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廿二回 收天魔桓侯破陣 伏精怪武穆興師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22   评论:0

王雷帥降壇詞 調寄:賀聖朝

 

九天擺齊萬仙陣,大地風雷震,靈根未醒,癡迷酣醉妖魔鼓釁。

殘零可惜遭蹂躪,說來有誰信?金雞三唱,真人崛起八方威振。

 

【天機祕密,寄與人知。】

 

三丰祖師降壇詞 調寄:望江南

 

人生世,都是苦奔波,驟起風雲無處避,

終身憂患儘消磨,歲月去如梭。

修大道,早晚唸彌陀,養我丹元培性地,

管他混亂擾妖魔,平居樂太和。

 

【顛仙妙句,警世入微。】

 

    卻說四月初四晚,王雷元帥駕臨到壇,對諸生說道:「現在正值收圓封神之日,修羅奉命下世,擾亂乾坤。設有迷魂、滯魄、天羅、地網,以及十惡、八邪、誅仙、萬仙之陣。(兇惡萬分)凡修行之人,犯著規戒,忘了八德者,莫不陷入陣中,難以面母。(可怕)或中了魔毒,隨波逐流,輪轉於六道之中,難以赴收圓法會。(豈不可悲)若犯了殺戒,定當上到封神臺。(豈不可歎)這回三次封神,三曹神聖仙佛同忙,非僅世上人民遭災也。現在天宮多事,昨夕協天界大演雄兵,廣野境十分戒嚴。(甚麼原故)今夕前去遊覽,須要十分敬慎,見幾而作。

 

    天皇已經下敕,特派桓侯大帝、武穆帝君、整頓雄師,前往協天、廣野,破陣降魔,想來又是一場大熱鬧也。今宵吾雷奉敕監壇,征討之事,與己無干,不過與各師弟聊說端倪而已。雷君言話之間,忽聽空中鶴唳之聲,三丰祖師飄然到壇,與王雷敘禮畢,說道:「今夕天宮有事,非常熱鬧。元陽帝君有特別差事,與桓侯去破陷仙陣。  天皇命老仙來領抱一,到協天廣野陣地遊覽,以觀陣勢,長些見識,看些熱鬧。師弟、吾師賜爾一顆定慧珠,鎮神丹,好好鎮定靈臺,大著膽子,隨吾師去到協天、廣野地面,看桓侯大帝、武穆帝君、收服妖魔,肅清道障。師弟快將渴睡蟲驅開,莫再在黑甜鄉裏鼾鼾得意也。」

 

【抱一老成練達,凡事精細,遇有為難之事,必派彼往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聽得,忽然醒來,起身向王雷、張仙行禮,說:「弟子昏迷睡夢,失敬了,還望恕罪。」王雷曰:「爾連宵辛苦,何罪之有?好好振作精神,跟隨祖師,去到天宮觀看陣略,以廣見識。」抱一曰:「弟子遵命。」遂同三丰別了王雷,上了青鸞,騰雲駕霧,不走陰陽界、鬼門關,直上太虛境界。路上三丰道祖歌曰:

 

    「騰雲霧,縱金光,頃刻萬里上天鄉。觀下界,甚悽愴,人民處處盡遭殃。地水火,風雷藏、刀兵劫殺與瘟癘。三界內,修羅狂,擺成惡陣甚猖狂。反八德,敗五常,自由平等亂紀綱。毀古制,傲天章,推翻禮教怪跳梁。任意做,亂主張,陷害生靈實可傷。協天界,擺戰場,存心惡險無天良。今夜晚,關天皇,特派桓侯破陣場。三丰子,喜洋洋,領爾師弟看端詳。長見識,寬懷量,師弟勿驚勿發惶。大著膽,小心腸,鎮定靈臺守性王。任魔魅,兇如狼,難以得近真人旁。細將他,誅仙陣,看歸來;好煉真常,好振紀綱。」

 

【人事變乎下,天事應乎,上讀此,歌可以知矣。】

 

    歌畢謂抱一曰:「師弟己至橐籥橋了,此間有天兵駐紮,你看那桿大紅旗上,是什麼名號?」抱一看看,乃是雷部將軍天兵督練楊。祖師又將抱一領到協天,一路上旗幟輝煌,乃是雷霆威武將軍王、廖,虎賁將軍趙、張,龍驤將軍關、龐,建威將軍黃、馬,各安方位。(旗幟鮮明嚴嚴翼翼)正中有座城,劍戟森嚴,一股毫光輝騰,(天兵所在)萬里其下,黑霧騰空,滿天殺氣,透出雲霄,陰風慘慘,令人害怕。內聞鬼哭神號之聲,更比地獄慘苦百倍。(真真可畏)

 

    祖師曰:「那城下、乃修羅魔首所擺之十惡大陣也,你看害怕不害怕?險惡不險惡?悽慘不悽慘?」抱一睜開慧目一望,見沈沈黑暗,又聞神號鬼哭,不覺連打了幾箇冷噤,幾乎坐不穩鸞背。對祖師說:「好利害,好利害。」

 

    祖師說:「雖然利害,但是邪不能勝正,現在  關天皇練有五常軍,八德軍,任彼妖魔翻天覆地,擺凶險惡陣,不過一鼓可破。(將來澄清海宇要望這些軍隊)你看西城上按著八方部位,旗幟鮮明,瑞氣輝煌,中有將臺,那部天兵,正是桓侯統帶之八德軍也。」

 

    『孝』字軍乃關興、張苞二將帶領。穎考叔為牙旗官,鎮住東方震位。『弟』字軍乃馬岱、趙孝帶領,顏真卿為參謀官,鎮住東南巽位。『忠』字軍乃史可法、周遇吉帶領,范仲淹為參議官,鎮住南方離位。『信』字軍乃文天祥、陶侃帶領,龐統為諮謀官,鎮住西南坤位。『禮』字軍乃寇準、張騫帶領,陳平為參議官,鎮住西北乾位。『義』字軍乃張巡、許遠帶領,李勣為諮謀官,鎮住西方兌位。『廉』字軍乃郭子儀、李光弼帶領,狄仁傑為諮謀官,鎮往北方坎位。『恥』字軍乃曾國藩、左宗棠帶領,胡林翼為參謀官,鎮住東北艮位。中軍統領八部,那杏黃旗下,乃伏魔大帝所在。你看那軍容威壯,軍律整齊,氣象鮮明,一派祥光瑞彩,全無愁慘氣象,井井有條,真可以操必勝之券。

 

【按著八方部位,有嚴有翼,的是天兵。】

 

    師弟跟著吾師,到了前面,隱在雲頭,去望望妖魔的惡陣內,又是什麼情形?吾身邊帶著照妖鏡,可以一望明瞭,但到雲端觀時,不可喧嚷,好好鎮定靈臺,收住神光,自然看得真切。」抱一領命,隨著祖師騰身縱起金光,在半空中駕動祥雲,用照妖鏡下照,見黑霧騰騰,陰風慘慘,神號鬼哭,內中俱是猛獸豺狼虎豹,奇形怪象,種種猙獰凶惡,異等凶毒之物,箇箇張牙舞爪,正待食人之狀,實為可怕。分為無數部落,旗幟上隱約可辨,有李、張、吳、黃、袁、白、孫、唐字樣,忽見一股煙起,祖師曰:「快去了」。遂拽著抱一,連縱幾道金光,出了陣地百里之外。(危險危險)

 

    對抱一說道:「這陣內都以惡毒之氣傷人,如中其毒,神仙難逃!其戰具俱用火氣毒物,十分利害。但邪不勝正,今夕  關皇命桓侯大帝,破之必矣!你看八德軍中,陣腳已經移動,我們師徒在此不便,吾領爾又到廣野,參觀五常軍一番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隨著祖師,縱起金光,霎時到了廣野,也不按落雲頭,見至聖先師杏壇宮外,有重重魔兵圍住。(危險)抱一大吃一驚,說道:「祖師不好了,杏壇宮被魔圍滿了。」(我也著急)祖師說:「無妨,我慧眼觀見先師與道祖在文華殿對坐,門人侍立,雍容大雅,毫無急容遽色,有文事者,必有武備。聖人以詩書為甲冑,禮樂化干戈。任彼魔兵險惡,其如聖道何?

 

    你看東南角上,瑞氣輝煌,騰空散彩之處,就是武穆帝君所練之五常軍,駐紮已經暗暗移動,必有用處。抱一隨師向東南而行,見旗幟飄揚,上書蕩魔先鋒牛。祖師曰:「此五常軍牛先行官也。前面五行駐紮,五色旗幟分明,即是五常軍。東方『仁』字軍用青色旗幟,乃宗澤、韓世忠帶領。西方『義』字軍用白色旗幟,乃王導、庾亮帶領。南方『禮』字軍,赤色旗幟,乃趙雲、姜維帶領。北方『智』字軍,用黑色旗幟,乃徐達、常遇春帶領。中央『信』字軍,用黃色旗幟,乃馬天君、趙天君帶領。岳帝坐鎮中軍,威風凜烈,軍容壯大,氣象光昌,無絲毫陰霾氣象。

 

【這般軍容,又是一番氣象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正在觀看歎賞,忽聽後面雷轟電閃,風捲沙飛,地震山搖,叫殺連天。(嚇人)抱一從未見過,驚恐異常。祖師曰:「此魔軍攻打文華殿、杏壇宮也。」抱一聽得殺聲震地,黑霧瀰天,雷電交馳,火光四射,十分害怕,幾在雲端坐立不住。協天方面魔軍陣中,突然一般黑氣沖天,天翻地覆,阻住雲頭,抱一在雲頭觸著穢氣,幾乎翻下。(十分危險)祖師一把抓著,將袖展開,把抱一藏在袖裏,急縱幾道金光,出了陣地之外。(三丰若不神通廣大必遭毒手)說道:「好利害,好危險。這些妖魔,造盡十惡八邪,收盡世上凶邪污穢不正之氣,製成無比毒物。吾若道德不高,今夕師徒,必然陷入此陣內。現在桓侯伏魔破陣,  老母命黃巾力士、白鶴童子,撒布天羅地網,此間不可久留,我且將抱一領回壇中,以免拖累,好來觀陣,以便乘機暗助成功。

 

【三丰領抱一觀陣,是作秘密偵探,膽大神通,是老衲欽仰。】

 

    祖師主意已定,遂帶著抱一以行,一路魔軍、天軍,殺聲震動,倒海翻江,鬼哭神號,行到南天,鄧、辛、張、陶諸將,把守天門,說道:「吾等奉三教聖人諭旨,  關皇敕令,桓侯、武穆軍令,不許佛仙神聖魔精亂走。」祖師沒法,將抱一從袖中放出,拿出  天皇令劍,示之,四將方放祖師師徒出南天門。陶天君曰:「三丰祖師到了紹壇,速請王雷回來相助」,祖師道:「是」,仍將抱一納入袖中,跨上青鸞,趁著風勢,頃刻到壇,袍袖一展,放出抱一。對王帥說:「此刻天兵、魔兵大戰,你我去助桓侯、武穆一臂之力,將妖魔收伏,如何情節?明夕來壇慢慢對諸子說明,也不勞諸生天衢往返,受怕擔驚,老仙也免當最大干係,猶覺較好。王帥意下如何?」王雷曰:「甚妙」於是抱一醒來,祖師與雷帥回天助陣去了。未知恒侯破陣如何?且看下文分解:

 

 總評

 

⊙三會龍華,是千古第一大事,此書亦當為古今第一奇書。

 

⊙魔軍擺十惡、八邪,誅仙、萬仙大陣,比封神危險。而邪不勝正,不然,善人無噍類,聖道淪湮,人皆變為禽獸矣!

 

⊙三丰祖師,可算神仙中之大探險家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