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十五回 大孝宮重華論道 齋心室顏帝談天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84   评论:0

桓侯大帝降壇詞 調寄:風凰臺上憶吹蕭

 

今日臨鸞,明天降像,為救劫幾時休?看人心似水,時逐東流。歎息滔滔皆是!任你挽不轉回頭。填胸臆,非惟舊恨,別有新愁悠悠。

如斯世道,盡妙法奇方,無計可籌。慨駒光瞬息。百歲凝眸,縱是妻恩子愛,難免包老提抽。勾牒下,登時三寸氣斷咽喉。

 

【浩歌寄慨難訴中情】

 

岳忠武王降壇詞 調寄:洞仙歌

 

平生志大,赤膽忠肝壯,起義勤王將賊抗。整雄師,誓要力挽中原。朱仙鎮,屢把金兵掃盪。

黃龍期直搗,喋血虜庭,將彼胡兒膽嚇散,迎三帝還轅,振我德威,腥羶洗盡輝華夏。誰料得姦秦假金牌,送我到大羅天中閒暢。

 

【寫不盡新愁舊恨塊壘衷情】

 

    卻說是年春雨稀少,天氣亢陽,洱源地方,雖有河水滋潤,豆麥春苗,多半枯槁,別處地方,已成災劫。是夕桓侯大帝臨壇說道:「今年災劫,先旱後澇,兼有瘟疫,鬼妖害人,甚利害的。因為降演《蟠桃宴記》,諸生頗有誠心,  天皇召集九曜星君,十二大曜星君,南北斗星君會議,將災劫減去十分之七,賜下甘霖,以救春苗,而盪瘟氣;因為此一部書,關係不小,將來用以普度中外,教化世間原人,促進世界大同。

 

【天恩高厚如此,感應如此。】

 

    故書未出而恩即降下,將大災減為小災,大劫化為小劫,這也是順甯善氣,與洱源善氣之感召也。爾諸子總要仰體  老母  天皇之意,早將書卷完成。不惟一方向化,要使萬病回春,就是吾帝之厚望了。」說畢,武穆帝君也到壇來,降了洞仙歌詞一闋,發抒其當時鬱鬱之情。與大帝見禮畢,說道:「今夕請大帝鎮壇,吾領抱一上至大羅天界,上清仙境一遊。」遂喚醒抱一,辭別大帝出壇,駕動風輪車,同坐其上,頃刻萬里,不一時上了南天門,又經過了焰魔天,直至大羅天上。

 

    行了不少地方,抱一見境物清微,此間宮闕,不若穹窿天上,繁華熱鬧,見往來之神仙,覺已渾忘人我,色相皆空,道德亦覺更高尚幾層。岳帝曰:「此大羅天上、玉清仙境也,其最上層曰:清微妙境,  無極老母所居。其下層曰:太清勝境。乃  元始、三皇、五老、五帝之所居。第一層曰上清勝境,乃三清、四御、三教聖人、  玉皇、宥罪、三官、應元及無上高真之所居。即所謂三清也。

 

【天益高上境益清微,學道要求真宗,莫落小乘。】

 

    吾帝領爾去大孝宮中,參拜大舜帝,叩請講示人倫大道,勸勸世人及妖魔,師弟願否?」抱一曰:「弟子甚願,但弟子前聞舜帝在三宮中為地官,而今夕帝君謂在大孝宮,抑有說乎?」帝君曰:「有,舜帝位證地官,《仙鑑》與《洞冥記》言之矣。舜帝有大孝宮,則吾帝今夕方言明也。現在收圓,專重人倫道德,舉世之大孝,舜帝為首。故不得以舜帝身任地官,而遂沒其大孝,故必彰顯之,以為世取法。此  老母之心也。且舜帝,受唐堯之禪讓,以天下為公,中國一人,雍熙化洽,百姓謳歌,大同之治,兆基於此,考其本末,則大孝之發華也。」

 

【普度收圓人倫為重,大同世界孝弟為先,天上已有端倪矣。】

 

議論之間,見宮闕重重,形如品字。帝君指示曰:「此三官寶宮也。正位乃天宮寶宮,左乃地官寶宮,右乃水官寶宮。大孝宮在地官宮內,又別為一宮也。你我師徒下了風車,步行罷了」,遂將風車停住,整肅衣冠,直向前行,忽見前面有兩位官,冉冉而來,見了帝君,說道:「吾董永、黃香奉舜帝之命,前來迎迓帝君與善士,到大孝宮中小憩,不須到三宮殿,大帝已在宮中等候矣。」說畢,上前領導,瞬息即到大孝宮外,抱一見宮門上懸一匾曰:「大孝宮」三字,左右

 

前聯曰:

 

    正人倫子道,

    立地義天經。

 

    唸畢,跟隨二仙官及帝君之後,連進了數重。二仙官曰:「善士在階稍候,吾等上前通稟。」抱一看見正殿懸一匾,上書『怨慕』二字,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孺慕匪惟五十載,

    克諧奚止萬千秋?

 

    方欲再看,二仙傳曰:「請抱一上前參拜大帝」,抱一急趨而入,十八叩參拜。大帝曰:「起來賜坐,今夕帝君、抱一至此,勞苦多了。」命仙官設席款待,席間,岳帝稟曰:「今夕職領楊生抱一到寶宮參謁,為奉  天皇之命,著演《蟠桃宴記》,尚請大帝演說道要,救正人心。」大帝曰:「善。陰陽旋轉,天地闔闢,非道莫由。天上地下,惟道獨尊。世之治亂,皆原於道之隆污。道隆則世洽,道污則世亂,故古今治亂,咸視乎道之清濁,以為衡。

 

【人倫以外無大道,聖學之外無事功,即此可見。】

 

    吾帝在昔不過一鰥夫耳,修身盡孝,躬耕歷山,後因岳牧之薦,得受唐廷之選,總宅百揆,百揆時敘,賓於四門,四門穆穆,皆本孝以件忠也。獨怪後世之人,以天位自私,以君權自用,違天悖道,威福自恣,不畏天威,不惜民命,雖居君師之重位,實為人民之殘賊,良可悲也!(假言大同,禍亂天下,罪又甚焉。)而欲復吾無為之治。難矣!」

 

    岳帝曰:「現在人心肆惡,廢棄人倫綱紀,打消禮義廉恥,世道已黑暗如漆,不識何日方能徵大同之治?」大帝曰:「這也不難,祇要修羅大齊返本,各去私見,各秉大公,體行大道,執中用中,何難臻上理之治哉?特患其當作口頭禪,而不實行之也。」(聖人之心法具在,如果照之而行,亦易如反掌耳。)吾帝有文一篇,專以『論道』為言,用以促進原人,而為收圓之助,亦以盡吾帝之心也。爾抱一將文帶回,刊入記中」。抱一敬謹接之,唸了一遍。其文曰:

 

大舜帝論道文

 

    舜帝曰:「天地闔闢,日月運行,人物滋生,原於道也。道有體用,於穆為體,運行為用。道有內外,先天一氣為內,後天磅礡為外。道有本末,無極為本,生生不已為末。道之大、無窮盡。無方體,誰能洞悉其神化,而鑿鑿言之哉?(道可道,非常道。)

 

    現值龍華三會,正是大道發皇流行之日,上智下愚,理宜趁此時機,趕速修行,返本還原。而一般世人,不知修道,甚至背道而馳,三綱不講,八德不修,將萬古不易之常道,盡消滅於平權、自由之中,世界之亂,亂於此也。(大道不明,世道亦亂。)

 

    所幸善壇善社,林立寰區,注重倫常,闡揚聖道,而大道尚有一之線光明。不然,大道其晦盲否塞矣!然道不重乎知,而重乎行。吾帝尤望修道之士,知道之儒,細參吾帝十六字之心傳,以之修身,以之齊家,以之治國,以之平天下,以之參贊化育,皆可以操券而得,(道之本體,無所不包。)所患不能實行耳。

 

    夫禹思人溺,由己之溺。稷思人飢,由己之飢。當今之世,咸己飢己溺矣!吾帝之望爾紹豫從壇諸子,又在己人立達,繼往開來也。(望賢人君子以道自任,憂世之心無釋。)若修道自了,是吾帝望諸眾生,非望夫賢士也。諸生勉之哉!」    抱一將文讀畢。大帝又曰:「爾與定一、妙一等,司天喉舌,代聖傳言,當佩服不忘,即爾之幸,亦世道之幸也。爾其慎之!勉之。吾賜爾水晶硯臺一方,龍鬚彩筆四枝,《體道真經》一卷,好好攜回。」抱一百叩謝恩。武穆曰:「職再領抱一往太虛天、玉清宮中去遊一轉,就此告辭」。大帝曰:「如此尚勞一往,不遠送了。」

 

    卻說復聖顏帝於  關皇登極之後,升為太虛玉清宮中文衡祕書真宰,主理三清五老、升遷黜陟佛仙聖賢文件,高居無上之天。今既到此清閒之境,故帝君領抱一特往參謁,申景慕也。到了玉清宮外,有神將值門,岳帝君對神將說:「吾奉  天皇敕令,領洱源善壇弟子楊抱一,前來參拜天尊,並謁復聖顏帝。」

 

    神將曰:「既是這樣,隨定吾來。」抱一嚴恭寅畏,隨帝君神將一直進了九重樓閣,俱是瓊樓玉宇,非常精潔,忽聞金鐘三撞,玉磬三敲,有幾箇道童,手捧香爐出來,隨後有一位鬚髮皓白老仙,岳帝知是道德天尊,即跪在階墀,口稱岳飛參見。那老仙說:「武穆有勞了,領來何人?」帝君曰:「領來抱一在此參拜。」

 

    天尊曰:「善哉!此番諸子所立之功,又不小也。吾老頭賜爾仙衣一領,逍遙履一雙,道冠一頂。其外四套,煩帶回賜與定一、特一、妙一、全一諸子,好好度己度人,快快加鞭,將來大有光彩也。」(諸生得受道祖賜物,榮幸何如。)

 

抱一百叩謝恩。

 

    帝君曰:「職領抱一至此,請顏帝著文,以作寶記之資。」

 

    天尊曰:「善。爾向左邊文衡院中會之可也。」於是辭別天尊,又向文衡院而來,直至心齋室內,岳帝笑而呼曰:「文範天尊,高登妙果,不復問人間事乎?」(親洽之至)顏帝曰:「埋頭伏案,不知嘉賓突止,有失遠迎,望祈恕罪。」問為何事來?岳帝告明其故,並令抱一參拜,顏帝堅辭,即命道童取出冰梨、安棗、款客。席間謂岳帝曰:「天皇命吾著文勸世,又未命有題目,無題文字,如何著手?吾今即以『談天』為題,便了」。爰振筆直書,其文云:

 

復聖顏帝談天文

 

帝君曰:「人生位列三才,履地戴天,天地之恩其大無極,而人不思有以圖報之,蓋不知夫天也。

 

 

杳冥穹窿,天之體也。蒼蒼涼涼,天之形也。日月五星,天之象也。昭昭明明,天之光也。覆幬無垠,天之德也。生生不息,天之仁也。於穆不已,天之命也。迅雷烈風,天之威也。景星慶雲,天之華也。春夏秋冬,天之令也。寒往暑來,天之信也。雲行雨施,天之澤也。日喧風拂,天之功也。露滋雨潤,天之化也。

 

使無天之化育,以長養萬物,則地道難於成功,人何能生哉?

 

【說明天之神化,俾人知,所畏憚。】

 

    獨怪今日之人,無法無天,謂日月為恆星,天無主宰,肆行無道,不畏天威,不報天德,遂至廢棄天倫,視雙親如陌路,紊亂天秩。當手足為仇讎,君臣道廢,父子平等,天柱折矣!婚姻自由,離異自由,天常亂矣!甚而倡無親非孝之說,公妻無恥之言;自喪其天良,自失其人格,縱天神不之鑒,天雷不之殛,亦何靦然生於天地間乎?

 

【推論末世不敬上天,釀出無邊異端邪教,擾害天民。】

 

    且夫天理難測,天道又難言也。人身具小天地,以吾身之天,而方氣化之天。以理為界,下有塵界、色界、欲界、情界、諸天,上有無情、無欲、無色,無塵、諸天,亦足以盡天之理矣。故本此以修身,自然得天之於穆。本此以治民,自然得天之眷顧。無所往,而不得乎天也。若捨棄天理,私欲痼蔽,事事污濁、黑暗,而望登天,誠哉難矣!

 

【以人身之小天,證明大天,歸本存理遏欲。】

 

    吾帝今夕之談,談天理也。夫天之大,無所不包,無所不具,果能盡其天常,行其天道,珍重天秩、天倫;則陰氣怒號之天,亦可反為星輝雲爛,日月光華之天矣!吾儒替天行道,大道所在,即天命所在,要當以天民大人自期,窮則獨善其身,達則兼善天下,不可不重視生民之飢溺也。

 

    爾生與定一為善壇中砥柱,當效吾樂天知命,安其天常,行天之道,度天之民,將來天心一轉,天雷震動,天雞唱曉,巍巍功德,可與天地同參矣!爾生等,其勉之哉!」

 

【勉賢人君子上體天心,挽回天意,有無限深情。】

 

    顏帝寫畢,遞與岳帝,說道:「聊以此為塞責,恕笑!恕笑!」岳帝曰:「玄真奧妙,說得自然,足以發人深省,可以醒世矣!抱一好好收存。」顏帝復諭抱一曰:「吾子淵一介儒生,得蒙至聖栽培,授我一貫心傳,四勿常懍,心齋坐忘,高堅前後,悟澈淵微,三十飛昇,高證天爵。今又荷蒙三清上聖,任為太玄文衡,果位亦不卑矣!而皆由當日陋巷簞瓢,不改其樂;得善、則拳拳服膺弗失之,所致也。」

 

【緊隨趨步,舜何人也,禹何人也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曰:「弟子此後當困而學之,勉而行之,不敢負帝君之善誘也。」岳帝曰:「時辰不早,我們就此辭別帝君回壇去罷。」於是告別了顏帝,依然坐起風車,御風而行,不久回到壇中。岳帝吟曰:

 

    「寂寞無聲夜氣央,諸生伏案寫瑤章;蟠桃宴記成功日,海宇澄清大道昌。」

 

    恒侯大帝接著也吟一詩曰:

 

    「垂書救世念無央,頒下龍章並鳳章;待到金雞三唱曉,修羅束首面無皇。」

 

    吟畢,攜手返駕回宮。未知後事如何?且看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世人侈談大同,以愚弄生民,彼尚未聞大同之肇端,胥根於大孝之聖諭也。

 

⊙顏帝談天一篇文字,發抒大道,說盡世情,勉諸子樂天知命,行天之道,飢溺之懷,何掌或釋?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