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十二回 橐籥橋牛女相會 南海院子母團圓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35   评论:0

桓侯大帝降壇詞 調寄:畫堂春

 

日黯神州,雲擾中國,惡氣沖上南天,恨彼修羅混世,內亂糾纏,力倡自由新學說,大翻孔孟舊心傳,今又說共產公妻,打消禮教恥廉。

狂顛反為正,真作假,紀綱倒亂完全,尚不知非悔悟,猶在癡頑。人民死活無人問,脂膏剝削又熬煎,可憐那九二殘零,痛苦塗炭深淵。

 

【悲歌慷慨,憤世傷時。】

 

劉海蟾大仙降壇詞 調寄:臨江仙

 

挽起蝦蟆頑戲,喜歡赤腳光頭,五湖四海任吾遊,

東方臨月窟,西極宴瓊樓。

醉了不知塵世,醒來且覓丹邱,天皇有旨令吾劉,

來壇當引導,好去看牽牛。

 

【逍遙自在其樂何如。】

 

    卻說昨宵王大元帥臨行時說道,十五晚令抱一往遊天河妙境。是晚恰是三月十五,天朗氣清,好箇花晨月夕,無邊景緻,真好迓聖迎真,到了戍刻,桓侯大帝臨壇,悲憫世道人心,填為「畫堂春」詞一闋,以寄悲感。劉海蟾大仙,亦步步隨至,與諸生共話寒喧,勉以速修身體,莫失奇緣的話頭。說了,就領起抱一出壇,駕動雲車,直向南天門,又轉過東北天乙橋邊,一路吟詩唱曲,好不快活。吟曰:

 

    「登天難,登天難,登天之難難上難。天與地隔十萬八千里,豈能一步兩步歷仙鄉。天河水源,東北方倒流。西極勢汪洋,匯入瑤池妙非常。環繞崑崙頂,滴瀝墜雲房。化作甘霖,濟蒼蒼。化作蓮花,(無邊妙諦)養蓮塘。塘水清漣蓮花香,產箇真人坐其旁。靜把蓮花看,好把蓮花賞,得了蓮花,方好步天堂。登天難,登天難。」(認得去路登天不難)

 

    雲車飛行迅速,頃刻到了天乙橋,橋邊有兩支高山對峙,十分峻峭。仙師曰:「此二山名盤固山,兩山之東北,又有一支高山,名天乙山。天河水源,之所由出也。抱一見天河水色,潔白如銀,湯湯西流,有乘槎直泛之意。又見天一橋橫跨天河,巍峨穩固,造設奇妙,又欲貪看風景。

 

    劉仙曰:「此間乃北極玄旻境界,此橋為北極之樞紐,我們從此駕舟直往,不久可達橐籥橋了。待我喚一舟子來。」只見劉仙向河邊楊柳陰中,桃花深處喚道:「舟子來,舟子來。」喚了兩聲,忽見一箇漁翁撐來一隻小船,將要攏岸。說道:「那是帝君,敢莫是來戲蝦蟆嗎?」(問得最妙)劉仙點頭道:「是」,遂跳入船中,坐在船頭,招呼抱一進船。抱一見船隻無底,心中害怕。劉仙說閉倒眼睛,一跳無妨。抱一遵依跳入,安穩異常。

 

    劉仙命舟子向西而行,遂將懷中金色蝦蟆取出,在手中玩弄,對抱一說:「這箇三腳蝦蟆,生在無極山下,我用七寶金錢,將他引出,用三丈六尺五寸長線,將他拴住,伶俐乖巧,十分如意。當我始初引他出來時候,也頗費了一些功夫,見他來,用手一摸,他又不見了。我只得,不急不徐,帶哄帶套,用繩鬆鬆拴著,眼睛看著他上,隨他跳躍,跳上跳下,俱皆由他,但不准其跳出圈外。到了現在,真是自然如意,不離我的身旁。」(劉仙戲蝦蟆一段工夫大有用處)

 

    呀呀!我們正在戲玩蝦蟆,船已撐到橐籥橋下,尚然不知。「師弟你看西北河的邊岸,那些支機石,岸上那無數宮殿是織女宮,有無數仙娥,在中紡織,手不停機,織成紫綬仙衣,以供  上帝及諸仙佛之用。世人謂:「天孫織錦」即在是也。(證實一段故事)

 

【牛郎織女各勤工作毋敢暇逸,世人恣情遊蕩不務生,良可悲也。】

 

    此間望去河之東南,鬱鬱蒼蒼,那片平原,桃李掩映,桑柘成陰,旁有宮殿,好似人家別墅,那就是仙農莊了。牛郎常常耕牧於此。人間忠實的上等農夫,每多到此享受仙福。師弟,你看那不是耕田的人嗎?那不是支機浣紗的女子嗎?

 

    可憐今日世上的人,男不勤耕,女不勤織,男則吹賭嫖淫,恣情遊蕩。女則冶容誨淫,投身青樓,失業無家,傷風敗俗,恬然不知羞恥,深可怪也!良可悲也!」劉仙正在感歎之間,一陣仙風吹過,聽得歌聲縷縷。抱一細聽,乃是東南原上一箇耕夫,正在扶犛耕田,口中唱道:

 

    南風薰兮,白日烈。壟頭土塊堅如鐵,犛得深兮稻苗肥,牛兮緩步,向前曳。    南風時兮,拂我暑。吾田種粟兼種黍,牛兮緩步莫慌忙,日入而息,吾飼汝。

 

    神仙最樂兮,田家自耕自食,種胡麻不納糧兮、不納稅,帝力於我,兮何加?

 

【此詞可作世人牛歌可偶策勵情農。】

 

    所歌很多,惜相距遙遠,未能一一聽得清澈。抱一心中抱歉,仍在靜聽,則歌聲停止。遠遠又聽見軋軋機聲,有人歌唱,其聲甚嫩,嬝嬝可辨,其詞曰:

 

    「軋軋復軋軋,錦從機中出,千縷萬縷絲,織女手梳櫛。

      軋軋復軋軋,天孫將錦織,做成無縫衣,盡我女紅職。

      軋軋復軋軋,絲繭蠶吐出,養時蠶婦忙,繅罷心安適。

      軋軋復軋軋,女紅難了畢,濯錦向江邊,洗來浴紅日。

      軋軋復軋軋,錦文細堆簇,龍鳳與麟蟲,織成供帝服。」

 

【此數詞可為織女機唱,以節其勞,而助其興。】

 

    歌到此間,忽然停止,有似接換梭機之情。細劉仙曰:「男耕女織,王道之常。天上人間,不容玩視。在昔天孫織錦,勤於工作直至頭髮蓬蓬而不梳洗;天帝憐之,遣嫁河東牛郎,因鍾於情愛,荒廢其職。天帝怒,置之河北,置牛郎於河南,以銀河隔之,使各司耕、司織,每年七月七日,准其一會,會後復各勤厥職。會必由橐籥橋經過,這橐籥橋具開張翕合之勢,雖然四通八達,又非可任意行走。(其中道理含蘊不盡)故必借烏鵲填之,始能得渡也。」(夫婦之間亦須以禮自持他尚何說也)

 

    抱一聽了,恍然悟道:「俗語說烏鵲填橋,就是這箇道理,今宵始得其底蘊。真是聞所未聞,大開茅塞矣!但不知這天河匯歸何所?可能達到南海否?」劉仙曰:「天河由此上可達瑤池,北可通北溟,南可達南海,東可注扶桑,吾再領爾到南海岸上,會會大士聽些法語,或者有大好奇緣,亦未可知。」舟子復撐動船隻,向南而行,劉仙閒著無事,手戲蝦蟆,口中歌曲唱道:

 

    「戲蝦蟆,賦仙遊,船隨流水去悠悠。大自在,不憂愁,逍遙恰似水中鷗。閒得得,世情丟,拋開孽網休便休。時把蝦蟆戲,放他逐浮漚。他如如不動,隨我七寶金錢一串遊。(用舍行藏無不如意)不嗔忿,不貪求,來來去去與吾儔。拿在手,波中投,下到海底撈金鉤,得了手,波面遊,跳跳躍躍上吾舟。藏懷內,不出頭,養他神氣,緊閉雙眸。」

 

    舟行迅速,劉仙歌唱未盡,扁舟已到南海,抱一同劉仙出了船,上了岸,道謝了那舟子,跟隨劉仙緩步而行。見南海中荷蕖開放,鷗鷺遨遊,四圍蘆葦蒹葭,新蒲細柳,兩岸桃花,半開半謝,蒼松翠柏,紫竹修篁,與樓閣參差掩映,真是長春世界,佛國仙都,令人羨慕不已。正行之間,前面現出一所大宮殿,抱一進前觀看,是南海養真院,門前站著一箇童子,口中在說:「他們來了。」遂叫道:「海蟾帝君,你引抱一到了。」劉仙曰:「到了」。童子道:「你先去會大士,吾領抱一去會其母一番。」

 

    卻說楊抱一之母李氏珠元,早已辭世,又復投生白井馮家,太士因抱一孝心純篤,暗中將伊收回,在養真院中修養,指以先天大道,已曾得了真傳,有些工程,封為後宮三等元君,仍令修養。令夕特令抱一來與相會,早命善財在此等候,准抱一去見其母,使其母子團圓。抱一見了母親,也不相識。經善財指示,乃向其母跪下,不勝悲啼。

 

    伊母曰:「記吾歸陰,已是四十餘年,又轉人世,蒙大士令人接引到此。全賴吾兒積善累功,為母方得至此,現在爾年已老了,鬚已白了,鬢已蒼蒼,哀人生在世,那有三萬六千日之樂,從此以後,望你認真修持,吾母就千萬喜歡了。(過世母子尚能相逢)

 

    今夕你為公事而來,可急往拜大士,吾母子後會有期,不用悲號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拭淚叩別,跟著善財童子,直到大士寶宮,參拜大士,劉仙正與大士談禪,見善財將抱一領到,即賜坐、賜茶,抱一參了大士、劉仙,然後坐下。

 

    大士又命龍女去養真各宮,去請各仙真到正殿聽法,瞬息之間,仙真濟濟,各依次序,坐滿宮庭,大士見男左女右,人已滿坐了,遂對眾真說道:「你們諸真、諸仙、元君、侍女,到了大士宮中,長齋修煉,已非一日,對於坐工修齋,想已有些心得,所以我大士要對你們,再細細講講這箇『齋』字」。

 

    遂用硃筆寫了一大箇『齋』字,貼在正中。說道:「吾慈問爾善信諸真,你們的工夫,是怎麼樣坐法。你們試自己想想,吾慈早已洞悉了,你們吃長齋的,好是甚好,但一般施行,似乎近於啞吧齋(只知一味吃齋不知吃齋道理),近於光棍齋,(以吃齋為接納不明修齋道理)近於應酬齋,(效尤他人毫無把握)又近於名譽齋;(博好善之虛名齋之美譽實際毫無)近於此四種,即已近於四生類中了。吾慈念爾善信,俱是最大靈根,在此亦無多過犯,也是難得,但入壇、入社,都是為名心重,為己心輕;不明本末,吾慈因此就對症下藥,講明這箇『齋』字,你們可願聽聽?」皆曰:「願」。曰:「既是願聽,虔心側耳,聽吾道來」:

 

    「這箇『齋』字先點一點,就是先天之一點,太和元氣,圓陀陀,光灼灼,常在頂上光明燦爛,不磨不滅,此是由,光音天,流注於此,人人皆有的。修齋人,須要顧持這點靈光,常使三花聚頂,五氣朝元,扶佐這點靈光,不容稍有失明,則含宏光大,照臨下土,無幽不燭,又何患不能照破九幽,溫熱地府,使沈魂滯魄,一體昇天呢?爾們吃齋,可是把這點靈光,吃下臟腑,用以充飢麼?(講明一點)

 

    這一點之下,又有一橫,這一橫,乃是玄關一竅,爾們修齋,可曾覓著這一竅?朝朝暮暮,只在荒野中亂行亂走,對於修行中,最要緊的關竅門戶,就不知在那裏?真是盲人騎瞎馬了。吾慈念你們俱是絕大靈根,特為洩漏天機,著實指示,望爾諸真以後切莫再昏昧了。既知道了修行門戶,就努力進行為妙。(解明一橫)

 

    又一橫之下,有三箇動作,中間是一箇『了』字。你們得了修行正路,就可望了死超生,返本還原。那麼做功程,就要有些辣手,斬釘裁鐵,一刀兩斷。(解釋了字)

 

    你們看『了』字的兩旁,左一把刀,右一把刀,是要令修行人斬三尸,誅六賊,削平十惡八邪,剷去三心四相,用此兩把大刀,一把是陽刀,一把是陰刀,無論何人修行,不有此兩把刀,就不能勦除群魔,直超淨域哩!(解釋左右二刀)

 

    其下一節有兩直,一直是陽路,一直是陰路,修行人果能依此法行持,則日光普照,曬乾陰溼,可得陽升陰降,陰升陽降,真陰真陽配合為偶,共入黃房育成聖胎,此兩直就是道家所說「河車運轉」的大路。吾佛家所謂「轉法輪」之大機器了。

 

    你們吃齋,可曾到這條路口窺望窺望呢?(解明二直)又兩直中間,有箇『小』字,又有兩根橫界線,這兩箇界線,就是天地分界,人鬼關頭,小字中間一直,上半節可以昇天,下半節可以墮地,其中間之兩旁兩點,左一點為陽,右一點為陰,正中一直,是生死關頭,爾們修齋,可曾到生死關頭,點幾炷性香,把頭撐進那水簾洞內,偷看那箇猴猻,可在洞中納悶否?這箇關頭,至幽至寒,恐諸真不敢進去探看哩!(解明二橫與小字)

 

【大士演講一箇齋字,已將大道發明工夫說盡,妙訣指出慈悲如許,法力無邊。】

 

    吾慈勸爾諸真,既已從吾到此,就要常以度己度人為念,早尋大路,驅馬加鞭,翼翼小心,時防撲跌,如此做去,一天是一天,一月是一月,一年完了,自然道路熟習,門徑皆知,可以放開膽量,一往直前了。須要謹體下半節之意,小心修持,小心保重,小心上達,小心升堂,小心入室,小心入室,到了明鏡臺前,睹睹圓陀陀,光灼灼的,元始天王。小心跪拜丹墀,懇求收錄,好好奉事,得了妙用,然後由後面那條大路,慢慢步上靈山,去赴蟠桃大宴,飲些瓊漿玉液,雪藕玄霜,討箇封號。慢慢到鬱羅蕭臺,無生寶地,要些日子,作箇大羅金仙,好不快樂逍遙,諸生頂禮謝恩。」(推演其意)

 

    劉仙作讚曰:「這篇『齋』字說,言言玄妙,字字真詮,言人之所未言,道人之所未道,奇妙得未曾有,大士慈悲亦真未曾有,諸佛聖賢敢不再拜受教。抱一將文帶回,付入記中,俾世人奉為圭臬,何憂不能普度收圓哉?」說畢,遂向大士告辭起身,仍駕雲車飄蕩回壇,大帝猶危坐以待,於是二仙回宮,抱一甦醒來了。未知明夕又遊何處?且聽下回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劉海戲蟾,傳為千秋佳話,的是大道真宗。

 

⊙男耕、女織,天上且然,何況人間?

 

⊙大士『齋』字講演,闢除不少旁門,喚醒許多迷昧,慈悲廣大,蔑以加矣!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