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廿七回 兜率宮猿馬拴繫 離恨天烏兔遨遊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46   评论:0

王雷帥降壇詞 調寄:鳳棲梧

 

午會延康多浩劫,望爾原人,各自把心決;

立志修行情要切,瑤池宴上金仙列。

誤了時機腸枉結,難躲無常,地府泣嗚咽,

善惡兩途須早別,臨時免得愁悲噎。

 

【好趁時機,跳出樊籠,歌詞警世,語重情深。】

 

柳元陽帝君降壇詞 調寄:賣花聲

 

靈應山前,常聽鸞鳴,豫善壇,神仙歌嘯,

蟠桃頒演,說來真神妙,天與人同心相照。

兜率陀天,問凡夫可能到?領遊生登臨寄傲,

觀風玩景,探求玄中奧,漫歸來同人相告。

 

【清歌得得,高唱入雲。】

 

    話說昨宵呂帝吩咐:今夕仍令抱一往遊大赤天宮,諸生敬候,不久,王帥、柳仙先後降臨,順寧善長李衢仙稟曰:「現在蟠桃記,遊演未完者不過十回,將以足了周天之數,真是空前絕後之大文章,收圓之大張本,弟子感恩不盡。但弟子愚昧,癡心妄想,得隴望蜀,擬請帝君代為叩懇,再增數回,不知  關皇可賜恩否?」

 

    柳帝君曰:「書以益世,愈多愈好,只要諸生熱心毅力,無有不可。吾與王帥、代為叩懇  關皇  老母就是。至爾順寧各壇乩生,要好好煉習心印,方能司天喉舌,替聖宣揚教化。前日所來徐、高諸子,頂現白光,頗堪造就,所具表文,已達通明,不久必有好音捷報也。今夕要到大赤天中,路程遙遠,吾柳就領抱一,去遊離恨天了,師弟跨上白鶴,穩穩坐定,吾師喚動風伯,湧起羊角,我師徒可以扶搖直上,沖入九天。師弟正襟兀坐,不偏不倚,自然不簸不揚,逍遙自在。」

 

【司天喉舌,代天宣化,全賴乩生,乩生不良,則天意不能達,何由化民成俗乎?憑虛御風,扶搖直上,又是一番工夫。哈哈!】

 

    聽我歌來:「柳元陽、今宵奉聖命,領抱一、上遊大赤天,雲程相隔八萬四千里,何時始得到其間?口把真言來默唸,唵嘛呢叭口中言,石燕群飛來聽點,颼颼風起,送我白鶴舞蹁躚,頃刻之間達上界。行過塵欲色界、無塵無垢、天外天之巔,晃朗瑤光白玉闕,輝煌瑞彩靄南邊。抱一睜眼望,此地好遊頑。多少道眾,在彼燒丹煉汞養真鉛。水上火下,顛來倒去勤抽添,安爐立鼎,五行寶山下。八卦爐頭,架著鍋半邊。這箇拉拉扯扯,那箇抽抽添添。這方進火加炭,那方鼓風助燃,守定丹爐仗慧劍,伏魔工夫用得全;文烹武煉分內外,退符進火聽自然。最怕是猿子皮頑,跳出圈圈外。劣馬逸糟,不受龍繩來拘拴。這箇歌兒師弟須記念,莫再做癡呆,下了白鶴,走入玄關,正中進去,莫向旁門閬。」

 

【言言妙道,句句真詮,柳帝多情,引人入勝。】

 

    「哈哈!抱一師弟隨定我來,此間己是兜率陀天,大赤天宮,吾師領爾從正中大門直入,去面道祖,聽些法語。我步一步,師弟亦步一步。我趨一趨,師弟趨一趨。不可貪風玩景,上前落後,致心為形役,情為景遷,錯了腳步,步入歧途,不自知覺。」(叮嚀告戒)

 

【此篇文字,俱是玄微妙,道學者得了明師指點,方好照著行持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答曰:「蒙帝君將弟子領到此間,不費吹風之力,俾得睹無邊化樂,今又領弟子入大赤宮遊覽,弟子謹遵師命,循規蹈矩,緊隨趨步就是。」到了宮門,抱一見宮門對面屹立照壁,高入雲表,直書「大道無為」四字,宮門更輝煌高聳,上懸一匾曰「大赤天宮」,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道體無為,五行生萬象。

    神功默運,一氣化三清。

 

    由大門步入,路忽分作三條,(正旁只差一步,小心小心。)若稍不慎,便要走錯,抱一會經柳帝囑咐,更加小心必恭必敬,一連進了數層,寸步不差。忽然見,柳帝由塔中闖入,心下狐疑,錯過轉彎,(祇是一疑間,遂差了毫釐,謬以千里了,可畏!)就走入一箇花園裏面,不見了帝君,心中愈覺著急。

 

【楊朱泣路歧,萬世不得復。墨翟悲素絲,千生為所染。可歎!】

 

    欲想退,還又聽得園中有人笑語,鳥雀聲喧。抱一此時心中無主,意念紛馳,只好上前觀看,見園中桃花滿樹,流水潺潺,芳草綠耨,錦繡成堆,又是一般氣象,行至桃花洞口,見一石碑上書「天台」二字,桃花深處,聽得婦女嬉笑聲音,吃吃不休,草亭中又聽有呼盧喝雉聲,猜拳拇戰聲,歌吹聲,喧囂闐耳,心中驚惶,自覺上前不能,退後不得,自悔不遵師訓,生起畏難之心。

 

【大赤天中與天台相隔,多少一念之差,引出無邊幻境,可見幻由心生,真由理得。】

 

    是以如此,自己沈思,乃將萬緣放下,聽其自然,(幸有此轉念,不然流落桃花深處矣!)負手而行。有人呼曰:「抱一走入歧途矣。快快轉來。吾領爾去這裏一觀,方纔回見帝君。」抱一聞呼,回頭一望,乃是一箇道童,心中歡喜,乃踅轉回來,小心翼翼,跟隨這箇道童而行,見路上輪車轉動,他也不害怕,也不避讓;(若生一念,又輪迴矣。)道童怎樣,他也怎樣,深恐再趕不上道童,走錯了路,不能回家。

 

    直至一處,房屋極其深密,上書曰:「彌羅內宮」左邊拴著一箇猴子,右邊繫著一匹劣馬,猴子身上用軟索拴住,使他動彈不得,常在清幽明亮、琉璃靜室之中。劣馬亦復如是。抱一不解,以問道童。道童曰:「中有玄妙,善長見了帝君,帝君自然解釋與善長也。」二人邊走邊說,忽然帝君對面而來,說道:「今夕道祖往太虛天議事,不在宮中,師弟既已到此,再往離恨天化育臺上,縱目遊觀一番,師弟你可喜悅否?」抱一曰:「弟子甚為喜悅,還望仙師領導,並將彌羅內宮,左右拴繫猿馬之理,解釋與弟子得知。」

 

【入了玄門,處處都是玄妙。解人解之,昧者昧之,可也。】

 

    帝君曰:「此是天機,有無邊玄妙,非一言可能罄述,師弟已入善門,聞至道,坐工之時,也要將爾的猿、馬拴繫,方能得好佳境。若是三心、二意,私欲滿懷,撞來撞去,跳上跳下,何能寧靜致遠?孟子說:『學問之道無他,求其放心而已』道家教人坐禪功夫,先要掃三飛四,自在無為,不動不靜,聽其自然,順其自然,乃能得無上妙法。(以上是談道妙)況世界之亂,人心亂之,世界之危,人心危之。今道祖將猿馬拴繫於彌羅內宮,宥密之中,使之如如不動,常靜常清,放大光明,天下之亂自然息矣!」

 

【人將人心,變為道心,獸心變為仁心,天下何由亂焉?】

 

    抱一聽了,憬然大悟,向帝君百叩謝恩。帝君曰:「不用如此,隨我步上離恨天,到化育臺邊,展玩去罷。」抱一跟隨帝君,步上三層翠微,回看大赤天,光怪陸離,莫可名狀。翠微巔上,有一五色玉石高臺,臺上有箇八角亭,亦是五彩丹雘,十分清雅,到了臺上。柳帝曰:「吾柳神倦,在此几上,少臥片時,師弟無妨在此縱目觀一番,說畢、迷迷睡去,鼻息齁齁。抱一不敢驚動,在臺上四面周覽。

 

    忽見一片茫茫瀛海,恍如白玉,現出萬道金光。抱一定睛一望,見海面烏飛兔走,互相馳逐,此出彼沒,彼沒此出,好像走馬燈兒一般。(日月運行只是如此)抱一正看得出神,隨手往捉,忽然烈火一團,從波心湧出,抱一眼光受刺,登時眩暈,一物不見,吃了一驚。又聽有人歌道:「天地盈虛水一盂,往來玉兔逐金烏;弱水蓬壺行頃刻,桑田滄海變須臾。紅顏白髮般般老,翠繡黃童等等枯,誰識自然生化理?須於臺上悟真如。」

 

【陰陽造化,此詩包括盡矣。妙妙!】

 

    吟畢,哈哈笑道:「抱一看飽了麼?莫要留連,古往今來,如此現象耳。吾領你回壇去罷」。抱一曰:「弟子看金烏玉兔,跑來跑去,追逐不休,跑到弟子旁邊,弟子正在捉他,將要捉著,(何殊夸父追日乎。哈哈!)忽然一團烈火,湧出波心,將弟子眼睛灼射,眼淚雙流,(用警癡愚)正正蒙著眼睛,用衣拭淚;聽得帝君吟詩,心中憬悟了然矣!此刻時辰已晏,何時回到壇中呢?」柳帝曰:「風輪未撤,石燕尚在下邊伺候,教他倒運風輪,頃刻即到壇了。」抱一仍跨上白鶴,帝君又唸真言,旋風由上吹下,風止息,鶴停翔,已到壇中矣。抱一醒來,柳帝與王帥回宮去了,未知明夕又遊何處?且看下回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人心惟危,道心惟微,差之毫釐,謬以千里。學道不將人心死去,何以能成?

 

⊙抱一到無縫塔前,只是一疑,便入了歧途,若不將萬緣放下,何時轉得還來?可畏!

 

⊙抱一捉烏,何殊夸父追日?總是癡心妄想,可笑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