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廿一回 東王公建收圓妙策 三丰子呈太極全圖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28   评论:0

王雷帥降壇詞 調寄:賣花聲

 

為演蟠桃,踏遍了雲程路,奉慈娘宏開普度;

殘零未醒,耽情入煙霧,墮紅塵,春花秋露。

任人呼救,彼前行不迴顧,直要到途窮日暮;

連連風雨,方歎歸期誤,只可憐,邯鄲學步。

 

【春夢迷人難將喚醒,奈何!】

 

柳元陽降壇詞 調寄:江城子

 

人間歲月去如流,纔春闌,又麥秋,插柳剛過,梅雨灑枝頭。昔日紅顏今變改,光陰速,逝難留。

金烏玉兔兩沈浮,互周遊,幾時休。昨夜韶光,今夕也難求。不趁少年修大道,無常到,枉牢愁。

 

【駒光瞬息人生幾何,精枯命盡後悔難追。】

 

    卻說王雷帥,昨夜回宮時說道:「今夕命抱一去遊,須要早早設備。」李、楊諸子不敢違誤,到了戌刻,王帥柳仙,仍又降臨,各唱了一調歌詞。王雷君曰:「今夕五老會議,尚煩柳帝領帶抱一師弟一行,吾雷在壇鎮攝。」柳仙曰:「是」。遂喚醒抱一說道:「今夕五老會議於無極之天,(很遠)  上皇敕令吾柳來領爾生去遊。師弟,今夕程途太遠,須要振作精神,不可委靡,路上也不用多餘問談,好好隨吾控馭仙鶴,到了南天門,又為酌量。抱一謹遵柳帝之命,出了壇門,跨上白鶴,鸞鶴飛行迅速,頃刻到南天門。柳仙曰:「五老會議,在無極之天,五行山上,不能乘鸞跨鶴,任意遨遊,爾師弟願去否?」抱一曰:「弟子願去,還望仙師設法領導。」柳仙曰:「師弟既願去,且將鸞鶴放在此間,我師徒各自步行,十里之外,又作道理」。乃邊說邊走,說道:「捨了鸞鶴,打起赤腳,學走十里,又再定奪。且試師弟,可能磊落,果振精神,自然活潑,正行之間,見那邊順著天河東岸,來了一人,頭戴逍遙巾,身穿無縫衣,足踏草履,腰掛錦囊,手中拿著一箇圈圈,行走如飛,口中歌唱,其聲已傳到此來。柳仙謂抱一曰:「爾試聽之。」抱一聽他唱道:

 

    「在蓬島,快活多,何故塵囂日夜磨?為我當初立宏願,普度原人出愛河。而今三會收圓促,關皇悲憫拯沈疴,《蟠桃演記》娘心喜,命我助筆著條科。我總要慇懃勸導,敲玄鼓,醒南柯,提攜靈根佛種,齊上大羅。」

 

【抱一遊冥己歷遍天都,俱是騎鸞跨鶴乘雲,馭風跨鳳乘龍,今夕令其赤腳步行亦妙。】

 

    柳仙曰:「師弟就歌詞猜猜,是那位神仙?」抱一曰:「弟子一時猜不出來。」柳仙說:「此仙久與你相契洽,聞其語即可知其人。」抱一曰:「那麼敢莫是三丰祖師嗎?」柳帝曰:「是了。他從那邊去,我們加力追趕。(瞻之在前)又恐你足走痛,待吾念動真言,教你行走如飛,勝過風車火輪迅速,你好好把眼睛閉起。」倏忽之間,三丰祖師又在後頭。(忽焉在後)帝君說:「吾昔年與諸仙鬥法,吾曾負純陽祖師,飛度南海,  上皇因封我為宏教真君。現在  關皇封我為右相,若非法力無邊,焉能如此。我們緩行幾步,三丰祖師就過河來,趕上我們了。」

 

【三丰道人與紹豫諸子相契已非一日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聽後邊歌道:

 

    「柳元陽,爾這樹精好猖狂,今夕顯道法,未免太誇張。纔見你在後方走,忽然又到面前鬧嚷嚷。將抱一領到清虛境,置身於無何有之鄉,誇你道法比人強,我來顯與你看,誰弱誰強?」

 

【神仙契洽如此,其淡如是,其真可為世法。】

 

    哈哈我來了。柳仙曰:「三丰道兄賜教了,此刻弟小施法力,不過鼓勵抱一,非是誇張」。顏子曰:『瞻之在前,忽焉在後』,此是顯明夫子之道,非自誇也。誇道兄也。」三丰曰:「是。學道原來如此,你真能循循善誘也。」柳仙曰:「道兄如此打扮,要往那裏去?」三丰曰:「今日五老在宮中商議收圓大事,  天皇命我去呈太極全圖。柳兄你領抱一要到何方去遊?」柳仙曰:「我也是奉命領抱一到那裏,聽五老的妙諭,我們同行就很好了。」

 

    行了多時,已歷了不少天界,但見祥雲繚繞,威光布濩,瑞彩紛披,到了有有無無之鄉,(高遠極矣)一路麒麟出藪,麋鹿遨遊,鸞聲噦噦,鳳翼翩翩,看不盡一切風景,已到五行山下,遠遠望去,瑤光晃耀,瑞氣無邊,真乃無窮妙景。(好仙鄉好妙景)柳仙吟曰:

 

    「彌羅天外境清虛,無色無聲妙自如;麟鳳遨遊呈瑞彩,悠然安適樂居諸。五行山外月華清,晃朗瑤光氣象明;足履無為微妙地,回頭更覺此身輕。三人同路有良師,師弟追隨好自知;腳步穩行休走錯,高山頂上聽玄詞。」

 

【寫景逼真詩亦清妙】

 

    三丰祖師曰:「柳仙之詩妙極了,一路吟哦,樂而忘倦,來此已是宮門。吾張先進去,你師徒緩緩而來。」抱一行抵宮門,見門上橫匾曰:「五行宮」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五行生萬物,

    六合運三光。

 

    照壁是五彩石砌成,由門望入,左右有樓,懸掛金鐘玉鼓,鼓樓進去,有牌坊一架,高四五丈,有三道券門,中門上橫書「無為自然」四字,旁有聯云:

 

    天地自然,生育萬物。

    陰陽鼓盪,運化三才。

 

    左右橫匾,曰:

 

    生育天地,

    運行日月。

 

    旁有聯云:

 

    造化無功四時成歲,

    陽春有腳六合為家。

 

    由坊望入,瓊樓玉宇,分為五層,又各分為五色:青者、純青。赤者、盡赤。白者、純白。互相照映,炫耀乾坤。(具五常之體,運五行之氣,現五彩之色。)抱一看得出神。柳仙曰:「師弟亦太癡憨了,隨到一處,必要釘釘入木,未免執著多了。」耳聽三丰祖師呼道:「五老有命,准柳元陽、楊抱一師徒,到廳列席旁聽,爾師徒快來。」柳仙曰:「吾領爾到廳,師弟不可造次,好好靜聽。」

 

【五老共論五行生剋制化之理,發明大道以便修士行持慈悲廣大,無等無倫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遂同柳仙到廳,端坐於諸仙之側,聽得:

 

    東方青帝說:「今夕會議多時了,須將收圓辦法釐定,以免  無極老母焦灼。」

 

    西方白帝曰:「今年太歲癸酉,乃是屬金,世上必有刀兵之劫,金又生水,刀兵之外,還有水災。此二劫恐難免脫,欲要收圓,必先減輕劫難,不然,這收圓就難辦了。」

 

    北方黑帝說:「吾乃水精子,專主水運,既是金旺生水,防有水患,有礙收圓。吾當減輕水災,化凶為吉。」

 

    青帝說:「吾主木運,木之母是水,爾老要減水劫,可將水量之多者,移來我本位,用以灌溉林木,水災不減自減。但所慮者,疾病發生,亦是妨害收圓。」

 

    南方赤帝說:「吾主火運,本年癸酉屬金,是我剋的,金若太旺以我之火,去鍛煉他,金質自然不燥,不惟兵劫可減,水患消輕,而諸種疾病亦不發作,自然不礙收圓了。」

 

    中央黃帝說:「吾主土運,位居中央,所旺在四時,金為我子,火為我母,所望善為成全,無少偏倚,自然有生無害,病從何來?災患既經減除,而收圓之進行,無妨礙矣。」(能知相生相養之理,相刑相剋相沖之道,而運化之,不惟可以卻病,兼可延年長生。)

 

    五老天尊各出己見,箇箇說得有理,與會仙真,咸皆聽呆了。元陽帝君歎息道:「九二殘零,其知五老生化之功否?」不禁潸然淚下。東方青帝立起身來,又說道:「各位所說,頭頭是道,無非是為九二殘零而計,吾今有一簡單辦法。」

 

    四老曰:「請道其詳?」

 

    木公曰:「在我愚意,現下白陽午會,劫難頻頻,乃是五百年定下的,我們大家同心合意,不可各有主見,一定要相生,莫相剋,就遇刑剋,須將化去,方能完成收圓大事。吾乃五行之首,四時主春,五行屬木,五德為仁,故吾先發一論:吾所主在木,木與金冰炭不相融,吾先拜箇下風,請白帝寬懷大量,不要剋制於我。將木培植蓄養茂盛,那就可以相生,從我輪將過去,四季接連,生生不已,那就好了。但是可有甚麼誓願?永敦和好,必得有箇主盟的,即請黃帝主盟,使我們金木交併,相和而不相戕。」

 

【水火既濟,金木交併是修行妙訣。此段全盤是,道學者細心參之。】

 

    黃老曰:「善。東西兩方,聯情結契,至好夙敦,收圓即易。」黃老說畢。四老同讚曰:「金木合併,返本歸真,天清地寧,宇宙肅清。」東王公又曰:「吾已先拜下風,赤帝、黑帝二位意下如何?赤帝主火,黑帝主水,水旺剋火則火熄,火旺燒水而水乾,互搆冤仇,罷休無日。吾勸黑帝勿令水泛濫,亦勿使漏洩。赤帝勿使火燎原,亦勿使火停息,須好主持,使之不大不小,水到火的地位,得感溫暖。火到水的地位,得感清涼。兩相親洽,毫無刺激,這就得善運水火之良策了。」

 

    黃帝說:「我來加一評語,坎離既濟,水火相生,天無厭穢,地無塵氛。」五老齊曰:「善哉!我們從此相生相養,永無冤仇矣。」東王公曰:「既是水火既濟,金木交併,四方和協,天地安寧,九二原人,就可安心修煉,趕赴龍華矣!」

 

    黃老說:「吾老頭也發上箇願心,爾四位同歸於好,吾也受你們之福。吾中央之土,以後不致忽燥忽溼,以土在人屬脾,脾不燥溼,得了中和,正氣運化,五行四方寧謐,疾病無從而生矣!九二殘零,趁著此時,認真修持,自然五行攢簇,五氣朝元,大丹不難成就。將來世界之上,五族共和,這箇收圓,纔算美滿也。今我們說得如此熱鬧,全賴東王公之力,這箇三會過了,又有四會,這六萬年過了,又有後六萬年,設後來我們子子孫孫,不能相濟,又將如何?我們想箇善方,終要傳之永久,怎麼纔能妥善呢?」(當局者迷)

 

【五行運化,五氣中和,五臟安位,疾病不生,加以修持,顛倒運用,金仙大佛,何難企哉。】

 

    五老正在凝思,似乎沒有辦法,三丰在旁看得此情,忽然想到我這個太極圖;是太上道祖所繪,特賜與我,教我用他指教仙佛人鬼,救度眾生。今夕  天皇命我來此,必有用意,待我打開錦囊,取出圖來,呈與五老,請他們詳細看看,雖是班門弄斧,也不枉我此一來。主意打定,說道:「五老天尊在上,小仙奉上太極圖,請五老觀看,此圖乃太上老君所製,指明大道方鍼,如有可採,則此六萬年之收圓,就可告成。後六萬年,亦是如此辦法。」

 

    五老觀圖曰:「善哉!爾三丰子果有見識,爾呈此太極,很合吾等之意。今吾五老,各主一方,未免欠圓。爾所呈覽之太極圖,純是圓形,無東南西北之方式,是教我們不要守方,而要守圓,好了。這太極是箇圈兒,圈內分別陰陽,一陰一陽之謂道,繼之者善也。一年如是,十年、百年、千年、萬年、亦如是,後六萬年之方鍼,於是定矣。三丰子有勞了,請稍坐。」木公曰:「我等坐久矣!各仙散會,吾五老掩門安息矣!」

 

【五老已是太極,三丰更以太極呈之,妙妙!】

 

    諸仙紛紛散去,三丰祖師亦不等柳仙去了。柳仙曰:「抱一師弟,五老之言,好好謹記,此時已屬五鼓,你打赤腳,何時回到壇中?待吾顯箇神通,將你變作一根捆仙繩,繫在腰間,送回壇罷。」帝君帶著抱一,頃刻到了壇中,說道:「抱一醒來,已經回到壇中了。」於是王帥與元陽回宮,未知明夕又遊何處?須看下文分解:

    總評

 

⊙東王公收圓妙策,只在五行運化之中,奇絕、妙絕。

 

⊙天地陰陽,生生不息之理,完全包羅於此回書中,修道之士,詳細參之。

 

⊙三丰呈圖五老,真是班門弄斧,而反能定後來道德之歸宿,妙極!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