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廿八回 黑虎鬥金龍 青獅調白象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22   评论:0

王大元帥降壇詞 調寄:步蟾宮

 

收圓為著蟠桃記,老母傷心垂泣涕,

各宜試想倚門情,趁早尋歸家大計。

修羅今也歸宗系,三教大同有體例,

等原人上了慈船,慢品評甲乙次第。

 

【要步蟾宮,須探雲路。】

 

柳仙降壇詞 調寄:明月棹孤舟

 

枝上杜鵑啼不了,春風歸去韶光老,

降到香壇,閒情萬種,都只為原人擾。

今夜西天路不少,拋開俗障休煩惱,

參拜慈尊,聽些玄妙,莫使凡心纏繞。

 

【因物起興,念切度人。】

 

    話說是夕王元帥降到壇中,對全一說:「吾聞順寧有善信到壇,命他來見吾雷。」全一乃將林、魯、馬三人引至中堂參拜,王雷慰勞一番,賜以金丹玉粒,勉以速修身體,趕辦外功。諭訖。柳帝跨鶴蹁蹁到壇。與王帥見禮敘坐,說道:「今宵吾柳奉命,要領抱一去到西天參拜大佛,就要起程,一切閒話,也不重煩。抱一師弟快跟吾來,跨上白鶴,好以登程。」抱一稟曰:「弟子因飲食不慎,發生疾病,精神不足,望仙師賞賜妙藥,以為醫治。」柳帝曰:「不妨,待吾師手捏劍訣,向爾面上書一靈符,師弟病自然除去。(雖小道亦有可觀矣)吾再賜丹藥兩丸吞下,精神即可完足了。師弟穩跨白鶴,吾師唸動真言,催動白鶴,頃刻可到西天。師弟聽我吟哦,以養神氣。」

 

    乃吟曰:「坐騎白鶴上西天,頃刻飛行路八千;突過六塵升淨土,頓超五蘊出深淵。莊嚴世界人皆佛,極樂禪都物亦仙;抱一靈光須謹守,試看前面湧金蓮。」

 

【得了真訣,可以頓超聖域矣。】

 

    吟畢,說道:「師弟我們行了三萬餘里,恆河已經超過,爾精神不足,縱到無極宮,也是無益。爾前遊彩雲宮,未曾得謁佛母,今夕到此,可再往彩雲宮一遊,或者有些好處,亦未可知。」抱一只好遵依柳帝,去遊彩雲,將到寺門,忽見寺外塵土大起,松林之內,大風吹動,地震山翻,(佛國亦起戰爭耶)抱一大驚失色。柳帝曰:「爾好穩坐鶴背,令鶴在空中翱翔,好看熱鬧,以增爾智識。」(抱一的智識長了不少)

 

【西方淨域,境妙如斯,真堪尋味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遵諭下觀,見寺外有隻黑虎,伸腰擺尾,運起黑風,與左邊金龍戰鬥,左邊金龍,也駕動雲霧,敵著黑虎,將寺外山中蒼松翠柏,扯折下少,你來我往,或上或下,或左或右,很覺凶勇。(是禪機耶?是世態耶?)抱一看得入神,反將害怕忘卻,只是覺得好看,那龍虎鬥到難解難分之際,一位禪師,(彼何人斯)由內出來,兩手一伸,將龍虎擒住,(好容易)拴在寺外松柏之上,駕起祥雲,飛過西方。

 

    柳帝見了,馭鶴前迎,已趕不及,(失了機會)只好下了鶴駕,領起抱一,入寺遊觀,寺門有兩沙彌迎著,說道:「柳仙來此何幹?」帝君曰:「請師兄代稟佛母,說元陽領抱一前來參拜。」二沙彌答道:「剛纔守鬥龍虎,在門外爭食桃子打架,(只是打架)佛母出來,將他拿住拴起,駕著祥雲,往西去了。現在只有文殊、普賢二菩薩在內參禪,不知可曾下丹?帝君與善人儘管進去參拜可也。

 

    現在佛母趕辦普度,調集各處靈根,所有在生皈依淨土,一切修士,以及東土沙彌,有德無功之輩,咸皆調到此間靜坐,(哦西方亦是如此)  老佛母因調度乏人,將文殊、普賢二大士請到此間調度,觀音大士亦常來此與諸眾說法,南北花廳之內,俱有靜修之人,男左女右,各自靜修;以待收圓,赴宴蟠桃,然後各歸本位,安享佛仙清福。其靜修不力,六塵未淨,五蘊未空者,又照評量其功德,仍令下世,維持未來之世,去享人間洪福。此次收圓,關係最大,一收束以前,一開闢以後,上下關鍵的樞紐,就在此間。(何等鄭重)爾們頒演《蟠桃宴記》之人,俱是大有根器,不問而知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聽了沙彌的話,知道是箇菩薩,連忙叩頭。沙彌說:「我兩箇剛纔由東土回來,在此候門知客,無甚功果?」抱一請問姓名,笑而不答。(君其誰與去問燃燈定能知道)於是柳仙辭了兩位知客師,進了大門,到了二層,有四位金剛把門,柳帝將領抱一來遊情由,說了一遍。四金剛說:「難得正遇奇緣。」乃將引入花廳參觀,抱一見花廳中,栽滿花木,景緻無邊,玩賞不盡。四周房屋闊大,南北為正殿,東西為廂房,北廳正中,懸一匾曰:「大講堂」,旁有聯曰:

 

    萬法皆空參自在,

    一塵不染見如來。

 

    對面南廳正中,懸一匾曰:「觀妙處」旁有金字聯曰:

 

    常有欲以觀竅,

    應無住而生心。

 

【真是修行之所】

 

兩廂俱是靜修室,此時大眾俱已下丹,各在靜室觀書、誦經、寫字、作畫,抱一未便與他們接洽,乃步上北廳樓上參觀。(尋求如法)見正中有箇二尺許空心高臺,上現三朵金蓮,中位空著,兩邊坐著兩位菩薩,正在入定,抱一不敢驚動,慢慢的頂了箇禮,靜悄悄的,在一旁參觀,忽見左邊那位座下,現出一箇青色獅子。右邊那位座下,同時也現出一頭白象。(奇怪奇怪)由小而大,蹲伏不動,漸漸搖頭點額。

 

青獅張口露齒,如發笑狀。白象伸牙捲鼻,呈喜歡情。(倒也好看)兩箇眉來眼去,偷看二菩薩已大定,就輕移腳步,先站攏來,親親嘴,青獅搖搖身子,伸出舌頭向白象的眼上,餂了幾餂,後還本位,閉起眼睛,如有所思。白象如身發癢,將身立起搖了幾搖,就向獅子身上,擦了兩擦,用鼻子繞著青獅膊子,青獅又將膊子一縮,將象鼻夾住,有如生定一般。

 

白象將頭一擺,用長牙控著青獅的咽喉,青獅膊子一鬆,象將鼻縮轉回來,乘機用鼻吸著青獅鼻孔,跳了兩跳,跑還本位,動也不動。用眼偷看青獅,青獅被象拉仆地上,站了起來,搖搖頭,擺擺尾,舉起前足,跳了兩跳。白象退了兩步,也搖搖頭,捲捲鼻,擺擺尾,蹲伏不動。忽然舉起兩足,在地上蹲了兩下,與青獅撞箇響頭,又親箇嘴,青獅滾了一道,白象也滾一道。起來跳了幾轉,又各蹲伏不動,頑鬧半天,二位菩薩皆如如不動。(坐工要學如此)

 

【青獅調白象一段工夫,玄中有妙,妙中有玄。】

 

    抱一看得入神,忘卻柳帝在下相等,也不知身在何處?樂而忘返。柳帝等了多時,不見抱一下來,乃上樓去,見他呆坐牆隅,將他拽起,說道:「你病體未痊,如何呆坐此間?快下樓來。」抱一起身下樓,柳帝問曰:「爾何所見,直至留連忘返?」抱一告其所以。柳帝曰:「此亦禪機也。天地間鳶飛魚躍,流水行雲,皆是化機,會心人自能領之。(一語道破)今夕時辰雖早,爾精神欠足,吾領爾回壇去罷。」於是出了寺門,要尋歸路。抱一請曰:「弟子得蒙帝君賜我丹藥,又觀青獅白象,活潑天機,神氣已覺恢復,意欲再遊一處,以免明宵程途跋涉,尚祈仙師允准。」當下時近三更,抱一精神欠足,又無聖命,未知柳帝准否?須聽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門外龍虎互鬥,室內獅象相調,都是些道妙禪機,為世人說法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