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十回 南天門縱觀世界 玉京山細問根宗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66   评论:0

桓侯大帝降壇詞 調寄:瀟湘夜雨

 

西蜀煙迷,關東雲擾,中原滿地羶腥。南天下望,教我淚淋淋,大好河山破碎,看處處荊棘叢生。橫長矛,妖氛掃,盪中外,兩清寧。

回憶吾當日,力扶炎漢。大義錚錚,恨吳彪、魏犬,竊據神京,聽說荊襄失守,統川蜀數萬甲兵,天數定,神歸上界,千古恨難平。

 

【悲歌慷慨,壯懷激烈,猶似當時。】

 

李大仙降壇詞 詞寄:祝英臺近

 

揹葫蘆,扶拐杖,慢慢南天下,三月煙花,正好憑高望,可憐漢地殘紅,都隨逝水向東流,飄飄蕩蕩。

老仙想要度殘零,來把漁鍼放,綠柳陰,濃煙雨,春波漾,此間定有魚龍翻騰跳盪,釣幾箇天池中養。

 

【瀟灑自如悠然自得。】

 

話說是夕王雷因天宮有事,  天皇又派桓侯大帝前來鎮壇,看見壇儀整飭,就將壇事交付主壇生特一,自己在上面飲酒解悶。說道:「這箇中國,真是不了。這邊扶起,那邊又倒。大家都是爭名營私逐利,並無一箇愛國愛民,就是將中國亡了,也沒有一箇負亡國的責任,可不悲傷痛恨嗎?」

 

當時在壇諸子,聽了大帝這一席話,咸皆泣下。大帝說:「你們哭泣,也是無益,好好替天行道,遊演這部奇書,挽轉人心,就是你們的職責了。(救國愛國不是口頭禪,要各拿出精神呢。)現在妖魔勢勝,擾亂天常,也不過是一陣烏雲黑霧,乍起乍落而已;若常常煙霧濛濛,不見天日,人怎能生乎?聖人之道,如日月經天,江河行地,亙古常存;天地混沌,山河變遷,而不能更易也。這些烏雲黑霧,何能損於日月乎?」(有志儒生聖門賢士,各宜努力代天宣化,挽轉頹風,勿負大帝之囑也。)

 

【中國這般現象說來真堪痛哭。】

 

    言訖,拐李大仙來臨,唱了闋歌詞,與大帝見禮敘坐,飲了兩杯茶,說道:「老仙奉了敕令,來領遊生,縱觀世界,請大帝鎮壇,待吾喚醒抱一,就此告別,抱一參拜大帝,祖師後,即隨祖師出了壇外,見乘騎之鹿馬鸞鶴,一無所有,因請問道:「今夕去遊南方,未有坐騎,焉能得上青霄?」祖師說:「爾勿庸顧慮,我有兩箇竹馬,你我各騎一箇,輕輕飄飄,瀟瀟灑灑,從此直上南天,亦只頃刻耳。」(奇哉怪哉)抱一看竹馬,乃是兩根竹棍,定是祖師與他作頑,也不管他。學小兒童跨騎上去,這根竹杖,忽變作一條飛龍,騰在半空,看看祖師所騎,亦是一條飛龍,兩條龍,差前錯後,在半空飛行。(神通廣大)

 

    祖師曰:「師弟與我並駕而行,聽我歌曲:

 

「騎竹馬,竹馬騎,學小兒童來遊戲,瀟瀟灑灑上天衢,頃刻千里復萬里,少時由東即至西。這竹馬兒好脾氣,任隨駕馭不蹺蹊,飛龍在天大吉利。我且沛些甘霖,澤些甘雨。

 

騎竹馬,竹馬騎,今宵真有好機會,凡人也把青龍騎,休探龍鬚與龍驪,穩穩坐定莫偏倚,這竹馬饒興趣,上下隨意要知機會,飛龍在天大人位。你好立些善功,趕快行為。

 

騎竹馬,竹馬騎,蓬頭跛足身痿棄,世人見了笑希奇,身彎用拐來支起,行走顛簸不便宜。身揹葫蘆又淘氣,權門惡犬不知機,偏偏咬我甚得意。那知我這老仙,心中傀儡。

 

騎竹馬,竹馬騎,笑爾抱一老師弟,騎龍不識眼昏迷,休湊臺子打渴睡,好到南天看端倪。四大部洲須緊記,分辨善惡與高低,回壇慢慢方品題,看看若是雌伏?若是雄飛?

 

騎竹馬,竹馬騎,拋開塵世諸俗慮,活活潑潑養靈機,餐霞飲露隨吾意,不羨王侯作福威。閒來五嶽三山去,採藥靈峰配合宜,不壞金丹修煉起。餓時餐他一粒,吞下兩味。」

 

【凝陽竹馬各歌,詞語清新,玄機內寓,老衲以一詩批之:拐仙道法最高強,竹馬騎來遍八荒,澤沛甘霖周世界,飛騰雲霧歷天鄉,蓬頭叫化權門走,顛簸遨遊聖教匡,引領遊生觀五濁,葫蘆小試德無疆。】

 

    大仙唱畢。叫道:「抱一師弟,這兩箇竹馬,行走的快不快,一霎時間,就把我們駝到這裏,你看此間,是不是南天門?」抱一見天門上金字宛然,答道:「是也」祖師曰:「既然是了,你好將竹馬放在此間,坐在這一塊白玉石上,休息休息,我的口渴,且把葫蘆解下,吸上一口涼水,方纔指你觀覽世界。」(如何觀法我亦難猜)

 

    抱一道:「請老仙翁將葫蘆借與弟子一看,看其中有甚麼東西?有多少重量?」祖師曰:「哦你要借看,也借你一觀,但要小心,不可失手,不然將水潑出,恐將南天門,沖到東海之中,闖出彌天大禍,那就不好了結的。」(大話嚇人歟?抑果如是歟?)

 

    抱一接著葫蘆說道:「弟子看這葫蘆,比較別的還小,形武橢圓,內具八方,口圓而小,底平而寬,周圍厚薄相等,略有三分,容止一缽,重可一斤,左右繫著絲繩二丈四尺,棉花塞口,搖之有聲,叮咚作響;傾之不出,吸之亦不上口,卻是希奇。」(細心觀察)因問道:「仙師謂此葫蘆中水,傾將下去,就要將南天門沖到東海,弟子傾也傾不出來,吸也吸不上來,是甚麼緣故?」

 

祖師說:「深藏若虛,疏塞緊築,雖然倒懸,滲透不漏。」(妙訣妙詞)抱一恍然大悟說道:「修行先要築基塞漏,這箇葫蘆,真是仙家寶物了。」拐李哈哈的大笑道:「你有慧心,也堪教訓哩!可將他還我,我試與你看來。」大仙搖了一搖,葫蘆口自然張開,徐徐冒出一股清泉,散在半天,似霧非霧,似煙非煙,形如華蓋,忽而融凝,細雨紛紛,下落俱在葫蘆口邊,變為一股青氣,沖入葫蘆口中,實在奇妙。抱一欲請仙師再演來看。

 

仙師曰:「此常道也,毫不希奇,爾自然知之,我且指爾觀看世界一番,爾試瞭目一望。」抱一窮盡目力,只見茫茫黑霧,渺渺煙雲,層層積壓,如山奔海湧,如巨浪翻騰,重重疊疊,波平波起,其他別無所見。(慧眼未開)遂對祖師曰:「弟子一無所見,還要請祖師設法,不然,辜負祖師領遊,並辜負 老母天皇厚恩矣!」

 

祖師道:「好,老道小施法力,遂將葫蘆口喂到口中,吸了一口,吹將下去,又向抱一眼上一吹,抱一拭了兩拭,瞭望下去,見前時之烏雲黑霧,飛上清空,(奇妙)惟有殺氣通紅,洗蕩不開,縷縷上沖,令人驚懼。(可畏)

 

【玄玄妙妙,解人方知。】

 

因問道:「那殺氣騰空之處,是何地方?」祖師曰:「附近的這兩股,是中國、日本發出,北邊那股,是俄國發出。西邊那五股,是法、德、英、奧、意發出。極西那股,白氣中雜有青氣,是瑞氣中間有殺氣,是由美國發出。你看這些殺氣最兇的,是日本發出來的,其後黑霧迷濛,延綿不絕,並無一點亮氣,日本的後步,也就可以推想。

 

歐洲的殺氣,法、德最兇,其結局亦與日本相同。那股殺氣,四處縵出的,是英國發出。那沖不甚高,大股小股,千頭萬緒,這是內亂相踵,不是外患相逼,是由中國發出,盤結一團,尚未散漫,是俄國發出。沖出一縷,又復止息,是法國發出。師弟你看下面,東南西北,千股萬股,或伏或現,或隱或藏,這箇世界如何能了?

 

【這段文字妙妙玄玄,是真是假,各國自思自悟可也。】

 

    若不停造槍砲,精研道德學問,廢棄物質學業;則殺人利器,日異月新,勢必至人吃人肉,不至殺盡、食盡不止也。其流毒有如此者。現下  老母商同三教,特設一大地獄,到收圓後別有辦法矣!(勿謂上天棄置不理)至於各國的繁華美麗,此間難以瞭望清晰,不必觀了。

【李祖此論是醫時救世之言,而非驚人駭俗之論,世界各國咸當猛省。】

 

    吾再領爾去到蓬萊第一峰玉京山上耍耍,並竭見帝君,問個前因後果,也是好哩!」(生下無痕)抱一聽說往遊蓬萊謁見帝君,心中十分歡喜,即忙應道,弟子蒙師如此提攜,如此厚愛,真是感德難忘,曷敢不遵。於是祖師命將竹馬尋來,各騎一箇,祥雲布濩,行走如飛,路上無窮妙境;抱一也不賞玩,祖師吟詩一律,詩曰:

 

    「瑤草琪花蒲地開,長春世界是蓬萊;仙源古洞鍾靈秀,流水桃花繞澗隈。

    野鶴依人巖畔宿,孤僧跨鹿雨中來,閒情自得無人我,笑煞凡夫沒下臺。」

 

【寫境出神詩律俱細】

 

    祖師吟畢抱一聽了十分高興也和上一詩曰:

 

    「普度三期法會開,凡夫今得到蓬萊;山禽對我吟經偈,野鶴迎人語路隈。

    猿獻蟠桃雲裡去,鹿啣芝草日邊來;神仙妙樂而今識,努力加鞭列上臺。」(妙境妙文)

 

【和詩工穩可誦】

 

    抱一和畢,祖師曰:「妙極!妙極!寫景逼真,抱負不小,這番可以返本還原矣!」言語之間,已到第一峰頂玉京山上,見兩箇仙童迎面而來,凝陽問道:「帝君在宮否?」仙童答道:「帝君不在宮內,在後山純陽洞中,叫我在此伺候,請祖師領抱一那裏相會。」二人聽了道童的話,也不往孚佑宮中,直向純陽洞來。(又是一番變象)

 

    且說這純陽洞,是蓬萊第一峰絕妙去處,山花爛漫,怪石嵯峨,蒼松翠柏,蔽日干霄,無半點塵俗氣象。一路懸巖洞裏,有人唸經參禪,彈琴、唱歌、嘯歌,無拘無束,(真是修真佛地)自在無半為。各適其性,各暢其天。抱一心中十分羨慕,走了二三十里,歷了無數洞天,纔到祖師洞外,凝陽曰:「到了」。抱一見懸巖上書「純陽洞天」四字。兩邊石巖上書一聯云:

 

    參天贊地,

    撥陰取陽。

 

    凝陽直領抱一進去,內中寬敞無邊,樓閣參差,桑麻竹樹,流水桃花,又別是一重境界。(無上妙景人間何處去尋)真是天外有天,其中吟哦、誦讀、彈琴、歌唱之聲,由內透出,清越可聽。忽見柳仙出來,笑嘻嘻的說道:「仙翁有勞,帝君等候久矣!」遂挽著抱一的手,到那草亭中,與祖師相見。帝君與凝陽見禮敘坐,抱一向帝君參拜。帝君曰:「道兄與抱一今夕有勞了,即命仙真設酒果款待。」又對抱一說道:「今夕爾來極妙,吾帝對爾大略指明,現在三會收圓,是千古第一無上之奇緣。  老母要度九二原人,敕令三教各宮仙真,分途引渡,就是各門收各門的弟子,各教收各教的門徒,你試想由周而來,迄於今日,己三千有餘歲矣!

 

    這三千餘年中,三教門徒,輾轉輪迴,也就不少,所以這時候,大道宏開,雜法普傳,亦是各教收各教的弟子,大道無真假,真假在人,何教之中不有真人?何教之中不有異端?所謂「人真,道真。人假,道假。」故必以五倫、八德立其基,如果倫紀有虧,縱踏破麻鞋,坐破蒲團,也是無益。故我五聖專以飛鸞救劫,挽轉人心,俾各盡五倫八德,而止於至善者,蓋為此也。

 

【帝君若不說明,世人各立門戶,此非彼是,聚訟紛紜,自將宗旨失卻,良可惜也。】

 

近來修羅混世,擾亂天常,亦是上天早早安排下的,你看我這純陽洞中,建了多少修真養性之所,煉魂煉魄之亭,丹爐藥灶,引來洗藥之泉,製成搗藥之窟,又闢無數仙巖古洞,桑麻竹樹之場,正以收納後來之仙真也。但我所收納之人,一不是道士,二不是和尚,是善壇中的善男信女。同善社之乾坤兩道,與民間之忠信篤實於五倫八德中,體得一字二字之人。坤流中能體三從四德,與不犯七出八邪者。男有男宮,女有女宮,男女各有接引,各有招待。

 

爾洱源、紹豫,各壇諸生,皆是大根大器。順寧、從恩、明鏡,各壇之內,亦多佛種靈根。所以 老母《蟠桃宴記》,付與兩處辦理者,亦有故也。(若無前因安有後果)吾今為爾略略指明,順寧李生,本是大成殿中宋代名儒,胡先生分性下生,今已四世矣。未泯真性,度人為願,胞與含宏,特命約伴回家。

 

【純陽洞天如是,其外各宮各洞,亦莫不如是,所以準備收圓也。】

 

    爾抱一本吾山中弟子,思凡下世,遍歷名場,高官厚祿苦惱,前生已曾享盡,特令投師箕水,大振宗風,樹立功德,引度原人,趕上收圓。

 

    特一亦吾門弟子,與爾同齊下生,前生即羅正倫,命在善壇繼續統化主壇立功,回歸本位。

 

    定一淵石後生,歷朝下世,漢季投生張姓,(其張苞歟)報父深仇,立人之極;歷生人世,孝行無虧,特命司天喉舌,維持聖道。

 

    妙一北地後生,分性下世,因殺子告廟,盡忠傷慈,今生特令立功乩壇,崇正黜邪,收圓共赴。

 

    其外洱源靈根不少,單說吾門中同爾下世者,就有八十八人,爾抱一、特一二人而外,其餘八十六人,皆悠忽癡憨,受了無邊磨苦,而執迷不悟,豈其根器不若爾耶?歷劫之冤業纏擾故也。吾帝舉此一端,亦足以概其餘矣!

 

【全一、定一、抱一、妙一、持一,諸子根器亦不小矣。果努力前行,何難返本乎。】

 

    所以現在修羅的混亂,刀兵、水火、瘟疫、饑饉、種種,要知道是魔考原人,原人要趁此時跳出火坑孽網,那真是大英雄,大豪傑,與聖賢仙佛相去不遠了。若這箇關頭跳不出去,就要落在迷魂陣,誅仙陣,萬仙陣中,不能上封神臺,更不能不永墮地獄了。」(照應下文)

 

    帝君說到此間,為憫三教門徒,喉中哽咽起來,也就不言了。扶桑嶺上,碧雞聲徹。凝陽向帝君言曰:「碧樹一聲,天下曉矣!老道告辭;領抱一回壇,以免壇中善信迫望。」帝君說:「如此有勞道兄,吾不奉送了。」凝陽與抱一出了洞門,跨上竹馬,一霎時飛回壇來。大帝尚與李、楊、張、高諸子飲酒,抱一醒來,桓侯大帝諭曰:「明晚可去遊那新建立的宮殿,並展謁那位帝君,又令妙一前往,爾主壇李、楊記下。」於是大帝與李大仙返駕回宮去了,畢竟遊覽何所宮殿?又看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竹棍化龍,前有費長房,今有李凝陽,然長房之龍,飛天不見,凝陽之龍,可乘騎遊行,較之此當勝彼。

 

⊙抱一慧目未開,得拐李葫蘆之水一抹,即將世界情形,看得明白真奇。

 

⊙純陽洞中境物,前未發洩,此回發明,又增書中一種特色。

 

⊙帝君所諭,此次收圓辦法,世人須當特別注意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