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十三回 關天皇親臨會議 岳武穆演著忠經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57   评论:0

周天君降壇詞 調寄:滿庭芳

 

世態炎涼,人情冷暖,雲翻雨覆堪驚。同胞手足,牆下動刀兵,講甚民權、民族?為爭利、血肉飛騰。誰憐那蒼生赤子?停戈止戰爭。

傷心師行處,頹垣敗瓦,野草無青,更那堪剷削?格外橫征。見哀鴻遍野,關山外,血水盈盈,揮長戟憑空掃蕩,難把寇魔平!

 

【一腔憂世憂民,愛國愛種之心,發為孤憤寫作佳詞。】

 

柳元陽帝君降壇詞 調寄:水調歌頭

 

蓬島諸仙友,老柳最多情,來來往往救劫,雲水幾浮沈。我欲逍遙天上,又念殘零墮落;輾轉不歸程,再把原人等,一路赴瑤京。

驂鶴馭,飛鸞筆,幾時停,嘔盡心血,喚不醒醉夢蒼生,墮落紅塵苦海。難捨春江花月,那箇向前行?今夜壇中走,相約上天庭。

 

【悲天憫人,一片深情,與誰告訴。】

 

    卻說《蟠桃宴記》一二兩卷,恰至十五遊演完畢。蓬萊諸仙,與抱一諸子,俱已辛苦。  天皇又派周天君鎮壇,柳元陽領遊,遊生則令定一前往,以節二子之勞。到了亥初,周、柳二仙先後駕臨,整肅壇儀禮節之外,也不敘甚麼閒話。柳仙領起定一,告辭周帥出壇。說道:「吾柳帶來鸞鶴兩箇,乘鸞跨鶴,隨爾喜歡。」定一曰:「弟子跨鶴可也。」即跨上鶴背,隨著柳仙,瀟灑自如,騰空而去。

 

    路上柳仙對定一說道:「我看師弟,近來善力增加,性光發亮,照耀一方,(非諛非阿)此回《蟠桃宴記》,編輯大任,  天皇又復責任於爾,將來此書編成,師弟功德,當與惟一頡頏,吾柳預為恭賀。」(不是柳帝跨獎,老衲亦如是說。)定一曰:「弟子根基淺薄,才短學荒,能小責大,力輕任重,自蒙  老母  天皇敕令負編書之責,心常慄慄危懼,恐付託不效;有傷  天皇之明,而失  老母之望,尚祈仙師時時指教,啟我愚衷,俾此書以完成,則弟子之幸也。」

 

【紹豫諸生惟一之後,善功宏大當首推定一。】

 

柳仙曰:「師弟學與年長,才與德增,懷殷拯溺,念切救民,早為 天皇所契,不必故為謙虛也。」鸞鶴飛騰迅速,言話之間,已到了鬼門關外。定一見鬼門關,悽涼慘狀,心中有些憐憫。柳仙曰:「師弟不用管他,吾柳有一篇道情,唱來你聽,遂拍劍鋏,長聲歌道:『劍鋏彈,將歌唱。勸魔狂,諸孽障。未開言來沾裳,未發聲兒喉硬吭。(唉!我亦傷心。)

 

勸勸你,混世魔王。勸勸你,文明好漢。為甚麼蕩紀淪綱?為甚麼瀆倫傷化?(各人總要返省)不重禮教綱常,先將國本喪。(有甚麼益)不講道德文章,翻把聖賢罵。(有那點好)圖的是富強,重的是槍彈,(無真本領)學的是聲光,論的是電化。(無真學識)殺人利器,研究精良,未見爾把邊圍捍。(日蹙國百里)農產物質,精工製造,未見他把國貨暢。(利源外溢每日萬千)用的是洋貨,穿的是洋裝,吃的是洋餐,說的是洋話,(食人餘唾願做洋奴)未見見得了洋人的利權。概都是吃洋人的虧累,(何不振作)受洋人的詭詐,利源外溢,每年幾千萬。(何不奮勉)借款鬩蕭牆,(尚如此做法)生民時糜爛,白骨堆高崗,血水洪濤漲,(有何人心)未見復我尺寸邊疆,(何不羞死)未見使外人稍微畏憚。把元氣自己傷,把精神自己散,把國脈自己戕殘,把生民自己塗炭。(何不愧死)召來外寇內擾,你還不認帳?(良心何存)擁著強兵旁邊看,小民生死,秦越相向,戰勝你不忙,戰敗你不怕,(其心可誅)看中國現狀如斯,令吾悲歎!令吾悲歎!(老衲批至此也不禁淚溼衣襟了)

 

    勸你們各自回頭罷,整我的紀綱,正我的王化,(要緊要緊)立我的人倫,宣我的德望,(趕快趕快)樹我的桑麻,整我的軍壯,(急忙急忙)教我的兒童,培我的將相。(不可稍緩)王化已洽,倫紀已張,生民已富,家國已強,那時節,不須畏彼列強,彼自然歸化,不須鋤彼亂種,彼自然骯髒。(內憂外患不平自平)

 

    勸你們莫要把私心藏,(切要之言)莫要把天良喪,(金石之語)一德一心維華夏,兄弟翕和,偃旗息鼓,整軍經旅,把我國威壯,(根本之論)服教畏神,推尊孔孟,立起中華民國舊有的文化。(立國精神在此)國也有主張,民也有歸向。(國本一定,民有皈依)至那時你們的功圓果滿,慢慢的回歸天上,(縱不成佛也要成仙為聖為賢)好去赴蟠桃。毋牽毋掛,免得到封神臺,悽涼悲悵,免得墮落輪迴,受盡懲創。嗄嗄!老柳的情長,老柳的氣亢,老柳的心慈,老柳的語亮,望你們,聽我罷!聽我罷!』

 

【柳帝這篇歌文,心極慈慈,言極沈痛,音極悲壯,韻極悠揚,為中國對症下藥,前半是病源,後半是妙方,如果依方服藥,沈疴頓起,不難強國強種,若諱疾忌醫,死期立至矣。中國人醒否?】

 

    柳仙歌畢,定一拍掌道:「仙師這篇道情,是一篇立國大綱,是一篇寫生畫本,可憐塵世一般偉人,卻墮在迷魂陣中,不知覺悟,必定反以此為妖言惑眾,其奈之何!其奈之何!」(爾其奈之何,我亦其奈之何。)

 

    柳仙曰:「詩以言志,歌以暢懷。吾因師弟悲憫人心世道,胸中憂愁抑鬱不舒,故唱此歌曲,俾師弟聽之暢適,而無所梗結。(柳仙之塊壘是自發耶?抑為定一發耶?)至於世人之聽與否!聽之而改悔與否?則彼有自主之權,吾不能強逼之,亦不能不警醒之。語曰:『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。』我們處於旁觀的地位,見彼已沈迷,而不將警醒,任彼之沈迷,而無有底止,以致遺書國家,遺害生民,是我們負有無窮的大罪過。我們既已警醒之,而彼不覺悟。是我們警醒之道未周,警醒之言未善,不能責彼之昏迷。若彼怙惡不悛,倒行逆施,不受人之警覺,而反欲文致警覺者之罪,天必有法以治之也。

 

【引罪自責,反復商量,愛國愛民之心,無時或釋,柳子多情,誰則似之。】

 

    爾們乩生,司天喉舌,天之所欲言者,不得不言之。天之所欲秘者,亦不得不秘之。孔子生於春秋,不得不周流講學,以行道濟時。孟子生於戰國,不得不放楊距墨,以衛道匡時。此時、何時?更勝春秋、戰國。儒生哲士,當起而救之,是非不必恤,而利害不必計也。(神仙因人說法,定一聖賢中人,柳子與論聖賢之事,其策勵之,也亦至深矣。)師弟編纂,是受天命。天之所欲言,切不可秘之,以拂天。天之所否言,不可書之以媚世,將來水落石出,清濁攸分,方知為善之可貴,逐流趨下之可危也。」(著作家當,奉為圭臬。)

 

    定一曰:「帝君這些議論,言言金石,弟子敬謹書紳,不敢遺忘。」談論之間,不覺過了鬼門關、翠微山許多地方。又上到南天門,過了迎仙閣了,定一見橐籥橋邊,金銀宮闕,疊疊重重,更比前遊時增了不少,心中不解。問帝君曰:「弟子遊到此間,僅隔十餘年,而增如許樓閣,將以容納未來之仙真乎?」帝君曰:「然。正以待靈根佛子,返本還原之人也。」(如此功德也是無邊)

 

    定一曰:「天恩如此其大,而世人不知修省,不知悔悟,任聖賢仙佛,千言萬語,彼終不聽。我此次回壇,必將所見編入書中,勸同胞兄弟姊妹,一齊趕赴收圓也。」

【將八聖宣示普佈全球,各宜欽仰。】

 

    柳帝曰:「這樣纔好,今夕我領師弟去遊八聖行宮,祗在金闕右側,也是  關皇登極後新建之宮。」定一請問:「八聖、是那幾位帝君?」柳帝曰:「金闕首相,是桓侯大帝。金闕左相,是岳聖帝君。金闕上相,是武侯仙師,與亞聖孟子。金闕內相,是三丰祖師,與凝陽帝君。金闕右相,是統化帝君,與吾柳是也。」

 

      上皇與四聖,至收圓後,一齊證大佛果,往西方清閒去了。現因收圓之事,尚未辦完,故設有三聖行宮,是文帝、呂帝、大士辦事處也。八聖之外,如玄天上帝,普淨禪師,阿難尊者,宗聖曾子,南華仙翁,咸皆居顧問地位。其外有臨時任用,進退者亦多。

 

    柳仙與定一邊走邊說,到了宮門之外,定一看這箇大宮殿,方纔建立不久,規模宏大。前面照壁,屹立巍峨,上書「協理調元」四箇大字。宮門上書「八聖行宮」四大字。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調和鼎鼐,

    協理陰陽。

 

    俱貼赤金,光輝炫目,門前有二神將值門,威風凜凜,見柳帝來到。說道:「帝君回宮,領來何人?」柳帝曰:「此紹壇乩生,楊生定一也。」二將對定一言曰:「失敬了,今夕來得恰好,宮中將要開會,請進,請進。」定一隨著柳帝連進三層,見第一層有二宮殿,一曰:「輔元宮」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參天立極,

   佐帝張維。

 

    一曰:「文德宮」,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崇王黜霸,

    距墨放楊。

 

    二層有二宮,一曰:「誠孝宮」,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親承尼山道統,

    演著大學心傳。

 

    一曰:「忠武宮」,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精忠貫日,

    大義參天。

 

    三層之內,亦有兩宮,一曰:「啟教宮」,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振聾啟晴,

    翊化教民。

 

    一曰:「統化宮」,旁有聯曰:

    移風易俗,

    覺世牖民。

 

    三層正殿是箇大廳,上書「參議院」三大字,旁有聯曰:

    權衡造化,

    位育中和。

 

【八聖宮佈置各有不同,然觀其對匾,即可知其中聖賢矣。】

 

    定一一路觀看,柳帝已到了大廳,不見定一,在臺上呼曰:「師弟快來,好好隨吾師進廳,參與大會,但只宜聽,不宜言。」定一遵命,隨著柳帝到參議院中;坐在柳帝旁,見仙真濟濟,各依次序,向北而坐,北面設立丈餘高的臺。這無數仙真,有種種裝扮,有些是和尚裝束,有些是道士裝束,有些是儒生模樣,有些是武將派頭,有些穿清朝服制,有些著古代衣冠,右邊有七八位女仙,左邊有五六位老頭,約有百餘人數,一齊肅肅靜靜。

 

【描寫與會神仙如畫】

 

    忽有一仙官朗聲呼曰:「至尊降臨,起立致敬。」即見一將軍上前,腰橫寶劍,兩手插腰,站立左邊。又一少年將軍,亦腰橫寶劍,兩手端拱,站立右邊。  至尊頭帶冕旒,身穿朝服,鳳目龍眉,面如重棗,鬚飄五綹,上到高臺正中,與臺下鞠躬行禮,坐在龍椅之上。乃緩緩言曰:「三曹上下,諸天仙佛聖賢,可到齊了。」一仙官起立答曰:「已經齊集候諭。」

 

【敘述至尊威儀從容,自得如畫一般。】

 

    至尊言曰:「吾皇自受禪御極以來,積極籌辦普度收圓之事,即今收圓在邇,老母盼望良殷,而雜法普興,真偽混淆,靈種原人上岸無多,此應當設法收圓。修羅混世愈演愈橫,不設法收服,則列聖相傳之名教彝倫,難以恢復。又非議定辦法速行處置不可,列仙參贊位育,諸卿輔佐吾皇,有何妙策?其各建議,庶幾收圓早日成功,大同早日現象,此即吾皇之切望,而生民之大幸也。」

 

【上皇何日不以收圓為懷,生民為念,世人其仰之。】

 

    左班有一武員,上到臺前奏曰:「臣張飛之意,欲要收圓,先須釐定收圓標準,限定資格,前三教聖人有選仙章程,以五倫、八德立收圓之正鵠;收圓之策,無有逾於此者。(老衲之意亦是如此)請吾  皇敕令各教首領,調查克盡五倫八德之人,大事闡揚,以期廉頑立懦。一方再敕東嶽大帝,令其速速修明新天律,以大懲警無禮義廉恥之流,庶乎人知八德之當重,而不敢違。自由、平等之有乖倫紀,觸犯天條而知炯戒,則善者愈善,惡者亦知改悔矣!」

 

    至尊曰:「爾桓侯所見,頗有道理,即照准施行。但此後儒門當令,現在中華國一般士子,皆數典忘祖,棄絕人倫,又將何以維持?」(重要病根)時有一位起立曰:「臣孟軻啟奏,延康劫運,甚於春秋、戰國,人心之壞,亦甚於猛獸洪水,今日狂瀾已難以力挽,若操之太急,其禍更大。據臣之意,只宜因勢利導,於各教中,擇有根之士,授以乩鸞之方,俾其大張教化,並於各教,令其設立正倫尊經、宗孔學校,以為陶鎔。正士之所,(循循善誘真是收圓妙策)敕令雷部上將擁護,誅擊悖逆傷倫之子,與懲創廢倫滅紀之首惡。臣復派,大成殿中有道賢儒,暗中促進其道德,推廣各省明倫學社,漸漸轉移,自然俗尚敦龐,魔氛斂跡矣!」(真是維持挽救之法)

 

    至尊曰:「卿策亦妙,照准施行」

 

    又見一位奏曰:「臣岳飛之意,現在修羅違逆天命,大反其常,肆其禽獸野心,各懷私利,不體民生,不恤民命,不顧國家,所行所為,甚過盜賊,竟使中國紛如亂麻,臣聞亂者當斬,臣願選派天兵,保護善良,所有違逆天命之妖魔,臣與桓侯領帶雷部、火部、瘟部,極力兜剿,將見日月合明,民樂大同也。」(一片忠貞之氣發為讜論)

 

    至尊曰:「卿之建議,容後再商。」

 

    又見柳帝君亦出班奏曰:「臣柳長春啟奏  天皇,現在三期運會,道魔並闡,雜法普興,臣歷遍寰區,細心查考,皆有正、有邪,有真人,有邪慝,有敗類,不可是此而非彼,總以五倫八德考較其行持,則真人自得,殘零九二皆有所觀感,而返本還原矣!」

 

    至尊曰:「柳仙所奏,契合朕心,照此辦理,即令鐵拐道人草詔,下敕冥府,天上地下;迎仙閣、度鬼亭、善壇、善社。尤當以外功為重,若不重行持而立大節,有所偏倚,難赴收圓。吾皇決定如此辦理了,倘倫紀有虧之人,亦萬無有內功的道理。(卓見)即如吾皇在生未曾坐過蒲團,而浩然之氣塞乎蒼旻。若一味重內功,大家自修、自了,不知社會國家,又似楊氏為我一流,也是要將國家鬧壞。吾皇主意已決,無論他人道不入道,在教不在教,只要盡得倫紀的,一齊准赴龍華,就以此轉奏老母,就以此辦理收圓了。」(這樣收固定能收到圓滿了)遂向諸仙行了個禮說道:「吾皇告退了」。諸仙起立,兩廊奏樂恭送,各仙亦依次退班,各歸本位去了。

 

    當時定一跟著柳帝,一同出了參議廳,走到忠武宮門外,問柳仙道:「忠武宮是那位帝君所住?」柳仙曰:「是金闕左相武穆帝君行宮。」定一曰:「弟子欽慕岳帝君之為人,前曾會過,未曾親蒙訓誨,心殊怏怏;(定一子羨慕武穆其人品與其抱負不小)今夕可能領弟子晉謁否?」柳仙曰:「師弟既思慕帝君,吾柳即領爾參謁,何妨?」定一遂同柳帝直進武穆宮來,連進四重,直達內宮。柳仙上前通報,定一在階下相候,見宮門懸著一匾上書「武穆內宮」四字,旁有一聯曰:

 

    扶不起一代江山,都緣酷吏奸臣,三字冤成莫須有。

    完全俺千秋大節,尤幸貞妻義僕,一家果證大羅天。

 

【當日則苦,今日則樂。】

 

    正看之間,聽得廳內哈哈笑道:「老柳你又來了,你帶來遊生向那裏去了?」柳仙曰:「在階下相候。」岳帝曰:「你太客氣,請他進來。」定一見帝君行禮參拜。帝君曰:「不用拘禮,一旁坐下。」乃問定一曰:「爾生可識吾帝否?」定一起立對曰:「弟子自讀書,稍有知識,即非常羨慕帝君之為人,未曾參謁,心常耿耿。」帝君曰:「前番演《洞冥記》,吾帝曾親領爾,爾就忘了嗎?」定一曰:「弟子羨慕帝君大義,刻刻難忘」。

 

【爽爽直直,如聞其語如見其人。】

 

    帝君曰:「不錯吾帝精忠大義,也到為世人所崇奉的,獨怪今日的修羅魔眾,滋相煽惑,要將君權打倒,臣綱倒置,這『忠』字已無人講了。吾帝撰上《忠經》一篇,師弟在此稍微一等,帶回編入記中,用以立君臣綱維,功德亦不少也。」(可見民國已毫無綱紀之存在也。可嘆!)

 

    帝君說畢,退入書房,一仙官將席安好,茶未兩巡,帝君由書房出來,將文遞與柳帝笑道:「倉卒成文,言不盡意,亦聊以抒懷抱也。」柳帝將文接過,朗聲誦了一遍。其文曰:

 

武穆帝君《忠經》

 

帝君曰:

 

「人生兩大,履地戴天,秉彝勿失,人道乃全(彝倫失去就不算人)。彝倫之中,最重忠孝,移孝作忠,男兒之事。在家盡孝,為國盡忠,兩無缺憾,方算英雄。(求忠臣必於孝子之門)忠之為義,盡己之心,忠之為德,正固堅貞。忠之為體,矯矯錚錚。忠之為用,委贊其誠。忠者中也,執中用中,無偏無黨,至正至公。(忠字之正義)以忠報國,以忠衛民,以忠克敵,以忠事君。時當清夷,盡忠內治;時當變亂,盡忠匡世。只知有國,不知有身。只知有民,不忘其親。死生不渝,斧鉞不懼。與國存亡,毋誘勢利。(忠之本能)吾人讀書,所學何事?盡孝盡忠,無愧於世。敬親曰:『孝』,報國曰『忠』,報國不忠,孝不可風。(不孝之子斷非忠臣)

 

    忠之一字,上下貫通。惟精惟一,光大涵宏。忠光日月,忠格鬼神,忠塞天地,忠貫古今,忠孚草木,忠信神明,忠感愚昧,忠徹幽陰。能排大難,能弭災侵,能浩劫運,能攝魔精。安內攘外,壯國威名,下振河嶽,上耀日星。(忠之精神)忠臣義士,萬古常欽;生為豪傑,死為天神。來來往往,上下古今,天地混沌,日月不明;忠義常在,浩氣常橫。海枯石爛,吾忠不泯。山崩川竭,吾忠不傾。與道同體,覆載無垠。(忠氣不滅)

 

    古今忠臣,略可指名;龍逄諫死,比干剖心,原甘投汩,連不帝秦,武侯二表,魏徵思箴,杲卿罵賊,張巡殉城,秀夫負帝,文山身刑,遇吉辭母,可法殉明,浩然正氣,充塞古今。(忠氣常存)

 

孟曰:『取義』,孔曰:『成仁』。

 

吾儒讀書,宇宙當承。大道在抱,大義在身。委身致命,盡瘁鞠躬。毋貪榮利,毋慕功名。身膺社稷,倚若長城。吾頭可斷,屈膝不能。吾舌可刮,壯氣常伸。(忠不可廢)可恨後世,貪生偷生,廉恥不顧,賣主求榮。為長樂老,傳入貳臣,上天不覆,下地不撐,有靦面目,人而獸禽。(不忠之現象)

 

    吾帶平生,大義精忠,迎還二帝,誓搗黃龍,阻於姦檜,未成厥功,千秋痛恨,賺了英雄。(揮寫遺恨)今垂《忠經》,奉勘同人,朝夕敬誦,身體力行。白刃可蹈,湯火能行。各除私見,各秉大公。一心一德,共濟和衷。既無內亂,安有外攻。君民一體,上下一心。大同世界,俗美風淳。(忠之效驗)體吾此經,五雷護身,信心誦持,百福駢臻。」

 

【帝君滿腔忠義之氣,揮灑出來,遂成千秋佳文,可以醫時藥世。】

 

    柳帝讀畢。讚曰:「忠貫日星,氣凌河嶽,非帝君不能著此文。定一帶回編入記中,亦醫時之妙劑也。」定一曰:「帝君此文,純然聖人之道,不雜『因果』二字,使世之曉曉小夫,無從置喙。這篇真經,誠維繫今日之道統,而救正後世之人心也。弟子帶回編在記中,或單行刊本,廣為流傳,庶不負帝君救世之心。」

 

    岳帝曰:「因吾著文,忘卻帝君、師弟遠來,致使帝君、師弟受餓了。」遂命仙官捧出龍糕、鳳餅兩盤,玉液瓊漿一瓶,請柳仙定一入座。柳帝知帝君爽性,毫不拘執,餐了一頓,又飲了茶;遂告辭岳帝,領定一回壇。出了八聖宮門,跨上鸞鶴,飛到南天,定一心中高興,口中吟曰:「救世無方設夜臺,神人交瘁儘徘徊;總為度人心事切,飛騰雲海去回來。」

 

    吟畢、已到壇中,柳仙與周帥回宮去了。未知明夕又遊何處?且聽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柳仙劍鋏彈一歌,豪爽異常,前節寫盡中國現象,後節指明立國大綱,真是一篇建國方略,醫時妙方。

 

⊙八聖宮會議,重在收圓,故 天皇採柳仙、孟子意見。

 

⊙《忠經》一篇,上下千古,慷慨、激昂、悲壯,可與文天祥正氣歌、武侯出師表同讀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