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十九回 祇樹林長老歎世 妙香國菩薩度人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28   评论:0

岳忠武王降壇詞 調寄:高山流水

 

龍華三會辦收圓,度皇胎,齊上蓮船。慈母倚門閭,時時望眼雙懸,期靈種返本還原,諸仙佛領旨,同齊下界,講妙言玄,時常敲法鼓,驚不醒癡頑。

今年蟠桃記頒演,要上下碧落黃泉,遊極樂、蓬萊閬苑,兜率陀天,洞空地府與禪關。著書篇,喚醒殘零九二,莫負奇緣,趁時機,各人催馬快加鞭。

 

【傷心世道,悲天憫人,化為甘露霖蒼生雨。】

 

濟顛禪師降壇詞 調寄:玉蝴蝶

 

破衲斜披倒掛,手揮塵拂,又下天堂。滿眼青青楊柳,夏日風光,紅塵夢癡迷未醒。靈山約慧業誰償?想奇方,要將九二,度轉回鄉。

休忙。雲頭睡覺,花間酌酒,月下乘涼,慢慢臨鸞,沙中飛篆大文章,好著成蟠桃宴記。用他作普度慈航,各思量,瑤池歸去寬慰親娘。

 

【我的心曲告與人知,原人醒醒莫再癡迷。】

 

    卻說抱一連去遊了兩夜,精神虧欠,今夕又命妙一往遊,安排已定,時至亥初,壇中諸子一齊候駕,岳武穆帝君首先降到壇中,對諸生說:「現在正是三期普度,收圓的日子,已經攏了,而原人迷昧,上岸無多。有上岸、仍復墮落下去者,亦屬不少。  老母是以日夜憂思,要設奇方妙法,將九二原人,圓圓滿滿,一齊度轉回家。這部《蟠桃宴記》是  老母全副精神所貫注,全一李師弟,果然不負所託,他日書成,順甯各善壇之功善不小。而洱源從事各子之名,亦與之而不朽,尚望再加努力,策勵進行。(尤望趕速辦理,印刷流通普傳。)

 

【能體行斯記即是  慈母之孝子,若廣流傳造福無量。】

 

    吾有一段歌詞警世,唱與諸子聽聽:

 

    「岳鄂王、臨壇將歌唱。勸民國、偉人諸將相。鬧革命、已經廿餘年。胡不將、國家整停當。

 

    都只為、自利與自私。(病根在此)未曾把、公益掛心上。假美名、說國家共和。究實際、行割據分散。

 

    雄強的、把弱來併吞。陰謀者、各自懷詭詐。(病勢已成)此登臺、彼即起野心。彼下野、他又懷異狀。(究竟誰人愛國)

 

    毫無點、國家的思想。全沒有、立國的氣象。(可歎)論政治、卻擾亂紛紛。論道德、已完全淪喪。

 

    論文章、已墮落深淵。講實業、徒取點虛架。(可悲)訥軍政、是武人專橫。論人才、無幾箇精幹。

 

    學校中、專門講自由。風俗偷、完全重時尚。(可泣)奢靡麗、通中國皆然。染惡習、廿四省一樣。(可憫)

 

    講的是、父子要平權。論的是、廉恥齊掃蕩。(可誅)常常見、革命起家庭。每每有、蕭牆生異況。(可殺)

 

    外患來、不問復不聞。(為些甚麼)內訌起、愈剿勢愈大。(果是何故)常見爾、兄弟日參商。未見你、外侮來防範。(可惱)

 

    都只為、將根本摧殘。不具有、國家的志量。(可歎)都只為、自私的心長。無有那、人民的希望。(可恨)

 

    說愛國、只是口頭談。講平等、大家稱好漢。(可傷)有些人、效學石敬塘。借外洋、以為虎作倀。(可恥)

 

    有些人、將錢運外方,肥身家、造無邊孽障。(可哀)看起來、都是些內奸。無有箇、愛國好男兒。(可哭)

 

    無有箇、愛民真好漢。吾侯爺、今夕發牢騷。越說來、越發生骯髒。(我亦傷心)望偉人、從此一德心。

 

    正綱常、先敦本王化。(大本)定國體、無須法外洋。效唐虞、堯舜的禪讓。(太原)任賢才、舉伊傅皋夔。

 

    不仁的、他自然退讓。(大法)學校中、要養成孝廉。端士習、在講明禮讓。(大計)禁自由、塞亂階禍水。

 

    守法律、禁無親非上。(大要)臨辟雍、體養老尊賢,設訓導、主宣講文化。(大經)行夏正、重我農工商。

 

    聯保甲、暗把國威壯。(大政)兵裁去、內亂何由生?交有道、外侮何須伯?(大猷)民殷富、也不必圖強。

 

    教養足、自能與敵抗。(大策)吾侯言、句句是精良。吾侯淚、行行來吊下。望今時、中國大偉人。

 

勿當作、神奇的鬼話。平心想、細細的參詳。正道理、自然會現象。遵吾歌、行行體行,無外侮、也無有內撞。世界大同,太平景象。」

 

(讀此而不反省覺悟者尚得謂之人哉。)

 

【將中國的病完全說出,真是言言血淚,岳侯這片婆心有誰知哉!帝君忠義之氣,往來天壤不能泯滅,無時不以國事為憂。此歌沈痛切要,慷慨激昂,歌時已不知落下多少英雄老淚了。唉!】

 

    帝君歌畢,有無限感懷,說道:「吾帝此歌,為今日時勢悲感而作,實今日國家對症藥也。定一要將編在記中,不得以觸時忌而刪去之,記下,(民國偉人當體帝君心曲纔好)言訖。濟公降到壇來,唱了調玉蝴蝶,與岳帝見禮。岳帝曰:「今夕吾帝在此鎮壇,煩勞濟師領張生妙一去遊西天一番。濟公道:「是」。遂喚醒妙一,告別岳帝,出了壇門,各駕祥雲一朵,仍由前行舊路,經過五蘊山,直向西去。

 

    路上濟公謂妙一曰:「凡人欲上西天淨土,先須行過言五蘊山,但言五蘊山,甚不易行,必要清空五蘊,斬斷塵緣,無有罣礙,無有恐怖,無有色聲香味觸法,方能得到此間;若有絲毫牽罣,萬萬不能到此。」(可見作佛之難)

 

    妙一曰:「然則弟子何能到此?」濟公曰:「爾忘記了嗎?」妙一恍然想起,祖師當頭一棒之事,心中明白,也不再問了。(頗有慧心)祖師說:「我今夕領爾到雷音寺中遊玩,爾好好凝神定志,垂簾塞兌,不一時就可飛度恆河,經過諸天,超過靈山,到鷲嶺祇園了。」妙一謹遵師訓,如法行持,盤足雲頭,無人無我,也不知雲之來去,亦不與祖師接談問難,不知不覺之間,忽聽祖師說道:「已經過鷲嶺,要到祇園了,(何等迅速)師弟好好穩住雲頭,我們由此直到雷音寺,去謁牟尼文佛,然後踅回妙香國遊覽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聞呼,睜眼一看,見雲頭按落處,有無數古柏蒼松,琪花瑤草,風景清涼,無絲毫塵俗之氣,樹木之中,隱隱現出宮殿樓臺,異常莊嚴。(又是一重仙境)祖師喚道:「妙一吾師領爾去謁如來,好好整肅衣冠,跟隨吾行。」妙一行過佛都,又過了長春勝境,越行入深處,景緻越佳,一路靈鳥之聲,都是吟詠經偈,無罣無礙,覺得肺腑清涼,火氣全治。(感人最深)到了寺前,見前面照壁高聳,都是白玉石鑲成,大門巍峨宏壯,有兩位金剛值門,門上橫懸一匾曰:「雷音寺」三字金光炫耀,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念持平等開佛國,

    法演慈悲度眾生。

 

    濟公對金剛合掌道:「老衲領來遊生,謁見本師如來。」二金剛曰:「請進,請進。」妙一跟隨祖師,直往前行,一連進了數層,到大雄殿上,不見世尊。須菩提說:「世尊在衹樹園中瀟灑,禪師如有要事,可領遊生,由後門進園內往謁可也。」濟顛聽了長老之言,又領妙一由後門而出,去見世尊,見有些四眾、俱在樹下唸佛看經,悠然自得,西面山嶺上,有間茅亭,中坐三箇和尚,一樣年齡,一長老坐在正中,二長老分坐左右,盤足膝地,將到其旁,妙一聽得歌唱聲音。濟公曰:「好在這樹下打坐靜聽,莫要驚動他們。」只見左邊那箇長老歌道:

 

    「歎世人,夢昏迷,認假為真實在奇;富貴功名皆幻境,何須搞幹用心機?生前苦把銀錢積,死後惟餘孽債隨;快拋卻、出樊籬,莫歎無常日落西。歎世人,墮落深,偏偏撞入枉死城;酒色財氣煙迷性,戕傷元氣損精神。積孽無邊與山等,到頭枉自哭聲聲;快拋卻、早修行,免墮三塗悔不贏。歎世人,不知情,不趁時機出孽城;生老病死苦難避,誰將人我念除清。欺虞詐騙般般有,那管死後墮幽陰;快拋卻、早回心,免使輪迴日不停。歎世人,逞威權,不愛國家只要錢;土地人民皆棄去,內憂外患總徒然。圖謀我家肥身潤,害百姓叫苦連天;快改良、爾心田,免沈阿鼻墮深淵。」

 

    左邊那長老歌罷。右邊那長老,又接著歌道:

 

    「歎今世,讀書人,失了宗旨與精神;研究物質逞奇異,自由平等論紛紜。聖功王道全不講,廢棄五經起灰塵;快復舊、莫翻新,好把綱常名教振。歎今世,務農人,愛種洋煙自毒身;五穀養人他不種,芙蓉毒質當如珍,害人害己兼害國,養成黃種是病人;快改良、莫貪嗔,國民強健國怎貧?歎今世,做工夫,好奇矜異用精神;不造美良好用器,專造槍砲用殺人,飛機炸彈精技藝,這樣居心已不仁;快改良、凶器停;五洲化洽樂無垠。歎今世,眾商民,為何壟斷要獨登?輕出重入良心壞,銷售外貨使假銀。般般傀儡齊用盡,不知國本害煞人;快改良、秉公平,須知信義當堅金。」

 

    右邊那長老歌畢,坐在中間的,也歎了一口氣,歌道:

 

    「歎世上,眾修羅,搗亂乾坤大小魔;為甚全將禮教廢?不遵佛旨互操戈。一齊已入迷魂陣,封神臺下受磋磨;看爾等、可憐啊!往生帶業會彌陀。歎世上,眾原人,為何磨苦不回程?法門不二不常守,南無彌陀唸不誠。二六時中光陰混,三田荒蕪未勤耕;可憐你、這般行,蟠桃那得會群真?歎世上,眾教門,長齋道眾有紛紛;幾人飛三與掃四,能見如來面世尊。悟道參禪無法訣,專徒表面講虛文,可憐你、難出樊,日在紅塵浪裏翻。歎世上,和尚們,三皈五戒不體行;身在山門心在俗,不修因果明性心。五衷暗昧未空寂,那得西方面主人;可憐我、這法身,難度爾等出獄城。」

 

【三世佛歎世詞,老衲以三詩評之:富貴三春夢,妻兒密網羅。到頭誰替得,冤債積山河。珍重生花筆,多多種福田。休誇吾技巧,隨事使些呆。休要違天命,中天日已斜。旁門防誤入,一笑悟拈花。】

 

    歌畢,三人一齊起身,向西去了。濟公在樹下叩頭謝恩,謂妙一曰:「此三世佛也,我們得聽歎世歌詞,也不須再謁世尊了,老衲領爾到妙香國去遊。」妙一問:「妙香國在於何處?」濟公說:「妙香國是觀音大士修行處,為古時佛教最盛之區,中有香山,大士出家修行於其上。」

 

    於是二人邊說邊走,出了祇樹園。濟公又呼動雲仙,並駕祥雲,向東南行,到了一個地方,山峰雅秀,湖水瀠洄,蒼松古柏,遮日參天。濟公遙指曰:「那裏即是妙香國也」。妙一雲頭下望,看見這箇地方,與大理相似,大理古名妙香國,心中疑惑,問濟公?

 

    濟公曰:「大理在周以前,為興林國,又名妙香國,香山即是點蒼山。」又云:「雞足山」。實而按之,則香山即是雞足山,大士修行成道於此,後方往南海普陀、洛伽山棲真,而點蒼山十九峰上,峰峰皆有大士聖跡,大理為古妙香國確是不虛,雞山、蒼山孰為香山?固不必細辯也。爾我師徒,且到妙香國,朝見佛祖。」

 

 【在天成象,在地成形。天上仙境,而以人間古跡證之,著矣。】

 

 妙一見一路松蒼柏翠,柳綠桃紅,瑤草瓊芝,芳香馥郁,非常清雅,問祖師道:「香國城中,是那位菩薩所居?」濟公說:「此是大士之父,妙莊王所居之地。妙莊王香山修道之後,如來令阿難尊者,來此創設佛教,到了如今,佛門弟子,貪戀紅塵,墮落者多,不肯回頭,又兼下界歷受災劫。阿難尊者,慈悲憫苦,常常誦經超度,今夕我們得遇奇緣,亦未可知?」言猶未了,忽聽前面有木魚玉磬之聲,看看是在東方蓮花峰上小小庵中。

 

    濟公領起妙一,直到其間,見蓮湖岸邊,有無數穿胸、斷脰、折足、斷臂、破腹、穿腸,五臟六腑,現漏出來,污穢不堪,可憐不堪的,心生悲憫。說道:「此間既是阿難尊者在此主持,何不令當方土地,將此殘骸收拾,以免污穢天地?」濟公曰:「師弟不知,其中有箇道理,你看峰頂,來了那些和尚,箇箇手中敲木魚,擊玉磬,都向湖邊而來,其中那大和尚,身披袈裟,足穿朱履,手捻素珠,到了案前,端然坐定,巍然不動,大眾同聲一詞,口中稱唸《往生神咒》,聲音嘹喨,字句分明,唸了百遍,湖中蓮花,陸續放開,那些尸骸,亦漸能動盪,又再唸百遍,滿湖蓮花齊放,湖畔已死之人,皆能行動,(經功不可思議)在湖邊行禮,望祈超度。」

 

【往生咒的功效如是,世人宜知。】

 

    濟公與妙一在旁觀看已久,至阿難經咒唸畢,方上前向之行禮,並稱佛法之高。阿難曰:「現在三期普度,大劫重重,兵劫匪災,死者無數,其中佛門弟子,自投羅網者,亦復不少。貧衲心中不忍,特到此建立法會,借此蓮池,超度於他。(大慈大悲)今夕禪師領善人到此甚妙。」

 

    即命沙彌奉出冰梨一盤,雪藕四隻,請禪師、妙一餐食,欲留禪師到城中休息。濟公曰:「聖命在身,容後奉陪。」遂告辭尊者,跨上祥雲,飄飄回壇,武穆帝君,與全一、抱一諸子,尚在席間飲酒恭候。岳帝諭:「明夕須令定一前去,吾與濟公回宮去也。」未知又遊何處?且看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武穆警世歌詞,前半窮盡民國真象,後半建立條綱,純由至性中流出,故其詞悲壯激昂。

 

⊙三世佛警世各歌,節短音長,皆有妙意。

 

⊙大士甘露灑下血湖,變作蓮花,以度沈淪,阿難唸經,湖蓮開放,滯魄超昇,佛家法力,廣大無邊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