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廿六回 燃燈佛闡教東土 阿彌陀自在西天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29   评论:0

桓侯大帝降壇詞 調寄:洞仙歌

 

前三五夜,力把妖魔戰,血染衣衫餘彩絢。

協天界大破惡陣無邊,苦得俺神魂顛倒麻轉。

今宵閒自在,下了天階,來與諸生同晤面。

談敘舊間情,說果論因,同宜把收圓趕辦。

願諸君努力已修途,好共赴瑤池,蟠桃大宴。

 

【懾服妖魔方奏凱,相思靈種又臨壇。】

 

呂祖帝君降壇詞 調寄:臨江仙

 

為救紅塵浩劫,且離白玉京天,高歌一曲臨江仙,

三期開普度,午會辦收圓。

要把三綱整理,須將八德精研,《蟠桃宴記》好遊傳,

原人登彼岸,靈種出深淵。

 

【迫望原人,速登道岸,情見乎詞。】

 

    話說今早丑時,鍾祖吩咐,今夕命抱一往遊西天。今日恰是四月初八,釋迦生辰,定然大有用意,遂早早恭候,桓侯張大帝不久到壇,與諸生談些至情,勸令趕緊修持,莫失機會。談未數語,呂祖帝君降臨壇中,大帝降階相迎,然後分次序坐下。呂祖問:「記遊了若干回數?」全一子一一稟明。帝君說:「很好。今夕乃世尊聖壽,吾特來領抱一去遊西天,抱一休貪睡夢,快快起來,跨上白鶴,吾領爾去遊西天,謁見大佛。」抱一忽然驚起,向前頂禮說道:「弟子千罪萬過了。」

 

    帝君曰:「何罪之有?師弟勞神過多。吾師賜爾神丹吞服,以壯精神,好以登程」。即辭別桓侯,領起抱一,各跨白鶴,翩翩向西而去。行了數程,抱一鶴飛遲緩,追趕不及。祖師謂抱一曰:「你跨之鶴,豐羽健翮,較吾跨者精強,而屢飛趕不及吾鶴,因師弟猶帶凡體,身軀沈重故也。今夕要到西天,須經五蘊山,塵界天、欲界天、色界天、情界天、無情天、無想天、無欲天、小梵天、大梵天、光明天、光音天、化樂天、妙樂天、妙音天、始能達至大光明天、大光音天,朝見世尊與諸大佛,若如此而行,何時達到?我想我們且下了白鶴,在這五蘊山下稍歇,爾定定神氣,我整整衣服,白鶴亦使休息,休息。」(又想何法呢)帝君將衣一整,坐在石上,歌嘯起來。歌曰:

 

    「西方有佛號如來,高居上界妙音天,色空已斷無人我,無人無我極樂仙。三期會,辦收圓,燃燈分性到川邊。開普度,度有緣,老母促開蟠桃宴。又令滇西闡書篇,吾呂今宵領抱一,要往靈山,雲程羽鶴飛遲慢,且把法衣穿,袖裏乾坤施法力,抱一師弟且聽我安排,袖中閬,不動不靜,莫倚莫偏。須自在,放下眼簾,守住玄關,任他清風習習,流水潺潺,奔巖急雷,海倒江翻。純陽子縱身入上界,頃刻雲程八萬千,佛土莊嚴,琉璃世界,白玉樓臺在面前。將袍袖一展,一雙白鶴,一箇童兒出袖間,無滯無礙,無罣無牽。」

 

【今夕之遊,又是一樣辦法,灑灑自如,信口而歌,言皆妙諦。帝君將抱一白鶴,放在袖中口中,唱歌歌聲未竟,即到西天,神通廣大,真真無比。】

 

    「哈哈抱一師弟,你看這裏是什麼地方?」抱一曰:「弟子看此地如是莊嚴,想是佛土了?」帝君曰:「是」抱一問曰:「帝君將弟子納在袖中,好像另是一箇世界,寬寬大大,毫無苦惱,耳邊聽得帝君歌聲得得,風聲習習,不知不覺之間,就走了這許多地方,俾弟子不鼓翼而飛,不動脛而走,神通廣大,道德無窮,真令人感激無盡。」

 

帝君曰:「此小術耳,何足為奇?師弟快修大道,大道無所不包,得了大道,妙術無不能矣!萬不可學法術,而忘大道,誤己誤人,墮落苦趣。」抱一子方纔恍然曰:「弟子今夕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,茅塞頓開矣!尚請帝君領弟子參謁佛祖,聽些妙諭,用以警醒世人。」

 

帝君曰:「吾領爾至是,正為此也。」乃將衣冠重為整肅,徐步而行,路上行人,皆口唸彌陀,無思無虞,優曇滿路,婆羅遮天,路途坦蕩,無垢無塵。(境皆妙樂,人皆佛子矣。)走了一里之遙,現出一大寺院,寺門前有兩箇頭陀,負手行吟。抱一忙步上前,問道:「老禪師請了。」那兩箇口稱「阿彌陀佛」。抱一又問:「此寺何名?」禪師答道:「無為寺」問:「是那位古佛掌教?」答曰:「『燃燈』」今已分性東土,行化神州,將光音天中佛子,帶往去辦理午會道場,度九二原人,尚未回歸也。善人不必去遊,其中佛子,此刻正在參禪入定,(神已分性下世,舉皆坐禪入定矣。)不能來與善人接洽,若驚動了他們,反為不美。」

 

【勉人學道,而勿學法,可見道無不包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又指山頂高寺是那位古佛所居?禪師說:「那裏是阿彌陀佛主教。此寺路道周轉,可望而不可即,我們也難到其間,惟有稱唸佛號以表仰慕也。善人去雷音寺,問大佛如來,世尊自然告爾得知。」抱一聽了禪師的話,只得轉來,請帝君領去雷音朝見世尊。

 

【抱一此問,問出多少祕密天機,故不問不可,多問亦不可。】

 

    於是帝君領起抱一,轉過山峰,見一片宮闕輝煌,炫人眼目,四面雲霧呈彩,松柏參天,鸚鵡唸經,喃喃可聽,猿猴呈果粒粒珠圓。(好箇真如妙境)抱一呆看不已。帝君曰:「將至宮門,衣冠整肅。」抱一小心翼翼,趨步相隨,滿地瑞草靈芝,異香馥郁,祥光掩靄,瑞氣迎人。見一大照壁屹立,上書「淨土仙莊」四大字,大門書「雷音寺」三大字,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十方開普度,

    萬祖仰禪宗。

 

    金光炫目,匾下掛有丁香紅八寶彩一疋,上繡千佛圖像,莊嚴無比。

 

    帝君曰:「今日四月初八,正是佛祖聖誕,此時諸聖仙佛祝壽已畢,筵席未終,我師徒且去參觀各處,然後上大雄殿參拜世尊可也。」抱一隨同帝君。步人大門,轉過曲院,一一周歷觀覽,約有一十六層一十六院,前八層平列,後八層列成階級。前八層之中間,間以峻閣,俱是玳瑁為樑,琉璃為柱,瑤玉為窗,玉石鋪地,一層比一層精潔,一院比一院清涼,內中瓊花異卉,不知其名?

 

    兩廂房廊各署名字,曰:「斯陀含、須陀洹、淨室」曰:「正覺阿羅漢淨室」,曰:「大覺阿羅漢淨室」,曰:「金剛羅漢淨室」。各有講堂,再進一院,有五層樓閣,最上一層,乃是阿彌陀古佛參禪室,二層是燃燈古佛參禪室,三層是如來佛參禪室,四層乃是觀音、文殊、普賢參禪室,五層乃是阿難、迦葉、藥師、琉璃高等大佛參禪室。

 

【將諸佛品位敘述分明】

 

    後面最上最高八層,有雷神值守,皆可參觀。但吾帝俱皆悉知,最高一層,乃無極老母行宮,二層乃鴻鈞老祖行宮,三層乃準提佛母行宮,四層乃接引佛行宮,五層乃  宥罪上皇行宮,六層乃孔、老二聖行宮,七層乃  關皇上帝行宮,八層乃吾三聖行宮,俱皆互相連絡一氣啣接。(莊嚴無比)說畢。又領抱一由左花園而入,大蓮池中,開放紅白蓮花,見帝君至,無風自點頭。(這纔奇異)抱一深為歎賞,又隨帝君遊到右花園中。忽逢阿難尊者曰:「帝君駕到,失於遠迎。敬請帝君、抱一禪室小坐。」命沙彌取冰梨、雪藕、玄霜、玉液款待,飲訖。

 

    帝君問阿難:「世尊今在何處?」阿難說:「正在北廳款客。」帝君聞言,即領抱一到北花廳參見世尊,世尊正陪著眾客。帝君見面頂禮曰:「世尊今夕弟子晉壽來遲,還望海涵。」世尊曰:「帝君到了,請坐。請坐。」到了正廳,世尊與帝君敘禮坐下,又命抱一侍坐,抱一先頂禮,然後坐下。帝君向前稟曰:「弟子今夕領抱一前來祝壽,並為遊演《蟠桃宴記》以作收圓先聲,望世尊指示真詮,喚醒原人夢夢。」

 

    世尊曰:「現在佛教之衰,已達極點矣!空門和尚不守清規,吃葷破戒,嫖賭荒淫,經典不明,功課不盡,卑污狀態,難以形容,致為人所鄙棄。吾今言之,不禁歎息!龍華三會,彌勒掌盤,儒門當令,  老母先令燃燈下世,行化東土,指授心傳,承接十六祖之心燈。玄傳走馬,普度大開,先度萬靈真宰上岸,俾其各負巨責,撐舟引度。本月朔日,燃燈性返瑤宮,頒垂經卷,指示玄機,大興佛教,要將九二原人度轉,俾其得赴蟠桃,以慰  老母慈懷。吾亦差弟子到東土發揚淨土,收容修羅。彌勒古佛,即是阿彌陀佛,果大位尊,常住太極無為之天,逍遙自在,雖掌金盤,只以金光普照,不以金身普度。是以諸佛分性下世,各盡其力,輔助收圓,現下九六原人修道,須要注重倫常,夫妻為朋,子母為伴,不必入山修煉,只要克盡倫紀,內外雙修,即可證金仙大佛,一以矯空門之弊,一以息楊、墨之道也。(何得以空苦,誚如來耶!)

 

【世尊諭內,已將全盤天機,完全發洩,修士各覓真宗,加修勿遲。】

 

    帝君抱一回壇,好將吾言載在記中,俾空門和尚憬懍,九六靈根努力,共赴收圓,勿失機會,吾之望也。」

 

    帝君抱一叩首謝恩。世尊又命將香積廚中素筵,賜與抱一三席帶回,再賜牟尼珠六百串人,令帝君分給壇中善男信女,以作贈品,並為他日歸家之證物。抱一謝恩,遂同帝君告辭世尊,出了寺門。帝君仍將抱一納在袖中,霎時回壇,大帝與諸生還在拱立敬候,帝君乃將世尊所賜素筵,賜與諸生,牟尼珠亦分賜善信,其餘者留給順寧諸善士,一一辦訖,命全一道:「明夕仍令抱一往遊大赤天,須要早早設備。」欲知所遊如何?須聽下文分解:

 

 總評

 

⊙燃燈闡教東土,以一人而承三教心傳,掌三盤大道,天命所在,萬道歸宗。

 

⊙彌勒掌盤,只以金光普度,下以金身普度,學者須以不解解之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