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十四回 張大帝著伏魔正論 李大仙唱假體真言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35   评论:0

韋陀尊者降壇詞 調寄:醉春風

 

色相無人我,菩提耶伐哆,波羅彼岸妙維摩。

怛姪他,揭諦娑婆,迦囉醯唎,菩提薩埵。

護法肩當荷,力掌慈航柁,往來雲海無時停,

救同夥。般若金剛,南無舍利,法演栴那。

 

【寫偈成詞不蔓不支。】

 

柳元陽帝君降壇詞 調寄:醉桃源

 

蓬萊老柳最多情,時時下玉京,滇川吳楚遍遊行,雲中走不停。

乘鸞至,跨鶴臨,沙箋篆縱橫,嘔心鏤血喚殘零,沈迷快快醒。

 

【信口而歌情詞俱妙。】

 

    卻說三月十八晚,又輪著妙一去遊,主壇生李全一、楊特一,早將壇事佈置完備。到了戍初,恭候聖駕,韋馱尊者,元陽帝君,先後臨壇。柳帝說:「今晚煩勞尊者鎮壇,吾柳領張師弟妙一,到協天界遊一番,就此告辭。」妙一隨著柳仙,出了壇門,跨上白鶴。柳帝跨上青鸞,仍向舊路飄飄灑灑,一路無話,頃刻上到南天門,直向西南前進;見有條大路,寬大平坦,修得十分整齊,兩邊宮闕無數。

 

    柳帝曰:「這條路可以由之直上西天,我們可順大路前行。到金輪如意府,轉過南邊,就是協天界。」妙一曰:「這箇地方,我聞師兄抱一,也曾遊過了。」(回應洞冥記)

 

    柳仙曰:「一時有一時之景緻,前日之伏魔大帝已選陞  天皇,今日伏魔大帝是桓侯與武穆當任矣!你看前方之樓臺宮闕,也就比前時增加多了。」(天堂亦改觀矣)

 

    妙一曰:「協天界上,前日大帝所演之雄兵,而今尚練著否?」柳帝曰:「更比從前增加,現在收圓在即,他日收服修羅,澄清海宇,專門要用天兵。是以  天皇攝位後,即令恒侯、武穆認真訓練,以為玉壇總管他日下山封神之用。故不惟天上練有神兵,鬼門關外、亦復練有鬼兵,等待時機一到,雷霆大作,風雷水火一齊動作,縱修羅惡毒,難過此關也。(照應上下前後非衍文也)所以諸仙佛聖賢,屢屢勸諭,望各原人急速修行。趁此法會洪開,誕登道岸。莫落在萬仙陣,誅仙陣中,而原人屢屢不聽良言,反為妖魔妖語煽惑,到了結局,那也難怪仙真不慈,亦是人民之自作自受也。」(是切要語非恐嚇語)

 

    妙一聽得這席話,也為世人心驚膽戰,柳仙又曰:「你看前面星羅棋佈,如梳如櫛的房屋,就是天兵營房了。」妙一曰:「我們今夕行了多少路程,路上不遇一天丁,將到營盤,亦不聽一喧囂之聲,可見天兵之紀律森嚴也。」柳仙曰:「前面已是伏魔宮闕,我們下了鸞鶴,步行罷了。」說畢。即見有二位仙官迎面而來,說道:「帝君與張善兄有勞,大帝在宮等候,命我等相迎。」到了宮門,妙一見門上書「伏魔宮」三字。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忠心扶正統,

    浩氣懾邪魔。

 

    一連進了四層,對匾極多,欲念不及。正殿懸一匾曰:「盪寇除魔」四字。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仕爾妖魔,覆地翻天,把名教彝倫推倒。

    有我忠義,扶綱振紀,將人心世道挽回。

 

    又有聯曰:

 

    且隨他濁亂中原摧殘禮教,

    試看我澄清內室扶植人倫。

 

    妙一方纔唸對,柳帝已進殿庭,與桓侯大帝相見。大帝曰:「今夕柳仙有勞了,領帶何人到此?」柳仙曰:「領來張生妙一,在階下聽候宣傳。」大帝曰:「請他進來,妙一聽得傳召,急忙趨進殿中,向大帝行禮。」大帝曰:「爾生有勞,不用拘禮,請坐飲茶。」妙一將茶飲畢。向大帝稟曰:「弟子今宵蒙柳帝領到寶宮參謁,一為欽慕大帝而來,一為採取《蟠桃宴記》之資料而至,大帝伏魔三界,擔任收圓大事,定然不吝教誨,俾修羅早早斂跡,殘零早日歸根,早辦收圓,早慶昇平也。」(妙一真善問哉)

 

    大帝曰:「師弟之問甚善,吾帝身任伏魔,當然使其降服,豈能容其作亂,以擾害國家人民。但今日宏開普度,大道普傳,要將九十六億原人,一齊收回,這箇法會,已極其大。你試想自周以來,以迄今日,經了若干年劫,轉了多少輪迴,人畜變換,經了多少次惡孽,結了多少冤怨,這盤大帳,豈是容易算的嗎?算不容易,歸結更是難了。所以有道要有魔,魔高然後道高,若不有魔,誰人知道之真假?若不有道,誰人識魔之凶橫?」

 

    是故春秋、戰國、六朝、五代,是大道之小魔考,小混沌,小結束。現在是大收圓,大結束,世道亦當大混沌。故這些妖魔,是奉命下世,不是自由下世,(有所恃而不恐)所以他們敢與聖人作對,廢棄禮教綱紀倫常,將國家鬧得糟了,人民苦得夠了,稍微有慧根有道德的人,傷心世道,各自約伴修行,有皈依佛的,有皈依道的,有入善壇的,吃長齋的,入善社的,各人認祖歸根去了。

 

【句句是天機,言言皆血淚,世人不了此者,尚謂天公不仁良,可慨也!】

 

    他們這些修羅呢?雖然是奉命,因將五倫八德,天經地義,人綱人紀廢棄,又造了無邊無涯的大罪惡,結果下來,定要永墮三塗、五苦,無有出期,真是便宜了人,吃虧著自己!(又何苦呢)他偏不知,他偏得意。(真真可怪)吾帝實在憐憫他們,你想推人高坐蓮臺,自己甘墮深淵,天下之至愚,其有過於此乎!他就要造箇好奇立異的偉人,那楊朱、墨翟只倡為我,兼愛,而千秋訾議,罵不絕口,其靈魂在地府受罪,且莫論他,做一箇人,有了學問智識,尚還教後代人噪罵,也就不值。(何不想想)

 

【不受極端的刺激,怎能返本。】

 

    況天律註定,倡言敗倫亂紀的,永遠沈淪阿鼻,是決不姑寬,則又更不值矣!人雖至愚,何苦造如是之孽呢?(令人莫解)所以然者,想來修羅根柢,都是禽獸修成。此回受釋迦之吹噓下世,以為有釋迦作護符,可以肆其禽獸野心,將世界變成禽獸世界,以饜足其心志,不知已見左矣!(上了當了)釋迦只令其磨苦原人,以結這盤未了之賬,並不令其廢棄人倫,帶孽往生一節,而今已為萬仙所否認,三皇、五老敕令東嶽、地藏,又復議立幽陰矣!(若果否認帶孽往生條件,這些修羅要打入陰山背後,十二萬年矣,可不悲哉!)

 

    倘如一直迷昧,吾帝祇可憐其歷劫之操修也。況且殘零根柢是人,雖然墮落,必有人的氣息。禽獸如何凶惡,到了結局,總不能勝過人的,修羅亦枉自翻騰變亂也。這些議論,都是極其正大,吾帝有論一篇,師弟帶回,付入記中,奉勸修羅,改邪歸正,是吾帝伏魔之心也。」

 

【委婉曲折反覆推勘,血性男兒說的,血性言語,修羅見此,尚不知悟,難免沈淪矣。】

 

    說畢,即將文付與妙一,妙一接來,朗聲誦了一遍,其文曰:

桓侯大帝伏魔正論

 

    大帝曰:「中國魔風之召,非一日矣!清光緒聽康、粱之陰謀,欲行廢弒西太后之大惡,釀成戊戌政變。光緒被幽,二奸脫網,遂以外國為護符,搖脣鼓舌,簸是揚非。(肇亂首惡康梁難逃)而修羅首領,又乘機而起,大肆雌黃,倡言革命,順天應人,以恢復漢族河山,雪洗腥羶,以還民族自由,旨非不善,事亦可行。但辛亥革命成功,不定國本,不立國基,不察國情,不正國俗;貿貿然專以外國為效慕。時而取法乎英,時而取裁乎法,時而取效乎美,道旁築舍,一國三公,遂捨棄自己道德本根,而拾人之餘唾。不問其唾餘之有無患害,乾淨、邋遢,盲從而食之。卒之,翻腸反胃,再食再吐,三四食而三四吐,而民生已凋敝矣!國本已戕殘矣!人心已渙散矣!

 

【究其根本立論,真得伏魔之神掀其過惡,致使修羅聞之不寒而慄。】

 

    於是桀騖者,則擁重兵以盤據封疆。文弱者,則舞文墨以翻騰成案。各私其私,各利其利。名曰:『愛國』,實則為身。名曰:『為民』,實則為家。異說愈多,人民愈無所宗主,國家愈無所適從,遂至倒行逆施,廢孔教,淪綱紀,倡共產,講公妻,人倫已滅,禮教已亡,魔氛之大,魔力之盛,未有如此之極也。(倡革命者其料及此與)

 

【將道德廢棄,越做越爛,愈變愈糟,真是爛泥裏搖樁,愈搖愈深愈不可收拾矣!可笑!】

 

    然究其造魔之元素,則修羅之首領種之,(始作俑者其無後乎)其所由來久矣!吾帝受老母敕命,輔佐  天皇,伏魔三界,今也舉世皆魔,吾將何以伏之哉?將統天兵以威伏之乎?勢必至塗炭生民,結冤構怨也。將以雷霆伏之乎?難免崑崗玉石之焚,有失天公之好生也。將以火劫伏之乎?無乃近於酷也。將以瘟疫伏之乎?則又失天公之威力也。將敕玄真,令其劍仙部,下世伏之乎?似有暗殺之行,丈大不取也。(計將安出)

 

    吾帝以忠義立身,以忠義證果。惟知有綱紀、倫常,亦將以綱紀倫常伏之也(正本清源)《禮記》曰:『君君也,親親也,長長也,此不可得與民變革者也。』孟子曰:『人倫明於上,小民親於下;有王者起,必來取法,是為王者師也。』是立國之大經、大法也:

 

    夫妖魔反之,而吾帝正之。此即吾帝伏魔之利器,亦即吾帝正人心之刀圭也。吾又何必借風雷、水火、刀兵、劫殺之力為哉?然妖魔不體吾帝慈悲,不究國家根本,仍售肆其凶惡,推翻禮教,廢棄人倫,肆其禽獸行為,吾帝亦惟有用風雷、水火、刀兵、以施行之。天視自我民視,天聽自我民聽。皇天無親,惟德是輔。吾帝無有私意於其間也,世之妖魔,其懍之哉!」(風雷而示教,和雨露而栽培,心如皓月當空,照耀三千世界。)

 

【握定主義,立起人倫,妖魔不服,而將自服矣!誰人出,而行使此權耶?天與之,則民歸之矣!哈哈!】

 

    妙一將文讀畢。柳帝讚曰:「此篇文字,非大帝不能作,亦非大帝不能言,真救世之金丹,醫國之妙藥,伏魔之大計也。妙一將文好好藏入衣袋之中,我們就此告辭大帝,我再領爾去蓬萊一遊。」於是柳仙領起妙一出宮,大帝送到宮外,方纔踅回。話說妙一跨上鶴背,跟隨柳仙,仍由來時大路,直向東遊,將到蓬萊,見天河上橫跨長橋,其間風景絕佳,妙一走得困倦,意欲到彼消閒,看看天河的景緻。忽聽有人在橋畔歌唱,其聲清越,歌曰:

 

    「鐵拐道人身彎倒,橐籥橋邊消煩惱,天河水裏浴聖胎,長春樹下乘涼好。世人真假認個清,笑言乞丐會成真,蓬頭跛足身拄棍,這般模樣笑煞人。迷真逐妄我笑你,借假修真你笑我,學道要知後先天,照樣修來纔不左。真真假,假假真,機關須要認分明,紅塵富貴三春夢,情愛夫妻冤債深。原是假,認作真,色身死去道身生。莫逐妄,莫貪嗔,借茲假體好修行。後天反作先天體,金剛不壞享長春。修行不識本來路,到頭終是落迷津。」

 

【拐李的歌,顛顛倒倒都是道話,話中有畫,哈哈!這玄功妙道,須於無字處求之。】

 

    歌畢,在橋上走過來,走過去,連走了八九轉。

 

    妙一認得是拐李大仙,向前曳著衣裙,跪在橋上說道。「弟子妙一剛聞大仙歌詠之詞,具有無邊玄妙。」拐李曰:「玄玄妙妙,妙妙玄玄,真真假假,假假真真,世上的人,那箇不是神仙,那箇不會做神仙,那箇不願做神仙,到頭來,只見神仙、只是神仙做,未見凡人做神仙。為甚麼呢?就是迷真逐妄,認假為真,而不知借假修真故也。(明明指示了)何謂真身呢?就是天賦與我之性,先天之真體也。何謂假體呢?就是父母生我,血肉之軀也。

 

    知者、悟得四大假合,故借假體以修真體,於是後天反還先天,而真體常存矣。昧者、日馳驅於聲色貨利之場,功名富貴之內,惟知假體之娛樂,而下知真體之能長存,遂將精氣神三寶,皆消耗於酒、色、財、氣、煙五毒之中,及至精枯氣竭,命喪黃泉,真體亦隨之而墮落,輪迴輾轉,永墮三塗、五苦。所以然者是人之自迷也。爾生果欲證箇金仙大佛,趁早卦氣未盡,速速修行,借這箇假體,修你真體;認真做功,修些齋事,轉大法輪,久而久之,後天反轉先天,玄中有妙,妙中有玄,自自然然,無為而為,不知不覺,入聖超凡,反本還原矣。」(言言都是玄,頭頭都是妙,句句俱是訣,處處俱是道,知者易悟,昧者難明。哈哈!)

 

    妙一在橋上頂禮叩謝。李仙曰:「我要在橋上一睡,爾請柳帝君領回去罷。」說畢,齁齁睡去了。(何等自在)妙一轉到橋南,柳帝在橋頭打坐,見妙一到來,說道:「時辰不早,吾師領爾回壇去也。」於是他師徒跨上鸞鶴,飄飄回壇。韋馱尊者接著慰勞道:「柳帝、妙一勞了,諸生各各安息。」於是尊者與柳帝回宮去了,未知明夕又遊何處?且看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伏魔一篇文字,大帝由根本立論,英氣逼人,當道如果遵行,奚止治國平天下?世界大同,兆於此矣!

 

⊙拐李瘋瘋顛顛,所言俱正法眼藏,學者細心求之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