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十八回 渡恆河鳥巢指路 謁佛母斯利談禪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30   评论:0

王雷帥降壇詞 調寄:江城子

 

光陰似水去如流,快登樓,好加修,

莫教奮歸花落動人愁。喚不回夕陽芳草,紅顏變作白頭。

龍華三會把圓收,約同儔,早登舟,

莫待波翻浪滾水悠悠。江上無人來濟渡,那時候把誰尤?

 

【及時行樂及早修真,歌聲婉轉,情意綢繆。】

 

柳仙師降壇詞 調寄:江城子

 

昨宵約赴西天遊,志悠悠,願難酬。

五蘊山前突爾起魔頭,總為他迷真逐妄,擾得箇不干休。

老仙今夜又登樓,語溫柔,意綢繆。

望原人同上我扁舟,度爾人家登彼岸,無煩惱不憂愁。

 

【言情記事,信口歌謳,皆成妙諦。】

 

    卻說昨夕抱一子中途感冒,致使柳仙往返蓬萊,又遇五蘊山前魔障,未能得到西天。他師徒兩箇,心中快快不釋,所以約定今夜前往,早早準備,到了戍中刻。壇事咸皆佈置齊整,專待上仙來臨,王大元帥、元陽帝君、也就先後降臨,當下柳帝將抱一喚醒,說道:「西方淨域,妙境清微,須要清空五蘊,掃卻過去、現在、未來之心,飛開人、我、眾生、壽者之相,深得遠離恐佈之情;淨了顛倒夢魂之想。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心,立金剛般若之志,守南無阿彌陀佛之真,止住玄關不二法門,不可執著,不可癡愛,不可貪嗔,無為而為自然而至矣!

 

    若執著則道德不明,真理莫辨,癡愛則理為情牽,心為欲蔽,貪嗔則妄念叢生,識神用事,妖魔奪舍,天君無主,倘有一點不誠不敬處,終難得上靈山。所以濟公前夕領妙一,將他一棒打死,其理至深,其義至玄,蓋人心不死,道心不生,其中蘊奧,是不惟爾們乩生所當講求,就是一般修行人,俱要身體力行哩。

 

    若不由切實工夫做去,只知徒吃些素菜,坐些玄功,誦些經懺,不曉得阿彌陀佛在西天甚麼地方?要如何纔能夠見著他?若不把南針指定,匆匆前往,路道不熟,左邊出來一箇妖魔,右邊出來一箇鬼魅,糾糾纏纏,擾擾亂亂,這箇纏繞不完,那箇纏繞又至,要想去到西天,真是難乎、其難矣!

 

【柳帝對抱一演講,言言玄妙,字字真詮,是真最上上乘,甚深微妙法,可包一部金剛經矣。】

 

    所以我今夜再叮嚀爾一番,要將一切希望心,憂愁、苦樂、煩惱心,俱要除得乾乾淨淨,到得西天也好,到不得也好,順其自然,聽其自然,西天雖然隔此最遠,或者頃刻可到。若不然,靈山現在面前,也無緣得上,吾的這席話,是修行的正鵠,成仙、作佛之階梯。不惟爾抱一師弟銘心刻骨,舉凡修行學道的人,也要遵照行持的。」(若再批之,則春光漏淺矣。)

 

【這篇妙法,聞者需滅河沙,行者得面如來,甚勿視為淺常談話也。勉哉!】

 

    說畢,抱一謝恩,壇中諸子亦謝恩。王帥說:「柳仙大慈大悲,

與你們說無上法,爾們人人體得,人人可上西天,不是三期普度誰能得聞此妙法哉?」柳仙、王雷、又同坐談片刻,飲了幾杯茶酒。柳仙曰:「抱一吾今賜爾鎮心丹一粒,(鎮定心神)好好將他吞下,我師徒就告辭王帥諸生去矣!」

 

    抱一跟隨柳帝步出壇門,跨上鶴背,任隨白鶴,跟著仙師的青鸞飛騰,不一刻、行了數千里,又到五蘊山下,轉過山彎,有條大路,路旁有無數亭臺樓閣,酒肆花坊,歌樓舞館,又聽有歌吹聲,笑語聲,南腔北調鑼鼓闐闐聲,抱一也不管他,(下手工夫)也不問帝君,行了數重,又見有無數花木,異草芬芳,香風遠溢,芳氣襲人,又嗅有蘭麝奇香之氣,兩旁樓臺花榭,比櫛連雲,有如上海天津繁盛,心中想著,亦不敢言。(制止工夫)

 

【若不下克制工夫,這酒肆花坊,南腔北調的繁華富貴,怎能跳得過呢?】

 

    此山最高,鸞鶴直沖而上,到了山頂,現出一道山門,與南天門宛然相似,柳帝說:「師弟五蘊山過了,(過了此關,則西天景物又步步引人入勝矣。)進西天門,便是西天佛界小梵天。行過,就是大梵天。」抱一問:「小梵天,是何佛仙所居?」柳帝曰:「是行小乘禪證果的人,只知唸經、唸咒,不知經義經旨,未能空明五蘊,老佛念其離塵出世,故令居於小梵之天。其外優婆夷、優婆塞,修行有得者亦處於此。若行大乘法,得經中三昧,可以頓超極樂,不在此天中也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看這小梵天,居於不動天的地位,景物風光,與遊過諸天,無大差異,惟氣候比較起來更清爽些,(細心可愛)忽然行到一處,林深樹密,古柏蒼蒼,聽得有人誦經唸偈之聲,遠見林中走出喇嘛模樣一人,身軀偉大,冉冉迎面而來。柳帝問道:「禪師請了。」那禪師作禮道:「阿彌陀佛,那是柳仙,不在蓬萊,到此何事?」帝君曰:「現三會收圓,  老母敕令九六原人歸家,頒演《蟠桃宴記》,  天皇命我領導遊生,來西天謁見準提佛母,請禪師指我去路,行點方便法門。」

 

    禪師說:「我是鳥巢和尚,記得前番,桓侯領遊,也從我這裏行過,吾曾誦了一篇《心經》暗暗請他傳世。(回應洞冥記)今柳仙又領遊生前來,我和尚當盡地主之禮,請到方丈稍停一刻;吾當領帝君師徒渡過恆河,到無煩天彩雲宮中,去謁佛母。」(得此老為嚮導妙極妙極)柳帝見禪師真誠,不忍郤之,遂跟隨到了叢林之中,有一小小寺觀,極其清幽,門上書「鳥巢寺」聯云:

 

    離開三界外,

    寄此一枝棲。

 

    進到內院,清清冷冷,真是修行之所,中間供得如來佛像。帝君與抱一向老佛參拜,又向禪師頂禮,各依次序坐定,小沙彌托出香茗,又抬出松子、柏子各一盤,(佛家況味)請帝君抱一餐食。食間說道:「現在道傳火宅,方外已無高僧,世尊久欲整理教規,而時勢趨向,難以挽回。」(不惟儒教墮落釋敬亦墮落矣)

 

    柳仙曰:「今日三教俱皆墮落,挽不勝挽,救不勝救,誠可歎矣!  老母這回頒演《蟠桃宴記》,指明大道真傳,冶三教為一爐,或能收效於後也。」說畢。即請禪師引路,禪師曰:「無煩天離此尚遠,有一便捷之路,可以頃刻達到;但要經無畏山,渡恆河,待我喚烏鴉來。」忽然飛來五箇烏鴉,結為羽輪,(真真奇妙)禪師說:「我領二位去罷」。遂向柳帝抱一拱拱手,坐在鴉群之上。

 

    柳仙、抱一忙跨上鸞鶴,只見眾鴉一齊用力,騰空而起,盤旋直上,鸞鶴幾飛趕不及,頃刻行了數萬餘里,已越過恆河,又飛到一山。禪師曰:「將到宮矣!」一同下了鴉輪、鸞騎、鶴背,各自整肅衣冠步行。抱一見山深林秀,麂鹿遨遊,松雞鸚鵡,聲聲唸偈,實是極樂仙都。路心都是白玉鋪砌,精美異常,(佛土清涼迥與世異)宮門上書「準提宮」三字,金光炫耀,左右有聯曰:

 

    化育無邊,無聲無臭至矣。

    禪機不息,不生不滅空如。

 

    連進兩層,俱是碧玉琉璃鑲砌,清涼淡雅,不夜天光,行至三層,有一菩薩在說:「鳥巢領來誰人到此?」禪師曰:「今夕柳仙奉  天皇敕令,領來神州乩生楊抱一,參拜佛母。」文殊菩薩曰:「今夕準提佛母,因世尊請去講法,將宮中四眾一切帶往聽經,命貧僧來宮住持;知柳仙要來參拜,命我授以經咒禪機,(早有安排)可即請進丹房來。」

 

    於是鳥巢領著柳仙、抱一先到殿中參拜佛相,又來參拜文殊菩薩,抱一見殿上書一聯曰:

 

    有情方作佛,

    無住即生心。

    丹房門聯曰:

 

    月到天心知佛性,

    風來水面識禪機。

 

    又要再看,柳帝叫道:「抱一、快來參拜菩薩,毋得癡迷。」抱一進了丹房,參拜文殊斯利菩薩,參畢,一旁坐下。菩薩命沙彌奉茶畢。即說準提咒曰:

 

    「南無三滿多,喃唵,三藐三菩提,詎茲喃唵,則唎祖唎,準提娑婆訶。」

 

    說畢,又謂抱一曰:

 

    「佛學淺易,禪理幽微,有法而亦無法,有經而亦無經。若云:有法,法在何處?拿法來看。若云有經:將經來用?是故萬法惟心,心即是佛。佛即是心,心能造佛,佛在乎心。經由心生,經即是心,有經無心,有心無經。渡河用筏,過去棄舟。捕魚用筌,得魚筌忘。不玄不妙,不幽不深。達摩東渡,一字也無。無無而有,有有而無,無無既無,湛然常寂,寂無所寂,是名真空。空無所空,無臭無聲,還之太虛,與天同體,與化同流,是為圓寂,是為長生。」

 

    言訖,拿出舍利子五百顆,菩提珠五串,以一串賜抱一,其外令帶回壇中,分給諸生。又謂鳥巢曰:「尚煩將柳仙楊子送歸。」於是三人告辭菩薩,出了大門,依然乘著鴉輪鸞鶴,仍由舊路而回,到了鳥巢寺,又辭別了鳥巢禪師,回至壇中,時至三鼓,柳仙王帥回宮,諸生亦各安息。欲知又遊何處?須看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柳仙演講妙法,的是上乘真宗,勿以老生常談視之。

 

⊙文殊所談禪悅,非解人莫解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