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十一回 呂惟一榮膺統化 麻仙姑協理收圓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39   评论:0

王雷君降壇詞 調寄:梅花引

 

修行好,須及早,錯過奇緣空懊惱。呂純陽、張紫陽、瑤池金闕一任彼徜徉。

在塵出塵非常妙,火裏栽蓮修大道,安期生、許真人、而今作箇蓬萊無上真。

 

【妙詞妙事歆動世人。】

 

張三丰大仙降壇詞 調寄:鷓鴣天

 

煩惱消除好學仙,自然散淡自然顛;

西池飲罷長生酒,東極還開不老筵。

醉一日,醒千年,壇中來泛渡人船,

善男信女齊上岸,莫負韶光三月天。

 

【清懷瀟灑詞語風深。】

 

曹大仙降壇詞 調寄:南鄉子

 

名利快拋丟,脫卻烏紗把道求,

金牌渡口篙工付休休,破衲麻鞋正好修。

尸解元神遊,白日飛昇上玉樓,

四海邀遊隨所欲,悠悠自在,逍遙千萬秋。

 

【自抒情愫妙事妙詞。】

 

    卻說昨宵張大帝回宮時說道,明夕要令妙一去遊一新建立的宮殿,謁一新證果的帝君,大家不知其故,正在推想,到了戍刻,諸生準備迎神;少刻王大元帥降壇說道:「今宵  天皇有恩,賜下壇中金丹百粒,賞與爾壇中善信,吾雷 叩值壇真官,逐一分賜,爾們須念  天皇賜爾金丹之至意,各宜速速加修,趕赴收圓,將來大宴蟠桃,那就很有榮幸了。」

 

    說畢,張、曹二大仙,亦先後降到壇來,與王帥見禮畢,曹仙對諸生說道:「老仙久未臨壇,今夕奉  天皇傳召,前來領諸生遊冥,亦是三生一段因緣,吾今奉贈抱、定、妙三子一架醒世鐘,(好贈品)為諸子振聾啟瞶之用,望諸子好好收存,吾與張仙就領妙一去遊統化宮也。」(要言不煩)

 

    三丰大仙接著說道:「這統化宮乃是洱源、豫紹、婉風、和合各善壇之大會館改建成的。因為呂惟一師弟,與抱、定、妙諸子,在善壇立了大功,頒降各種善書,又奉  天皇敕命,遊演了一部《洞冥寶記》,風行中外,化轉人心不少,是以  天皇甚喜,保奏瑤池,選上金階,封為右相,命其主任飛鸞開化,協辦五洲萬國道德統一大會,作收圓之結束,而為大同之先聲。其中有不少祕密天機,此時吾老仙也不敢漏洩。

 

    深望爾們各壇善信,努力加鞭,猛勇精進,內外雙修,一莫負  老母  天皇之厚望,二莫負統化之鍾情,三莫負迴龍師尊之法訣,四莫負諸仙佛聖之訓誨,五莫負諸真之接引,六莫負吾仙之苦心。靜而度己,動而度人,勤修勿怠,廣立外功,趕上收圓普度,莫失此次奇緣,那就是我老仙所厚望於爾們的了。」(凡世上的人俱要遵行非獨諸子為然)

 

【這段囑詞言言金石,三丰真是多情者。】

 

    說畢,諸生謝恩。二大仙領起妙一,各跨鸞鶴,直向翠微高山而來,二位老仙互相賡和,一路唱道:「出善壇,喜欣欣,乘鸞跨鶴高飛騰。越上去,越高昇,千山萬水看不明。黑霧氣,遍紅塵,腥穢觸天不堪聞。東亞地,起戰爭,犬羊爭逐鬧成群。忽焉敗,忽焉贏,人逐鬼兮鬼逐人,混世道,擾乾坤,彈雨槍林不太平。張師弟,看情形,青雲白霧雨紛紛。玄玄妙,難說明,黃龍舞爪在翻身,電雖閃,雷不鳴,這箇時機實可驚。不久間,大翻騰,噴雲吐霧洗乾坤。師弟看,記在心,趕速加功好修行。

 

【天機玄妙,兩兩包羅,讀者細心參悟,自然有得。】

 

    妙一你看我師徒三人,乘鸞跨鶴,頃刻走了多少路程了。妙一道:「弟子只聽二仙師歌詠,糊糊塗塗,也不知走了多少?也不見甚麼情形?」祖師道:「哈哈,你也經來過一遭,要放開膽量,看看情景纔好,吾師看爾形狀,似乎精神未充,眼光不足。吾師教你,要將眼光放出,莫將性光收入,性光即是慧光,爾宜用靜坐之法,腰挺身直,穩坐鸞背上,以免心驚膽戰。」(數語是修真妙訣)

 

    妙一依法行持,看了下去,見一條小河,水已枯竭,其中有無數水族,黿、鼉、龜、虌、泥鰍、黃鱔之屬,在內翻騰,(何等自得)妙一不知其故?以問仙師。仙師曰:「此是小孽河也,其中那些蠢物,自由妄動,互相吞噬,不久潭中積水流盡,太陽一曬,泥水涸乾,那些蠢物,一概都要成臭爛之物了。此時他那能顧到後日呢?真是可憐!」(世人但顧目前,不計其後者,何異於是。)

 

    妙一又見高山腳下,有無數熙來攘往的,一些是人,一些是豺狼虎豹,一些是兔鹿獐麂,一些是狐狸豬狗,一些是螃蟹蝦蟆,來來往往,出出入人,混雜做一群,很在奇怪,(這些禽獸在世,猖獗得很哩。)心中莫解。仙師告之曰:「現在魔王混世,人鬼妖邪,聚集一堆,就是此種現象。不必貪看,前面已是三官考較堂了。」妙一問:「何謂三官考較堂?」仙師曰:「三官是天官、地官、水官。考較,是考查較量世人之善惡,照為分發天曹、地府、陽世。此為三官大帝行宮也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又見鬼門關外,無數人馬,擁擠不開,戈矛刀劍晃亮,連綿百餘里,請問仙師?仙師曰:「那是近今新設的陰兵營,在那裏操練兵馬的。」(照應第六回)

 

    一時鶴鸞沖舉,直上南天,又飛到橐籥橋轉過東北,到了斗牛之間,見前面琉璃光亮,巍峨闊大的一所大宮殿,仙師指曰:「那裏就是爾主壇生,呂、箕水星君,金闕右相之統化宮也。將到宮門,我師徒三人下了鸞鶴,步行罷了。」正行之間,前面有仙樂相迎,一仙官上前說道:「某奉統化帝君之命,前來迎接二位祖師與妙一師兄。」說了就上前引導,瞬息到了宮門,妙一見大門上面橫懸一匾,金光眩目,乃「統化宮」三字。旁有聯云:

 

    萬劫不磨箕水宿,

   九天特建輔元宮。

 

    大門進去,有一堵照壁,上書「履中蹈和」四字,壁上有三道券門,由中門直人,連進三層,有無數宮門,佈置齊整,各標外字,曰:孺慕、敬讓、勇烈、誠懇。節文、斷制、清潔、奮勉等等名目。正中大廳上,懸一匾曰:「統化正宮」。

 

    左右有聯曰:

 

    恨諸魔混世,作怪興妖,忍將天柱地維,折穿過半。

    合眾志成城,闆壇闡教,務使中華外國、感化周全。

 

    又有聯云:

 

    總率士子儒生,闡教鸞臺,垂書木筆。

    化行遐方異域,洞冥寶記,救世金丹。

 

    又一聯曰:

 

    廿次作高官,世篤忠貞,百折不回全氣節。

    九重居右相,主持教化,三曹齊仰大聲名。

 

【欲知統化帝君因果,觀其宮中對聯,自然明白了悟。】

 

    所有對聯,俱貼赤金,光華奪目,妙一方纔唸了兩對,只見帝君在臺階上面呼道:「妙一張師弟你來到了,請上。」妙一道:「弟子荷蒙二位祖師,將弟子領到帝君寶宮,得與帝君面晤,真是萬幸之至。(生前至親善友,而得相遇於天上,其喜幸真難言喻矣。)自帝君歸空後,善壇之中,主持無人,所有善信,灰心的灰心,誹謗的誹謗,悲感的悲感,甚至怨天恨地者有之。謂天道無知,因果無憑者有之。又謂功高德大,要證無上果位者,必須頂劫了死,然後超昇,自寬自解者,亦有之。弟子知識淺陋,不能解釋,心中常有天道無知,鬼神難明,陰陽難測之見。今夕到此,得見帝君這般榮顯,心中已渙然冰釋。(妙一心中塊一發盡矣)請問帝君這寶宮中,分為若干部屬?容納多少仙侶?管理何等要事?」

 

    帝君曰:「且慢,待吾帝與二位仙翁見禮,然後語汝。」遂對張、曹二仙道:

 

「二位老仙師,今夕蒙恩領妙一到此,有勞法駕多矣!」二仙曰:「何勞之有?」帝君遂命值日仙官,看茶擺宴,請二仙、妙一,一同敘坐,席間好以款談。遂對妙一說道:「此次吾受害歸天,世上一般人,咸謂善惡不分,報應全無,不知伯夷餓死,盜蹠壽終。關聖盡節,孫、曹全身。(千古疑問)其中至理難明,天亦不欲世人明明知之,世人又何能知之哉?(解者幾人)

 

    然試思伯夷為千秋大聖,餓死而名始彰。關皇為萬世英雄,盡節而名乃顯。吾帝歷劫,已非一世。殷時為紂忠臣,諫紂而受炮烙。唐時為良相,佐太宗身致太平,斬龍積恨累代難償。漢末為西蜀主簿,與武侯二聖力扶炎劉。今生契約,早定於前,非偶然也。不然,吾何人斯?今生雖孝友立身,忠心盡節,開壇大化,著書垂訓,頂劫救民,亦難遽膺此席也。

 

【前生縱有根器,若不修持何能證果。有根器而更加修,持定可得赴收圓,高證妙果矣。】

 

    且不特此也,自唐、宋、元、明以來,行化人間,皆忠孝無虧,今日之金闕右相,早已種於前世,其由來久矣。(不經解釋何能打破世人迷團)爾與抱一、定一、特一、精一,與我歷劫皆有因緣,故同生洱源,開壇闡教,力維風化,吾之果位,得諸子之力為多。爾們各子須要趕上此三會龍華,莫失奇緣,將來歸空上天,吾宮中左右輔弼,捨諸子其誰與歸?

 

【此段議論與純陽祖師議論參看,幸勿誤會而失奇緣,而入歧途至要。】

 

    現吾膺統化之任,飛鸞闡教,維特道德,連絡各國英賢,同以道德維持世運,正在進行,故一日萬幾,無有暇晷,不克回壇,與諸生會晤,解釋疑團;亦非吾帝之不關顧諸子,勢為之也。(說出衷腸令人感激)

 

    本宮之內,又分為三十六宮,規模宏大,每宮有主任一人,副佐二人,或三人,其各仙真品級,由一品以至九品,其中又分三等、九級。此次龍華,千古奇緣,只要世人於五倫八德,盡得一字半字,就有登真希望。若過了此回機緣,又要淪落十二萬年了。今日各國賢士,與各處散遊仙侶,前來恭賀,吾帝尚在後面飲宴,  天皇封誥,懸在客廳,爾妙一試往一觀,可也。」妙一聽說去觀封誥,不禁之喜,離了席面,去到後廳,見一大客堂上懸一大匾曰:「五洲統化」四字左右聯曰:

 

    聯合五洲教士,

    維持萬國彝倫。

 

    客廳正中,懸掛朱絹一幅,上書:「誥命」。

 

    天皇詔曰:「欽查呂氏,根器宏深,原本箕宿,分性投生,歷劫已久;世篤忠貞,友于惟孝,表率堪矜,所償冤債,頂劫了清。垂書勸世,功化存神,堪入聖域,超昇帝君。命為右相,教化權衡,飛鸞闡教,廣法度人,維持道德,中外同膺,欽哉!慎哉!參贊紫宸,急如誥命,三界欽遵。

 

    天運癸酉年正月元日  穀旦」

 

    妙一讀了誥命,其餘對聯字畫,也不看了,急返復命。二仙翁見妙一轉來,遂起身告辭帝君;領妙一又往淑化宮中遊覽,帝君送到宮門之外,方纔踅回。三丰說:「這淑化宮,是  天皇所新建的,仍以洱源之慶德,各女善壇會館改建,其中有些天機玄妙,連老仙也不知道。修造淑化宮的總理,是委桓侯大帝,又遴選多人,分任其職。爾洱源亦有數人,定一子之父,亦在其中,充當監修任務,是由雷部派來。」言說之間,又到淑化宮宮門之外,國舅曰:「這淑化宮,位在牛女之間,與斗牛宮附近,相離金闕不遠,亦緊要之所也。」妙一見門前照壁巍峨,門上匾曰:「淑化宮」三字。

 

【今日坤流之道墮落,更勝男子。關皇設宮教化,理也。】

 

    閫範無多,在盡三從,從父、從夫、從子。

    坤儀不二,惟全四德,德言、德容、德工。

 

    又一聯曰:

 

    歎今日妖魔,肆倡女界文明,何嘗把坤維立起?

    望後來淑媛,勤講閨門內則,定要將婦道克全。

 

    唸畢,又看兩廂各宮橫匾,書有敬愛、勤勉、貞順、賢明、正順、清潔、端嚴等字。尚欲讀其對聯,三丰祖師喚曰:「妙一勿再呆看,忙上階來與麻祖元君見禮。妙一趨上臺階,向麻祖參拜。麻祖曰:「今夕師弟駕臨至此,有勞多矣!一旁請坐。」麻祖欲設席款待。三丰祖師曰:「剛纔叨擾統化帝君,不用煩勞,但吾二老頭,今領妙一到宮,是為  老母頒演《蟠桃宴記》,特來請元君訓諭,以作此記之資料。」

 

    麻祖曰:「吾仙根行淺薄,無可稱述,前因奉  老母之命,協助觀音大士,辦理收圓大事,誓將坤流完全度轉。奈殘零九二、沈迷太深,毫無功績,自愧良多。而  天皇不加罪譴,今又敕、委命與何仙兼攝淑化宮主任。現在收圓在即,而坤流上岸者無多,通都大邑之婦女,則中了妖魔之毒,麻醉其心,汩沒其性,大倡平等,自由戀愛,無廉無恥,不顧父母遺體,不顧自己面皮,等於禽獸;且下於禽獸,這些已是地獄種子了。(自甘墮落)

 

    其窮居僻壤之婦女,則為境遇所追,困於衣食兒女,無人講以道德,智識固陋,不知四德三從,修真訪道,蠢蠢猶如豕鹿,度之亦無所施其方,(啟迪無方)惟有開壇闡教之區,日事宣講,婦女得聽聖諭格言,入耳心通,常多矢志操修,故吾常常臨壇,前來引度;現在宮內已有四五千人。碧霞宮中亦有數千人。總之此次收圓,專重倫紀修持,不重盲修瞎煉。

 

【此段議論俱是至理名言,足以醫時藥世,閏門女子勿再醉心自由逐潮流而墮下流。】

 

    蓋為修羅混世,廢棄禮教,擾亂天常,  關天皇登極,極力主張,倫常道德,三教萬仙,無不贊成,收圓大策於斯定矣。此係天機,雖宣洩亦無妨礙。師弟回壇,煩為寄語坤流,各宜在三從四德上行持,德、言、容、工、上認真,保持名節,立起坤維。(就是成仙成佛根基)吾麻祖將來自然引度,攜上瑤池,去面  阿娘也。

 

    吾今有一包袱,內有一幅珍珠簾,清暑扇,逍遙杖,安詳履,如意珠,綑仙繩。(希有珍寶受者好好保存使用)

 

    代吾寄與慶德女主壇生,收存使用。物輕情重,師弟回壇,代吾一一交付。妙一唯唯應從,隨將包袱接來,揹在身上,遂與二老仙師告辭出宮。各人跨上鸞鶴,飄飄蕩蕩,到了南天門,曹大仙敲起檀板,歌唱道:

 

「敲檀板,檀板敲,看看紅塵真熱鬧。你逞霸,我逞豪,調些兵馬動槍刀,勝的銀錢多打撈,敗的也要捲些逃,小民暗地把天叫。兵來要待,匪來要招,拖妻曳子;纔向前方過,後面有人在打條。顧得妻兒開口笑,家財房屋盡被賊火燒。憑空時時打冷礉,飛機炸彈不開交。逃往南邊,又說北邊好。天生兩足無處把生逃。兵匪軍書常來到,糧米草料不可短少,送兵匪不饒,送匪兵不饒,小民好像磨中麥與稻。上也來磨,下也來磨,這樣苦情難訴告,說有天瞧,天也不照料。說有地曉,地不知開交。這是人民把孽造,修羅混世亂鉗毛。管你好過不好過,錢也要找,兵也要調,開口說來閉口到,豈容展限一分毫,勝過閻王傳牒票,稍有遲慢便是開消,這般情慘,老仙也為把淚吊,檀板敲來聲不嬌。」

 

【此歌寫盡小民受刀兵匪劫之苦楚,真是鐵石人間之也要淚淋。】

 

    曹仙唱罷,三丰亦唱道:

 

「敲檀板,檀板敲,老仙從新唱一調。奉勸你,腦殼大,同僚息馬止干戈。莫要鬧,龍華今好赴蟠桃。裁兵加餉計最妙,撤兵用他修路橋,屯田開墾,好把邊關來顧照。大修內政用英豪,推算孔子維聖教。學校之內,廢除禽獸語言亂滔滔,華種神明道德真可靠。伏羲、文王、周公、孔子演易爻,古今中外,難把這個圈兒跳。會極,歸極,中外符苞,到底止在此中罩。任你橫暴,任你桀傲,不如屠刀放倒,快快皈依我老道。收你做箇小童僚,學敲檀板,學唱曲調,學吹洞蕭,學蓮花鬧。飲點清泉,洗洗你的肥腸,清清你的肺竅,換換你的頭腦,醫醫你的瞶眊,聽我說些真言,聽我講些玄妙。免你上刀山、穿劍樹,下油鍋、墮惡道,我勤你修羅莫要亂跑,莫要亂跳。」

 

【這纔是立國大綱,這纔是建國方略,莫說三丰是瘋,須要平心思維,細心領會。】

 

    哈哈我兩箇唱得高興,一直唱到壇中來矣。妙一可曾回來到了,妙一道:「弟子敬聆歌曲,步步相隨,亦到壇了。」於是王帥、與三丰、國舅相攜返駕。吩咐明夕領抱一去遊天河,有無邊妙境。又看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呂惟一證果統化,真是善壇榮幸,然不經了劫,不能超昇,雖前數世根器最厚,總難高證妙果,須知其不幸處,即是大幸處。

 

⊙天皇設淑化宮之意,蓋望坤流,復敦古處,講求坤箴閫範也。

 

⊙曹仙以歌寫刀兵劫殺之苦,張祖以歌警英雄豪傑之迷,慈悲一樣宗旨不同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