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二十回 張仙師訪求黃石 楊定一晉謁先師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37   评论:0

王大元師降壇詞 調寄:臨江仙

 

鳳嘴銀牙鐵面,赤心忠膽雷公,收圓會上大英雄,

封神膺巨任,救劫遍鴻濛。

來往香壇鎮攝,遨遊碧落天宮,難將逝水挽還東,

火輪行過處,鬼魅盡潛縱。

 

【自抒懷抱,自寫本能,無邊法力,情無限深。】

 

柳元陽帝君降壇詞 調寄:鳳棲梧

 

夜合花香芳草歇,首夏清和,照一鉤新月,

劍影橫空行俠烈,青青楊柳原非別。

救世心情難盡說,來對諸君,嘔吐心頭血,

不斷蟬鳴聲尚咽,閒愁增我心如結。

 

【即景言情,滿腔熱血,灑下塵寰。】

 

    卻說昨夕岳帝回宮時說道:「明晚命定一去遊,諸生遵照聖命,早早恭候,到了亥初,王大元帥臨壇鎮攝,柳元陽前來領遊,各到壇中唱了一調詞,也不說別的甚話,柳仙就將定一喚醒,說道:「今夕吾帶來瓊漿一甕,賞賜壇中諸生,師弟先飲上兩盞,可同吾柳去到廣野一遊,在壇諸子,請王帥在後賞給,爾跨上白鶴,我們師徒就此告別去了。」定一跨上白鶴,跟隨柳仙,出了壇門,恰好一陣微風吹動,鸞鶴騰空,直向翠微山而行。

 

    柳仙曰:「今夕遊覽各處,路程遙遠,事務繁多,我師徒在鸞背上信口唱箇歌兒,以解勞苦,師弟意下如何?」定一曰:「請仙師歌唱,弟子敬聽可也。」柳帝歌曰:

 

    「步虛空,真灑脫,師徒騎鸞與跨鶴。著書篇,遊極樂,洞空妙境諸幽壑。探玄微,言鑿鑿,都是長生不死藥。望世人,修天爵,貪嗔癡愛勿迷著,三期劫,真險惡,跳出深淵免墮落。定一子,閒雲幕,上到高頭好立腳。振精神,馭飛鶴,過了此關大快活。你看這浩氣彌綸,磅礡不磅礡?跳出紅塵孽海,逍遙不逍遙?快樂不快樂?」

 

【柳仙垂大金臂,提攜原人,所歌詞曲妙蘊無窮。】

 

    師弟你也唱上一歌,我師徒行歌互答,方纔好走,定一道:「弟子不識歌曲。」仙師道:「無妨,信口而歌可也。」定一歌曰:

 

    「跨白鶴,揹寶劍,隨從仙師遊上界。無縫衣,穿一件,至尊敕令隨身帶。演蟠桃,一記傳,以作收圓大紀念。叫原人,醒快快,休將利祿功名戀。好尋求,大自在,返本還原將母面。我今夜,儒冠帶,要到廣野文華殿。謁先師,聆訓誡,須將世風來丕變。可借我,功夫欠,手無柯柄嗟無奈!恐辜負這頂儒冠。寬衣博帶,難寫我一點精誠,常懷著心香一辦。」

 

【定一子抱負非凡,大道自任,胞與民物,刻不忘懷。】

 

   定一歌畢。柳師曰:「爾定一抱一負不凡,只要常存此心,定能達到。你看已到翠微山了,(來得匆忙)好好控馭白鶴,隨定青鸞而行,切莫錯過雲程。忽見收圓籌備處,定出一位大仙,帶著兩箇道童,那位大仙手執羽扇,仙童二人,各揹寶劍,也直上翠微山了。柳仙道:「我師徒催動鸞鶴,趕上他們,好與同行待吾呼他一聲,那位大仙要向何方而去?請等一刻,好與偕行。」

 

    只見那大仙停步站立說道:「後方來者,莫非元陽帝君乎?領來之子,可是定一麼?」柳帝遙應曰:「然也。大仙今將何往?」張仙曰:「吾要到橐籥橋商議要事,帝君師徒奉命要遊何處?」張仙曰:「現在收圓事件,辦理甚難,今日午刻,收圓籌備處,有兩箇混世魔頭,被收容隊,交到封神事務所中,二魔嚙牙切齒,憤怒填胸。(凶惡之極)說道:『我們是奉  前上皇敕命,下世擾亂江山,收取人民,為何把我二人無端受屈;難道前時之命令不准了嗎?』(未必上皇命他反悖五常)將封神事務所,鬧得不堪。

 

    我將彼傳到選仙場中,用好言安慰,彼愈倔強,說道:『我前在修羅天中,安然快樂,為甚  前上皇將我們遣下世上,收服惡徒,以充劫數,(祇是如此)如今惡徒將要收完,又為甚將我等陸續收回?(不將你收了還在了得)且我們了畢手續,反用封神手段,來待遇我們。(用你的手段來待遇你毫不苛刻)天語煌煌,難道要收回成命嗎?(天網恢恢絲毫不漏)抑或是爾收圓籌備處播弄成事,妒才忌能,(胡行亂搞毫無道德有何才能)收了我們五千餘人嗎?(方纔著手)真真可恨可惱。(大慈大悲)可是我們還有數千萬黨羽,在閻浮世界為我們報仇云云。』(死期將到了)

 

    彼等已將三綱五常,五倫八德,天經地義,淪亡殆盡,作了無邊惡業,害了無數生民,尚以奉命為詞,收為人事。吾為此事要到迎仙閣,與佛印禪師,東坡先生,商量辦法,定要到離恨天上,安樂島中,請求黃石公的上等兵法,收服強項修羅,以救人民之災劫。如若不然,收圓籌備處,且不能辦;這三會龍華的圓,就難收了。」(剝極必復理之,自然冥冥中自有主持。)

 

    柳帝說:「真是如此,廣野毗連離恨,我師徒即與張仙偕往。」命定一也去謁見那位黃石大仙,聽些道法,也是好的。」張仙曰:「好是卻好,但恐耽延,遺誤帝君公事,有干天罰。」柳帝曰:「就耽延時候,也是無妨,你我三人快快登程,請大仙上前,我師徒隨後。」

 

    於是張、柳、定一,一行五人,張仙與二道童坐著風車,柳仙、定一乘鸞跨鶴,霎時經過翠微山南天門,到了橐籥橋邊,各下了風車鸞鶴。張仙說:「柳帝君權且在此等候一刻,吾張進迎仙閣一去就來。」柳帝曰:「大仙請去,吾柳在此消閒敬候,可也。」一刻之頃張仙由迎仙閣轉來,身揹包袱,對柳帝道:「有勞帝君師徒久待了,此間隔離恨天尚遠,但不必繞道,可由天河左側,一直前進,你我三人各吟詩句,以解勞苦。」柳帝曰:「很好,請大仙先吟,吾師徒後和。」張仙曰:「如此得罪了。」吟曰:

 

   「君不見,紅塵世道亂相仍,修羅得意逞威能。又不見,九二殘零皆睡夢,浩劫頻臨不知悟,自己甘心遭陷溺,忍受顛連與悲戚。吸煙賭博逞豪強,作善修因不主張,白羊午會劫交加,那知為種自由花?無父無君等禽獸,綱常傾倒誰匡救?可憐墮落眾原人,不知返本面娘親。入壇入道只徒名,內外雙修不體行,寸善微功他不立,揚揚得意誇品級,如此要想赴龍華,神仙也賤似泥沙,而今道魔一齊闡,道大魔高互陶冶,阿誰砥柱立中流?捨身辦道輕王侯,挽轉狂瀾須努力,振紀扶綱立人極。試看誰人有主裁?巍巍鎮攝封神臺,吁嗟乎!波濤洶湧浪翻天,幾人得上採蓮船。」

 

【將叔李,人心世道,演成歌曲,用警原人,慈悲廣大。】

 

    張仙歌畢,柳帝接續歌唱,其詞曰:

 

    「張仙志氣貫長虹,劍影光芒耀碧空,五世相韓世貞忠,秦滅六國逞橫雄。當時無敢攖秦鋒,留侯孤憤鎖心中;博浪沙中鐵椎窮,潛匿下邳遇老翁。得傳兵法建殊功,滅秦亡楚安鴻濛;功成遠訪黃石公,從赤松遊煉玄工。長生永住蕊珠宮,奉敕收圓造大同,修羅混世起兵戎;封神臺下亂相攻,仙師惻隱心和融。再向黃石問始終?總為人間可憐蟲。吾今領遊上蒼穹,安樂島前拜下風,收圓事務知所從。」

 

【稱述留侯歷史,擊節高歌聲如金石。】

 

    柳帝吟畢,又命定一勉吟曰:

 

    「從遊上界遇神仙,跨鶴飛騰天外天,記演蟠桃宏普度,慈悲廣造採蓮船。我身知係幾生修,凡大得與上仙遊,長春世界都遊遍,歷盡瓊宮白玉樓。可歎癡迷偏不悟,修行未上西天路,自營業網自纏身,輾轉輪迴朝復暮。而今三會辦收圓,老母時將眼望穿,五蘊空明修佛果,蓮臺永證作金仙。」

 

【寫己身所經歷妙樂無邊,用以勸人慈悲可愛。】

 

    定一吟畢。張仙曰:「你我三人,一路信口高歌,不覺之間,已到離恨天界,那裏紅光萬道,紫氣千條,就是大赤天宮。吾仙丹房即在其中,前抱一曾遊其處。今宵要到安樂島,須繞過東北,你看那前面雲水茫茫之中,山林蒼翠,宛若盤螺,就是安樂島了。我們由瀛海超過,便到其處矣。」於是柳仙、定一的鸞鶴,緊隨張仙風車而行,霎時到了安樂島上。各人下了坐騎,徒步而行,一路瓊花瑤草,鳳穢鸞翔,十分幽雅。將到宮門,只見一小禪屝,半開半掩,門上書橫匾云:「安樂無為」左右有聯云:

 

    安然島上春風遍,

    樂此山中歲月閒。

 

【別有風緻】

 

    張仙說:「柳兄師徒少坐片刻,吾先上前通稟,又再出來迎接,子房直進禪房,見黃石公高坐禪床,道童左右拱立,子房也不敢驚動,只好跪地參拜,心中默禱叩懇之事。黃石公乃慢慢下丹,(高尚乃爾)問道:「有誰至此?」張仙曰:「弟子張良前來參拜」。黃石公曰:「單爾一人,或有人同來?」張仙曰:「稟恩師,有柳元陽領帶楊定一同來參拜,尚在門外等候。」曰:「請他進來,一併款談。」柳仙、定一,到了禪房,參拜黃仙。黃仙一一問明來歷,命道童取出冰梨、安棗、款待。席間,張仙稟明到島叩請之事。

 

    黃石公曰:「收圓大任,  關上皇負有全責,文、呂、大士、總理收圓,各迎仙閣,有爾等三教高真仔肩,(婉言推卻)吾老頭,天外閒散,不管是非,問我無益?」(如蒼生何)子房避席跪懇。黃石公曰:「此乃天機,非爾得私求於吾,吾念師徒之誼,賜爾三箇錦囊,到臨時時方准拆視。(何常忘卻蒼生)至收圓大事,將來  天皇召集眾仙會議,吾自有良策建議也。」

 

    又謂柳仙曰:「元陽道兄,你師徒對於收圓之事,雖有關係,而無全責。惟任代天行化,作中流之砥柱,挽狂瀾於既倒,將殘零度回一箇,就算一箇,你們功德也就不小了。」柳仙曰:「道末功淺、德薄、能鮮,敢不竭力,以負  母望。今夕還要領定一去到廣野,參謁至聖先師,既蒙仙師指教,就要告辭了。」子房曰:「柳兄師徒先去,吾在此少坐片刻也。」

 

    柳仙與定一,告辭了黃石、子房,仍然騎跨鸞鶴,離了安樂島,不過會極橋,由北踅還而南,頃刻到了廣野。路上定一問柳帝曰:「黃石公,的係古仙真何人?」柳仙曰:「赤松子也。古老仙真,時易姓名,因時降世,恐世人識破,漏洩天機。師弟於此,不可執著,若執著,則道難明矣!(此語打破世人迷團)你看已到文華殿前,快下了白鶴,整肅衣冠,跟隨吾來。」

 

    定一敬謹,隨柳帝過了義路、禮門、致中、致和、四道排坊,沿途古木拔地參天,蒼勁特立,觀之有森森之象。到了大成殿前,照壁屹立千仞,(夫子之牆數仞不得其門而入,不見宗廟之美。)由左邊聖域坊入,行過櫺星門,有兩位先生接著說道:「二君莫非柳元陽帝君,與楊子一否?」元陽帝君答道:「正是」。「那麼先師待子久矣!請進」。遂跟著二人進了櫺星門,又到大成殿上,懸匾曰:「道集大成」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祖逑堯舜,

    憲章文武。

 

    又有一聯云:

 

    至善極真修,歷四千年性學發明;無非博以文,約以禮。

    大同聞景運,遍九萬里聲名洋溢;猶是過者化,存者神。

 

    又由殿左側、連進數重,經過文華殿,直到杏壇宮中,定一見滿苑杏樹芬芳,杏實垂垂,一深紅淺綠,都是和氣春風。宮上書「杏壇」二字,四面室中,聞有金石絲竹,讀書之聲,真是聖域賢關,令人景仰不置。柱上有聯曰:

 

    尼山道脈傳來遠,

    泗水春風樂處多。

 

    那二位先生先入通稟,柳帝與定一在階下肅候,忽聽傳宣,柳帝、定一進殿參拜。宣聖曰:「元陽帝君領來定一,有勞了。請坐。」命膳夫出具蔬餵款待。(飯疏食飲水)說道:「聊以充饑」。定一曰:「弟子得叨盛筵,真是飲和食德矣!」柳仙曰:「弟子柳長春奉  天皇敕命,領楊生定一來到聖宮,叩請先師訓詞,用以化導世界儒生,俾其崇尚正學,屏黜異端,隆學校以端士習,維聖道以正人心,使士子儒生,歸於正鵠,敦倫飭紀,鄭重綱常名教,則先師之道未墜於地者,從此又大昌明。如日月經天,江河緯地,望先師示訓為禱。」

 

【陰陽剝復是天地自然之理,聖人已早知之,故不以力挽救,因其勢而利導之,聖功神化蔑以加矣。】

 

    先師曰:「爾元陽之言甚善,當此午會三期,正是儒門當令,吾也早見及此,曾將三千七十之徒,令其分性下世,維持聖道,挽救狂瀾。其奈劫運已定,人力難挽,魔氛勢強,道力薄弱。亦世風運會之使然。然不有春秋之衰世,而聖道怎彰?不有戰國之雜霸,而王道怎明?今日之勢,非吾坐視不救,蓋天地間有陰必有陽,有晝必有夜,有剝必有復,有否必有泰,陰陽旋轉,坎離剝復,自然之理。然天地壞,而人倫道德不能壞,乾坤改,而名教綱常不能改。此時不過如烏雲蔽日,而日猶能麗中天也。日不以烏雲之蔽,而損其明。吾儒之道,亦猶是也。縱遇虧蝕亦暫然耳。

 

【不經解釋,怎能打破世人迷團。】

 

    爾定一子謹將吾言記定,現在萬法歸一,三教歸宗,千門萬戶,共復一爻,莫謂諸魔混世,毫無補於人,毫無益於世;欲造成大同景運,誠非一人之力所能。有為淵敺魚者,有為叢敺爵者,有為湯武敺民者,各行各道,各盡各心。有道必有魔,無魔道不成,此中妙諦,惟在人之自為領取耳。

 

夫吾儒大道,學、庸已闡發盡矣!欲救世乎?則三教門徒,已佈滿寰區,時期未至,吾何言哉?爾定一校書有勞,今夕至此,亦屬難得,賜爾儒生、袍服一套,冠履俱全;(要教他冠道履仁)狼毫新筆百枝,龍涎香墨拾盒,高麗貢紙五十張。好學,顏子、心齋坐忘之工,守簞瓢陋巷之志。(令其效學顏子何等器重)定一百叩謝恩。

 

柳仙曰:「時辰已晏,弟子長春告別先師,領定一回壇去了。」先師曰:「好,公冶子送客出宮。」於是柳仙定一出了宮門,告別公冶子,上了鸞鶴,由便道回壇,霎時到了壇中,又是五更天氣矣。王帥說:「明夕是五老會議,須命抱一前往,吾與元陽帝君去也。」未知五老會議什麼要事?且看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留侯訪黃石,中有造化天機,為收天魔伏線。

 

⊙讀先師訓文,知聖道決不能墜,中國決不能亡,大道不經晦盲否塞,不能光大昌明,然必望後來之振作維持也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