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十七回 抱一迷途遭魔魅 柳仙設法伏妖邪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22   评论:0

王雷帥降壇詞 調寄:河滿子

 

時際三期普度,三曹共辦收圓,仙佛多情齊下世,

紅塵遍泛慈船,可歎人心太險,難將劫運挽還。

纔頒《洞冥寶記》,蟠桃又演新篇。老母心中常罣念,

時時望眼為穿,宴會佳期不遠,加鞭趕赴陽關。

 

【原人快醒莫再癡迷】

 

柳元陽降壇詞 調寄:高陽臺

 

綠暗柳煙,紅開榴火。清和首夏風光。跨鶴行來,沿途茉莉花芳。癡迷未醒南柯夢,溫柔鄉裏醉鴛鴦,那知景晷速?春歸去,水湯湯。

紅塵白浪茫茫,歎人生有限,歲月無常,趁少年時,修真好,煉純陽,莫到那西山日暮,駝腰背,鬚鬢蒼蒼,空懊悔,生前積孽,死後悲傷!

 

【即景言情,提攜警覺,靈根趁此各自惺醒。】

 

    話說昨宵妙一又去遊西天,路上遇著飛瓊仙姑,約他們師徒同往東海,未果而去。今宵又輪著抱一去遊,我想抱一心裏,必然要往西方遊玩,因為西天勝境,比蓬萊、瀛海更妙故也。(束上生下)當下到了亥初時候,王雷帥降到壇來,唱了一篇歌詞警世,其歌曰:

 

    「吾雷帥,心慈善,唱段歌詞將世勤。混世魔,各自愛,三會龍華大開辦。選佛仙,登天界,不老長生享自在,無生母,常罣念,混世修羅多作怪。墮深淵,落阱陷,難返天宮見娘面。故所以,頒書卷,宣佈收圓大綱鑑。(說明頒書宗旨)望他們,止至善,返本還原莫異怪。正綱常,止禍亂,五倫八德時講玩。秉良心,公益辦,正本清源安內外。讀聖經,與賢傳,親親仁民立志願。(說明立國大綱)將魔情,概斬斷,天心人心歸一串。世大同,時於變,慶雲舒彩景星現。五大洲,相親愛,中外河清與海宴。(說明後來大同現象)免得俺揹榜封神。免得他,神仙叫喚。免人民頻遭劫苦。免  老母愁思慨歎!」

 

    歌畢。柳仙亦降到壇,唱一闋高陽臺,唱畢。說道:「今夕仍煩王帥鎮壇,吾領抱一去遊西方勝境,時抱一正在睡著,聽說領他去遊極樂即翻身起,向王帥、柳帝行禮,柳帝領抱一出了壇門,跨上鸞鶴,路上謂抱一曰:「西天路上,魔怪最多,最喜吃東土生人,師弟要振作精神,清空五蘊方能到靈山。若委靡不振,意念不誠,一迷路徑,就要感召妖魔。師弟更比平素抑志凝神,方能免妖氛之擾也。」

 

【西天路道與南天又是不同。】

 

抱一「唯唯」答應。但覺得所行不是舊路,方向亦覺變更,心中疑異,以問柳帝?柳帝曰:「遊西天有西天之路,若由舊路,太繞遠了。我領你由此路而行,可以頓超極樂。若稽有不慎,就難達到,你好掃三飛四,隨吾緩緩而行,不急不徐,不緊不慢,自然到靈山。若望一步登天,一定連我受累。(言皆至理)師弟要小心在念。」抱一問:「西天路程,離此若干里數?」柳仙曰:「大約十萬八千里。」抱一聽得路程很遠,心中著急,暗中催促白鶴,而鶴飛愈緩。(欲速則不達)一時之間,自己頭痛起來。

 

此時剛纔到了五蘊山下,尚不到西天門。柳帝見他精神頓減,風痰涕咳。說道:「抱一你怎樣了?」抱一曰:「弟子此時汗出如漿,咳嗽不已,精神不支,請仙師賜我妙藥,醫治醫治。」(修道要按步就班切戒躁急)柳帝曰:「吾藥在蓬萊,未曾帶著。爾好好在五蘊山下,這娑羅樹陰打坐,正氣凝神,將眼耳鼻舌身意,色聲香味觸法,種種纏擾,一切遣除。(妙法)頃刻吾就到了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遵依仙師所命,就在娑羅樹下坐起工夫,當初四面寂然無人,忽聽有說話之聲,抱一心動,睜眼一望,見來了兩箇魔頭魔腦,似人非人,似鬼非鬼的,一箇在說道:「這箇是東方的生人,我們將他吃了,就會不老長生。」一箇說:「不要吃他,他會坐工,我們把他拿到洞裏,請他教我們坐工,學他修仙、修佛的道路。」生得豬頭大耳的說:「不要不要,我現在吃人肉的癮發了。」他遂搖頭兩搖,兩耳作響。駭得抱一坐丹不住,急忙躲避,欲扒上樹,又恐似猴形的追趕他後,欲逃走,又見滿地流沙,無有人戶,柳帝又未到來,只得蹲伏在樹根空洞中。

 

【抱一不過心動就惹動外魔,鬧得不甯不靜,故欲上西天,非空五蘊六塵萬難到得。】

 

    又聽見豬頭豬腦的說:「孫哥哥,我在高處,見他在樹下坐著,來到這裏,他不見了,他變化了,罷了!罷了!」猴頭猴腦的說:「莫忙,莫忙,你用釘鈀去樹根下空洞中,挖兩鈀試試。」正挖著抱一的後腦殼。抱一說:「啊喲!慢著、慢著,將我的腦殼挖壞了,你且莫動手,你兩箇究竟是魔、是鬼,是人、是仙、是佛,要說得箇明白,要吃我嗎?要求教我嗎!也要講得分明。」

 

【抱一一時心中不甯,就遇了不空不戒,顛倒戲弄學道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此時心有定見,右手托著  天皇所賜的松木慧劍,左手執著如意太極寶圈,那猴頭說:「你要問我的名字,把你駭死,我是九反天宮齊天大聖的兄弟,十反天宮的孫不空。他是保著唐僧取經豬八戒的兄弟豬不戒,你看我手內的東西,利害不利害?他手中的傢伙,老火不老火?你的名叫甚麼?要往何處?為何到了我們這五蘊山下?也不通名、通名,前刻領你那箇漢子那裏去了?」

 

【不將五蘊空明日,與此魔相接,何能得見如來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曰:「我是東土善壇乩生,奉  天皇之命,要往西天見佛,領我的是柳元陽帝君,因我途中感冒,帝君踅回蓬萊取藥,療我之疾,我在樹下坐工相等,為你兩箇看見,不來陪候,頓起歹心,此番我也不懼怕你。」猴頭笑曰:「你去西天要來問我?老柳是蓬萊的仙,他那裏知道西方的路,我告訴你,你也莫等他了,我兩箇領你去罷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曰:「你兩箇畜生的皮毛未退,認得甚麼西天道路,莫來賺我,各自去罷。」那豬頭的拿起釘鈀挖來,抱一用意劍一指,他倒退幾丈。那猴頭的說:「你莫逞能,這五蘊山中,妖魔最多,我孫不空一召就來,把你吃了不夠一頓點心。你聽我說,那老柳是認得山中魔多,特意將你安置在此,做我們明朝早飯菜的,但我近來吃齋,也要學箇長生不老,你就在此教我坐坐工夫,我們做你的徒弟,明晨我將你裝在肚子裏,帶你上西天,更要好些。」抱一不答。他將金箍棒,放在地上,連打了幾箇筋斗,以作頂禮。(這些魔頭也算文明)又曳著抱一衣裙,要到他洞中閒耍。

 

【翠微山上之魔,已將降伏,五蘊山下之魔,豈獨不能降服乎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正在無法,忽聽鶴聲長鳴,柳帝跨鶴將到,那豬頭的說:「哥哥跑了,跨鶴的柳仙,身揹寶劍,手執拂塵到了,快跑快跑。」柳帝下了白鶴,見抱一垂頭喪氣,目瞪口張問道:「師弟你如何這般模樣!」抱一答曰:「仙師去後,弟子在此樹下坐工,忽來了豬頭豬腦,猴頭猴腦的兩箇,一個要吃弟子,一個要拜弟子為師,一直在此糾纏,適纔見帝君來了,方纔離開,逃往山上去。」柳帝曰:「師弟曾驚駭否?待吾取出散寒妙藥,師弟服下,少刻吾師又賜與『鎮神丹』服之,以安神志。爾仍在此坐著,吾柳去看箇明白,究竟是甚麼邪精?」柳仙到五蘊山中,打了一個掌心雷,駭得大妖小魔,一齊出見。柳帝問:「誰是孫不空?誰是豬不戒?」豬頭的說他是孫不空,猴頭的說他是豬不戒,(不戒不空纔有許多魔障)兩箇又爭說我要學道,他要吃他;他要學道,我要吃他,爭說不已。

 

    柳帝說:「也罷,你兩箇,是豬猴便溺之精,受天地日月之氣,成了妖邪,現在收圓普度,遇了吾柳,也是緣法,封爾:孫空為此山鎮山上神,爾豬戒為此山巡山土神,(土神安鎮諸魔不敢擾亂矣)好照吾柳所賜行持,遂用寶劍畫一方式,指明道理,令其保護來往行人,吩咐畢,踅回娑羅樹下。

 

【豬猴便溺也會成精來趕法會奇絕。】

 

    見抱一神氣已復,寒氣已散。謂抱一曰:「此物為唐僧取經時遺孽也,幸未傷害師弟?亦是二物造化。今夕吾帝在路上,曾說西天道路,妖怪最多,道高魔大,總要小心,爾不聽吾,燥急妄生,乃至如此。今夕時辰不早,只好回去,明晚又去遊覽罷了。」遂命抱一跨上青鸞,自己騎著白鶴,踅轉回壇路上吟曰: 「西天路上走奔波,五蘊山前受折磨;要識修行難似此,休生燥妄惹邪魔。」

 

【燥妄二字是修行大病要深戒!切戒!】

 

    吟畢,即到壇中,王帥接著慰問;柳仙曰:「抱一偶中風寒,又遭魔戲,是以中途踅回。」王帥曰:「從此西天路上,少一障礙,兼之此中妙理無窮,若能悟澈,何愁不能得上西天?抱一師弟,又增不少學問功修矣!」(上了一回的當學了一回的乖)說畢,與柳仙約定明夕又來,遂同著返駕回宮,不知明夕可能遊至西天與否?須看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抱一迷途遭魔戲,是《大學》正心工夫的反觀。

 

⊙唐三藏取經,得悟空、悟能、悟淨,始能歷諸危險。抱一遊西天,先將不空、不戒,安為巡山、鎮山之神,而五蘊空明,西天可隨意遊歷,其中玄妙,總是一般。

 

⊙《蟠桃宴記》之玄妙,要於不關緊要處求之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