折, 老母大宴蟠桃,度殘零歸闕。

 

【雷鎚法鼓打不破世人迷膜,世不醒驚人沈夢。奈何!】

 

柳仙降壇詞 調寄:好事近

 

一道太極圈,造成陰陽妙訣。要把原人套起,好歸瑤天闕。

妖魔混亂擾中華,禮教全掃滅。非孝無親無恥,釀成洪災劫。

 

何仙降壇詞 調寄:感皇恩

世界起妖魔,胡行霸道,禮教綱常概推倒。神州赤縣,地覆天翻怎了?

上皇憂下界,心如擣。敕令神仙,同離蓬島,普度收圓期不早。

《蟠桃宴記》,付與三丰張老,好將書編輯,勤探討。

 

【情深如許訴與誰人。】

 

    話說昨宵王帥回宮時言道:「冥府現在發現希奇的事,要於今夜領遊生去遊。」大家都在等候,巴不得太陽早落,早早候駕,神仙早臨,早早去冥府觀覽這希奇的事。(寫出迫切之情)到戍初,王雷先臨,柳帝、何仙繼至,各寫了一段妙詞,賞賜內壇生,金丹藥物,波羅蜜果,諸生謝恩後。王帥依然鎮壇,柳帝與何仙,領起抱一去遊冥府,柳帝騎鸞,何仙、抱一跨鶴,出了壇門,飄飄蕩蕩,飛騰半空,頃刻將到陰陽界口,柳帝在鸞背上吟曰:

 

    「茫芒宇宙幾時清,混世修羅鬧不停;我汎慈航宏濟渡,原人登岸趁波平。」

 

    何仙吟曰:

 

    「濟世垂書我到壇,洞冥八寶是金丹;今宵領導遊生去,湖上蓮花仔細看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吟曰:

 

    「三生有幸遇奇緣,救世垂書駕法船;但願原人齊上岸,脫離苦海步西天。」

 

【仙凡唱和詩韻清新,度人誓願畢露言間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吟畢,請曰:「仙師、元君,領弟子往遊冥府何處?望祈示知,俾弟子心有主裁。」何祖曰:「領爾遊觀血湖」,抱一曰:「血污池,弟子前已遊過,其中一切苦惱,皆已盡悉,今日追思情景,宛然在目,想到腥臭薰蒸,穢氣難聞,不禁欲嘔。(遊過血湖一次而即現為畏途其中苦惱可以想見)弟子近來最怕紛擾,極厭塵囂,昨宵來到此間,見那邊寬場中紛紛擾攘,各種形狀,甚不耐煩,望帝君領弟子往清淨地方去遊,勿再遊血湖也。」

 

【世人造了惡業,要受何獄之罪,欲求減輕,萬不可得血湖池。老衲未經看過,但抱一一遊之後不忍再遊,即此可以想見矣。】

 

    何仙曰:「此係  天皇敕命,我等豈能擅專,但  天皇有命,領爾去遊,有些希奇,或未可知,(抱一不欲往何仙迫之令往此時抱一頗難為情)爾既不耐紛擾,怕睹奇形怪像,可一直進關,我們按著鸞鶴,進前觀看。上書

 

    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薩示:

 

「照得三期普度,三曹共辦收圓。現今時期將至,老母望眼欲穿。望爾靈根返本,常常珠淚雙懸,今敕順寧從善,蟠桃宴記演傳,主壇李生全一,聯合遠至洱源,約同抱定諸子,豫紹共同仔肩,頒書重在遊演。上下碧落黃泉,洞空冥境仙界,用以化導愚頑,此事極為鄭重。天皇有詔宣傳,曉諭三曹三界,普天神聖佛仙,好將遊生接待,不可簡慢疏偏,以待演成書卷,借此可以收圓。吾佛接了慈諭,又奉天皇綸言,告爾九幽十殿,一切官吏鬼儕,關津路口田孑,一體遵照宜虔,不可顯形現像,驚動來往生員。倘不遵吾佛旨,打入地獄深淵,為此剴切宣諭,大齊懍此欽遵。」

 

天運癸西年三月初六日發貼陰陽界曉諭。

 

【地藏告示,剴切詳明。善人君子神欽鬼敬,豈不然哉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將告示讀畢,鸞鶴騰空,翱翔雲表,超越思鄉、孤棲、鐵鷹、諸嶺,黃泉、黑水、惶恐諸灘,霎時飛過數千餘里,地府險阻程途,皆未經歷,抱一好不暢快。柳帝又在鸞背上,將地獄形勢,指與抱一說道:「那裏是大熱惱山,焰魔山,滑油山。那裏是刀山、劍樹,那裏是鐵圍城,枉死城。那裏是望鄉臺,轉輪臺。」(要知詳細參觀洞冥記可也)

 

【柳帝口中將地府形勢完全說盡,省了多少文字。】

 

    忽指著,白茫茫的一片波光,說道:「那箇地方,爾遊過麼?爾試詳細看看,可有甚麼現象?」抱一在鶴背上望下,見波面濛濃,初如煙霧,漸而變作白光,結為祥雲,中放毫光萬道,照徹湖波。(奇妙之至)何仙曰:「善哉!善哉!這真是千古奇緣也」。遂朗吟曰:

 

    「度人度世願偏賒,為救裙釵志更加;每歎幽魂難解脫,何期血海放蓮花?」    何仙吟畢,柳帝讚曰:「奇緣,奇遇,妙事,妙詞。」

 

【湖放蓮花二人詩中,一信一不信均有妙處。】

 

    「三期正好遇龍華,法雨繽紛遍水涯;滯魄幽魂齊度盡,血污池裡放蓮花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亦和曰:

 

    「血湖池水四無涯,記得前遊肉亦麻;鐵鱔銅蛇凶惡甚,深塘那得放蓮花?」

 

    抱一和畢,何仙笑曰:「師弟前番所見,印入腦筋深矣。難怪!難怪!試再向東面一看。」抱一向東望去,見邊山勢突兀,殿宇之內,透出一縷紅光,彌綸上界,不知其處?以問帝君。帝君曰:「那就是東嶽殿了,今夕這兩箇地方,有些奇異,我們不可不遊,於是拍著鸞鶴,迴翔而下,直到地藏宮前,靈山之上。只見血河岸邊,人數擁擠,直向地藏宮而來,各人手執蓮花一朵,極其誠敬,好像朝山一般。(奇妙)

 

【瑞氣重重,豈非三會收圓之佳兆乎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不解,欲問祖師,忽然聽見唱歌的聲音,雜於人聲喧嚷之中。(果真奇也)柳仙曰:「我師徒且在這石凳之上,少坐片時,聽他唱歌,用以稍息。」於是三人坐下,鸞鶴盤桓,抱一側耳靜聽,歌聲清越,朗朗可聽。

 

    其歌曰:

 

三期末劫好奇緣,三曹普度辦收圓。

天宮早建迎仙閣,地府時泛渡鬼船。

慈悲大士多情甚,願大無倫亦無邊,

拯拔三塗諸業苦,提攜靈種出深淵。

 

設盡無窮法,降筆與飛鸞,遊冥又把夜臺設,三曹合一化愚頑。

前朝大沛隆恩典,領來佛旨渡裙釵。血湖灑甘露,滴滴化為蓮。

 

蓮葉蓮花滿湖內,無根無蒂任飄翻。湖中罪犯齊來採,飄來飄去如魚天,忽在蓮東復蓮北,又在西面與南邊。人爭採,蓮爭開,採得蓮的生喜歡,有人接引上南山。

 

度鬼亭中聽法雨,參禪煉性悟真鉛。可憐業重冤深者,採蓮不著陷泥間,腳陷定,身倒翻,掙立不起泥裏陷。

 

身埋沒,飲泥酸,難見天光真可憐!我望諸靈種,更望眾皇胎,一齊返本莫遲延。又望湖池內,墮落諸坤乾,趁此時期快採蓮,此時將錯過,要望血湖,蓮花開放,遲十二萬年。

 

【此歌情境逼真,警世入微,幸勿順口讀過。】

 

    何仙曰:「這段歌,委婉動人,亦醒世之奇文也,抱一師弟可曾記得否?」抱一曰:「弟子聆歌欣喜,句句記得。」柳帝曰:「如此甚好,今夕我們到此,又值度鬼號宣講之期,地藏菩薩必然到亭,我領爾去謁地藏,聆些法雨。然後往血湖池邊,看看情形,就由那裏逕往東嶽可也。」抱一曰:「謹如師命」,遂跟隨柳、何二仙師,轉過山隈,到地藏宮外,見前時所見手執蓮花的人,咸皆到齊,大約百餘人,在右邊號房門首,爭先掛號。何祖曰:「此皆血湖池中沈淪滯魄,今遇奇緣也。得蓮花超度,何世間原人,癡迷不悟?真真可歎、可悲也!」(沈淪滯魄逢茲法會也得超昇,世人其各猛省努力也。)

 

    抱一行到宮門,見門上高懸一匾上書「地藏宮」三字,金光射目,左右有聯曰:

 

    明珠照破天羅網,

    錫杖揮開地獄門。

 

    抱一正在口中唸對,門內走出兩箇沙彌,恭恭敬敬,向著柳帝、何祖頂禮,向抱一和南,說道:「教主知帝君、祖師,領抱一師兄至此,早命弟子等、在此佇候迎迓,即請由二層轉到度鬼亭,因今夕是宣講日期,教主已到彼處督講,教我二人領幾位到彼。」當時帝君三人,即跟著沙彌前進,到了二門,上懸一匾曰:「孝思不匱」,左右有聯曰:

 

    一子當奉行孝道,

    十王今日拜慈尊。

 

    又一聯曰:

 

    要度修羅成正覺,

    常悲滯魄墮沈淪。

 

    抱一眼睛在望,不敢停步,轉過一重,又見一重;樓閣寬敝,人眾擁擠,中有一亭,上書:「度鬼亭」三字,左右有聯云:

 

    「大士慈悲,灑淨瓶甘露,化作蓮花。這奇緣,千古罕有。

    天皇仁愛,設仙閣鬼亭,宏施舍利。此法會,萬劫所無。」

 

    又一聯云:

 

    「憫爾滯魄幽魂,血海中小施法雨。

    本吾仁民愛物,慧鐙內大放毫光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忙唸對聯,帝君曰:「師弟不可貪看,快些整肅衣冠,你看教主已出亭相迎矣!」柳帝君、何祖元君、即同教主升階入亭,抱一隨後到了亭中,帝君、元君向教主道歉行禮,抱一亦向教主三跪九叩行參,參畢序坐,各賜仙茶一盞。教主命沙彌設度,陳列鮮果八味,請帝君正坐,元君左坐,抱一右坐,教主自居主位相陪,共餐鮮果。

 

    教主合掌言曰:「前番定一到吾宮中,吾將明珠賜與,頒演《洞冥寶記》,用以挽救末劫,化轉人心,以期普度收圓。諸子能仰體  關皇至意,將書垂成,普傳中外,真是功德無邊。今聞  無極老母念九二原人,要頒一部奇書,催促原人,一齊上岸,趕辦收圓。前奉敕諭,仍將遊演編書責任,付與楊生定一、抱一,今帝君領抱一至此,莫非為演《蟠桃宴記》否?」

 

【地藏菩薩談論一段敘述前文,引起後事實,為二書關鎖最要之處。】

 

    帝君曰:「職領抱一晉謁教主,正為遊演  老母《蟠桃宴記》,尚望教主垂示訓言,喚醒殘零大夢。」教主曰:「善哉!善哉!」遂說偈曰:

 

    「凡靈癡蠢盡同生,本性圓明一樣清;為甚昏迷將昧卻?沈淪慾海不知情。」

 

  又曰:

 

    「蟠桃已熟滿瑤天,專待靈根赴綺筵;  老母倚閭情最切,大家返本快還原。」

 

    說畢,將《度人經》一篇,遞與抱一,抱一拆開朗誦,其文曰:

 

地藏菩薩度人真經

 

「絪縕天地,養育群生。蠢者為物,靈者為人。人同此性,亦同此身。父母生育,始能成人。生我育我,父身母身。因生我故,造下業根。為養我故,修下業城。為我衣食,癡愛貪嗔。為我婚娶,淘氣殫精。為我謀望,竭志勞神。治我田地,供我書文。望我富貴,冀我成人。處心積慮,私心營營。我身長大,父母頹齡。三寶盡竭,五氣飄零。身軀衰枯,老淚長淋。滿身惡積,黑籍書名。沈疴疾病,臥床呻吟。無常一到,氣斷足蹬。三魂渺渺。走到鬼門。閻君鐵面,考較分明。善無半點,過惡層層,按律治罪,送入幽陰。依法處治,王法無情。生前子孫,不見前行。沈淪五苦,墮落深坑。無天無日,自己酸辛。誰見子孫,替把善行。吾念及此,淚下沾襟。吾的父母,亦是此情。舍身削髮,誓度雙親,修成舍利,大放光明。修成錫杖,上下縱橫。上燭三界,下澈幽冥。將母血湖,度出迷津。西天面佛,果證長生。立下誓願,普度沈淪。凡人父母,與我同群。一切度盡,不落幽陰。撤空地府,改造蓮京。觀音大士,大願無倫。楊枝甘露,滴滴歸根。灑遍塵世,普度殘零。灑來地府,血海澄清。蓮花開放,瑞氣彌臻。善哉善哉!三界傳聞。我作是經,願人奉行,朝夕持誦,篤念所生。為親作善,為親修身。為親朝真。為親戒殺,為親放生。為親濟度,為親勸人,為親宣講,為親刷經。為親垂訓,挽轉頹風,為親出力,保園衛民。一言一動,思想吾親。可行可止,親命為憑。親沒常欽。祭祀如在,至敬至誠。菜羹瓜祭,勿用葷腥,能體此經,父母超昇。西方極樂,享福無垠,倘不遵經,詭異胡行,無親非孝,大肆貪嗔。行為梟獍,作事獸禽。不敬天地,不念所生。彝倫不講,禮教不遵。自造地府,自固業城。十二萬年,難免沈淪。願爾眾生,信心奉行。所求如意,感應威靈。」

 

【此經為菩薩現身說法度人,第一言天地父母生育之恩。第二言父母因養育兒女而造罪業墮入苦海。第三菩薩自言出世修行超度父母。第四言菩薩立願普度世人。第五稱說大士願力宏大。第六菩薩明作經本旨教人度親方法。第七菩薩勸非孝無親之輩望其回心。】

 

抱一將經朗朗誦畢,院中手執蓮花,在階下聽講的人,有誠心致意的,有泣下的,有拍掌的,有鼓舞的,種種不一。柳帝曰:「這短篇真經,字字從性分中流出,非菩薩之孝思不匱,不能錫類眾生。世人果能真心奉行,則體此一篇,即可以超昇極樂世界,享無量福矣!」

 

何仙曰:「度人分量,大士之外,更無一箇佛仙比教皇大者,今復演此篇真經,纏綿悱惻,語語動人,讀此經者,尚不知父母恩情,真非人也。抱一好好收存,帶回刊入記中,單以此度人,亦當收無窮之效果也。」

 

【柳何二仙之言毫非過譽。】

 

    說畢,遂起身告辭教主,逕向血湖而來,下了靈山坡坎,瞬息就到湖邊,見湖池如故,惟覺湖中景況,與前次所遊,迴然不同,臭氣亦不甚薰蒸,(是何故歟)見那湖面蓮花,好似浮萍,沒有根蒂,隨波蕩漾,湖中無數罪犯,爭來採取。有一採而得者。有數採而不得者。有靜待不採,而蓮花自然飄到其旁者。有爭相採取,沒入湖中,身屍不見者。看之可憐,亦復可笑。何仙曰:「此中妙理無窮,你看那幾箇罪犯,為採蓮花,生起多少貪心、憤心、嗔心、怒心、妄心,究之蓮花未得,反被洪波翻沒;為銅蛇鐵鱔所吞,沈落污水之底。那湖邊自己小心,不敢冒險,安靜不亂的,似乎緣木求魚,萬無得蓮之理。而一陣微風,水波蕩漾,蓮花不採而自來。真是萬丈深坑終莫覓,得來全不費功夫。師弟此中,也有不少天機妙趣,若概以鳶飛魚躍求之則大矣。」

 

【此中之妙何祖已將說明,各人玩味勿忽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聽了,也很會悟,只是可憐那些沒頂濡首,為鐵蛇銅蟒所吞噬,洪波所陷溺的,並那蓬頭裸體的青年子女,不覺為之泣下。(是他自陷自溺憫他做甚)

 

    柳帝曰:「這些是血湖中無期罪犯,師弟不必憐他,不必管他,我們各人跨上鸞鶴,由血河超過,就是東嶽了。」抱一騎上鶴背,跟隨二位祖師,霎時飛過血湖,鸞鶴鼓翼,又轉上高山,忽然殿閣巍峨,參差掩映。帝君曰:「前面就是東嶽殿了,你我師徒三人,下了鸞鶴,恐大帝差人前來相迎,失了禮儀,覺得不好。抱一站在高山頂上瞭望,有一覽眾山之勢,非常得意,聽得帝君之言,急忙整肅衣冠,步趨其後,見前面玉石坊上,書一橫匾曰:「通天門」三字。左右有聯云:

 

    呼吸通三界,

    聲靈冠八方。

 

    柳體金字,筆力遒勁,正在細看,忽聞仙樂盈耳,已至面前,有一仙官上前,向柳、何二仙施禮曰:「大帝知二位祖師領楊善君蒞臨,命小司前來迎接,請即進宮,小司上前稟復相候。」轉一山彎,到了宮門,門上書一匾曰:「東嶽宮」金光炫目,左右有聯云:

 

    東皇開泰運,

    旭日照文明。

 

    抱一欲再讀長聯,忽聽傳呼,請柳帝、何祖、遊生進宮,遂不敢延緩,一同進殿;一連進了六重,所有對匾,俱未及念,到了丹墀,抬頭望見正中一匾曰:「分曉陰陽」四字。左右有聯云:

 

    威鎮東方,合五行而統馭。

    高居震位,聯六氣以同施。

 

    又有一聯云:

 

    天門蕩蕩,萬古長開,惟孔聖紀登臨;高山仰止,景行行止。

    日觀巍巍,千春永曜,自虞書修典禮;卿雲爛兮,絕縵縵兮。

 

    忽聽宣傳,大帝已下階相迎。帝君、元君亦同上階,到殿內行禮敘坐,抱一九叩參拜,稟曰:「弟子凡夫濁質,近因上奉  老母慈命,頒垂《蟠桃宴記》,化導原人,同歸覺路,速成普度,趕辦收圓;今夕蒙帝君、元君、領導弟子,來到大帝寶殿,得瞻聖顏,實屬萬幸,還望大帝不吝綸言,俯垂訓戒。」

 

    大帝曰:「爾抱一師弟,吾帝聞名久矣!真是善壇砥柱,善社干城,前頒《洞冥寶記》,歷遍天堂。今演蟠桃,又復身負鉅責,立德立功殊堪嘉尚矣!(原非過譽)不用拘禮,一旁坐下。」大帝即命陳列酒果,列坐款談。席間,柳、何二仙請曰:「職等領抱一到寶殿,為演《蟠桃宴記》而來,現在收圓期迫,  老母迫望靈根,及早還家。而殘零任勸不轉,費盡神仙多少心血,總末如何?還望大帝垂經訓世,作清夜之鐘聲,為醒迷之暮鼓。」

 

    大帝曰:「現在修羅混世,擾亂綱常,天翻地覆,道德淪亡已盡,禮教推翻無遺,三教聖人,亦覺束手無策。(世道至此神仙亦無如之何可歎)吾帝久擬維持,無方設想,故在宮中新設宣講亭;每逢三、六、九日,大開宣講。派值日仙曹,調查三曹上下,能體五倫八德之子,能體三從四德之婦,來亭聽講,一年之後,再加分派,廣度有緣。現已度得三百六十八人,將來赴蟠桃宴,將他們帶往面中,想亦能博  老母之歡欣,而叨封賞也。」

 

【天上地下除宣講五倫八德別無妙方,宣講成立而空中紫氣輝騰遽,呈祥瑞相應如響。】

 

    柳仙曰:「大帝此番用心,扶持名教綱常,所度之人,必是最大靈根者也。適纔職等雲中跨鶴,遙見寶宮,紫氣輝騰,祥光瑞彩,彌縵天空,必為此也。」

 

    大帝曰:「或亦有之,但亦不止此也。自吾帝創設此亭之後,無上高真,如廣成、赤精、尼父,道君、諸老;亦常臨亭,講道論德。前刻道租光臨,講授人綱人紀,你們來的前刻,方纔返駕。二仙所見,道祖之紫氣也。」

 

    正言之間,值曹仙官來報亭中經書放彩,《洞冥記》亦異樣發華,結為祥光,大帝點頭稱是。遂命值曹仙官,取出素絹八卷,黃殼書一部,遞與抱一。謂之曰:「這八卷素絹,內書孝、弟、忠、信、禮、義、廉、恥八字。黃殼書卷,係新增天律底稿。  天皇命吾增補修輯,又因兼攝收圓籌備處監督,不能撥冗,托爾抱一代吾增校,校畢,原稿交回備案。」抱一連稱不敢,大帝堅執付之,抱一載驚載惕,敬謹收執。

 

【又生出一種波瀾矣這新增天律畢竟降於何方乎。】

 

    大帝非常高興,連酌大觥,飲了幾巡,又賜與抱一狼毫、煙墨、硯臺等物,以表眷愛。(大帝所賜抱一物品是預交定錢)乃於袖中取出《拯世綱維經》一篇,遞與柳帝,帝君與何祖看了一遍,連聲稱贊,又將交與抱一,命其朗聲讀誦,熟記在胸,抱一雙手接過,朗朗高聲,唸了一遍,其文曰:

 

東嶽大帝拯世綱維真經

 

    大帝曰:

 

「洪荒甫闢,肇判陰陽,尊天卑地,其理昭彰。聖人馭世,本天立極,制定人倫,千秋不易。五行相生,八卦相成,中含奧妙,地義天經。君臣父子,夫婦兄弟,千古經常,華夷一理。伏羲女媧,聖人之祖,立起人倫,造端有五,先有夫婦,乃有父子,婚姻不正,亂靡有止。君為臣綱,父為子綱,夫為妻綱,即是倫常。父子有親,君臣有義,夫婦有別,長幼有序,朋友有信,五倫克盡。大本已端,毫末易正。人人親親,箇箇長長,遺親後君,決無可想。國無放士,人心一致,道一風同,雍熙盛世。吾傷季世,人心放肆,欲海狂瀾,難於挽住。後天馳逐,昧卻先天,惟危惟微,罔惕冰淵。大倡邪說,大鼓妖風,歐西禍水,逐日流東。廢除禮教,蔑視彝倫,綱常掃地,禽獸同群。夫妻自由,父子平等,君臣禮廢,恬不知醜。釀成禍亂,演出險危,邦本不固,國有何基?我故演經,先正人心,敦倫飭紀,歸本修身。親親仁民,仁民愛物,國治家齊,太平幸福。孝弟忠信,立國之綱;遵行不替,四夷來王,禮義廉恥,張國之維;人能禮之,不怒而威。以孝事親,以弟長民,以忠衛國,以信睦鄰。以禮制事,以義制心,以廉潔己,以恥勵行。先修其身,刑于敦篤,化家化國,舉皆雍睦。吾演是經,字字鏤心,信心奉持,如意感靈。可以希聖,可以成真。可以超舉,可以長生。可以永齡,可以壽親。可以拔祖,可以超親。可以添子,可以益孫。可以治國,可以化民,大同化洽,此經功能。雍熙盛世,此經功靈。誦持此經,家國太平。收圓得赴,地獄不臨,誦持此經,宅舍光明;災治病減,老少咸亨。此經在處,拱衛雷霆,

誹謗此經,立受非刑。靈官查奏,照敕施行。」

 

【論三綱五常是地義天經,不可磨滅,不可廢棄。三綱五常之效驗現象,即是大同。倫常不講,遺害流毒慘莫可言,治國平天下之大經、大法,不過如此。此經功用大可治國平天下,小可修身齊家。放則彌,卷則藏。讀者不可以其近,而忽之也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將經朗誦畢,讚曰:「大帝的這篇真經,不惟可拯近世之沈溺,而且可立萬世之綱維,民國當道,如果見了此經,翻然改轍,崇王黜霸,此經、即為濟世之金箴也。」(其功效豈止如是)

 

    大帝曰:「天地以陰陽立極,國家以綱常立命,聖人以仁義立心。中國今日仁義不講,綱常倒置,故陰陽寒暑失序,天災屢降,大劫重重,非由世人之自召乎?(慨乎言之)吾帝心懷悲憫,欲垂經訓,以啟其衷,警覺其愚,奈臨乩無日,今夕知爾奉命至此,乃於前刻著成此經;亦因道祖講人綱、人紀,觸動吾之機也。爾回壇代吾鈔出,付在記中,有信心奉持者,吾帝遺靈官擁衛之,非証言也。」

 

    大帝諭畢,柳帝曰:「今宵厚擾多矣!時辰不待,吾與何元君就此告別,領抱一回壇去也。」大帝送下臺階,三人出了宮門,跨上鸞鶴,借助晨風,瞬息千里,到壇而金雞初唱矣!未知明晚又遊何處?且聽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血湖池中,蓮花開放,是千古的奇事,亦是此書特色。

 

⊙教主度人經,專重在孝,可見「孝」為百行之原,非孝無以度人、度世也。

 

⊙東嶽大帝《綱維拯世真經》,立萬古之綱常,扶千秋之聖道,真是羽翼六經之文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