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廿九回 羅漢談前世 大士示禪機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20   评论:0

柳仙西遊詞 調寄:春從天上來

 

佛土西遊,瞻貝闕珠宮,都是琳球,勝過天上玉宇瓊樓。遙望似金甌,聽梵音清徹,聲和藹,自在悠遊。晨鐘撞,驚三更好夢,睡漢回頭。

蘭若禪關淨土,要歷遍須幾度去還留。境界莊嚴,事情空寂,拋卻俗慮無憂。觀如來妙有,坐蒲團各自操修。笑紅塵一生麻亂,萬里封侯。

 

【寫西方勝境,指大道玄微,讀之如撞暮鼓晨鐘。】

 

龍女菩薩詞 調寄:兩同心

 

駕起蓮花,乘著星月,更漏殘夜氣央央,澗水清流聲汩汩。

趕元陽遊覽慈音,山中休歇。

別有要言分說,是長生訣。雲程看世路茫茫,中心傷癡迷咽咽。

再幾時普度收圓,有誰情切?

 

【菩薩慈悲,詞中昭揭。】

 

    話說抱一出了寺門,請求柳帝再領遊一處,以免次夕路途跋涉,當時柳帝猶豫未決,對抱一道:「我師徒且在此婆羅樹下小憩片時,我唱調西遊詞後,或歸或止,再作區處。柳帝將詞歌翠。中落下一朵蓮輿,輿中出來一位女菩薩,向前言道:「我龍女奉大士之命,來邀帝君,請領抱一師兄去到慈音寺中一遊。然後回壇,尚不為晚。帝君師徒,仍然各自跨鶴,隨我而行,頃刻便就到了。」

 

    抱一覺得行了十里雲程,雙鶴與蓮輿下落,已到寺門。龍女進去通稟大士,柳帝領抱一隨後進去,一連進了三層,到了第四層內,有一位金剛羅漢,邀著柳帝道:「帝君難得到此,今夕又領楊善長至此,應到丹房小住片刻,聊消箇氣,再去會大士不遲。」一面說,一面走,將帝君牽往北面禪房中去了,(有心哉,羅漢乎。)抱一只得跟隨其後,也到禪堂依次敘坐,抱一向羅漢行了一禮,然後坐下,那位羅漢,令沙彌奉茶設饌,殷勤招待,席間歎道:

 

老衲本是大羅漢,前朝下世為帝王,承繼明社把國掌,

立定君國好綱常,重興禮樂行教化,尊崇孔孟作主張,

專以仁孝治天下,五倫八德正紀綱。聖諭條綱重宣講,

頒行天下語煌煌,種族之間無惡感,軍民一體不參商。

興起中國舊文化,加以潤色俾宣揚,沿明取士文章尚,

考選士類用循良。不重嚴刑除廷杖,君臣上下以禮防,

治慕唐虞三代上,化民以德世光昌。政取寬平人易化,

超過元明軼漢唐,繼俺後者皆羅漢,尚有一箇未歸卿。

可恨修羅將世混,假言革命法商湯,顛倒衣冠禮敗蕩,

毀吾之廟坐吾堂。塗炭生民慘萬狀,操戈同室互戕傷,

鬧得中華真不像,無父無君淪夷荒。頭陀為此悲萬狀,

痛我衣冠禮樂亡,幸際龍華三期趕,佛仙下世挽瀾狂。

收圓期迫娘惆悵,蟠桃宴記闡滇疆,西天遊演書文降,

領導遊生柳元陽。俺今特把前事講,用勸人間眾善良,

人生第一忠孝尚,忠臣孝子萬古光。任他魔怪多伎倆,

愈趨愈險愈晦盲,為將根本先失散,不重道德重刀槍。

直以中原為鹿馬,你馳我逐爭疆場,此興彼仆無義甚,

只在勢利逞豪強。外仇國恥半邊放,誰把治道來匡襄?

三民五權講得響,隔靴搔癢亂發狂。國情國俗不體諒,

國本國性不參詳,國威國勢不張大,民恥民德不提倡。

襲人皮毛為高尚,食人餘唾為瓊漿,物質未見有增長,

精神先已受損傷。猶說清朝專制創,束縛人民將國亡,

不揣其本誠堪歎!總為生民受劫殃。俺是西方阿羅漢,

早早跳出孽波塘,奉了母命把世下,公案尚未消清償。

三會收圓方結帳,結了帳後免愁腸,無憂無慮離塵網,

永住西方極樂鄉。再不下世罹苦難,逍遙自在樂春長,

寄語修羅休混帳,天運循環在彼蒼。什麼帝王與卿相?

雞逃果報理昭彰,要躲無常離苦況,速修大覺證金剛。

法身天地常來往,時拜如來大法王,這篇言語非骯髒,

大家謹謹記心旁。中華帝國千古仰,文物衣冠冠外洋,

復還古處莫虛妄,五倫八德振綱常。人人能將道德講,

世風於穆俗純良,五洲咸歸儒統化,大同盛世現中央。

老衲言詞非虛妄,經邦治世大文章,抱一好好記毋忘,

載入宴記廣傳揚。狗尾豬頭人歌唱,鯨波鼉鼓盡銷亡。

 

【此歌皆治國之大經、大法,此羅漢蓋亦非尋常人也。現身說法,歌之中具有多少深情,非比世人私心自用也。】

 

    羅漢歎畢。再令沙彌捧茶奉客。又出波羅果贈與抱一,俾其帶回壇中,分給壇內各生,柳帝辭了羅漢,又領抱一去面大士。到了正殿,人聲寂靜,欲要轉回,龍女向北漏閣轉來說:「柳帝在何處耽擱?吾在此間久候矣!大士慈尊不在正殿,今在北廳調度,命我再來接引帝君師徒,快到北廳。」抱一跟隨帝君、龍女,到西廂靜室中坐下,龍女命沙彌奉茶擺果。

 

    大士進來說道:「今夕柳仙抱一有勞了,用點茶果之後,帝君在此寬閒,抱一與我到丹室,看看那些發現的工程,以作參證。」於是抱一辭了帝君,跟隨大士,進了北廳,大士對抱一說:「這班靜坐之人,吾慈已編為等級,以便調度,由甲乙以迄庚辛,共有八組。每組一百人,共計八百人。(也算不少)師弟由甲組看到乙組,聽吾調撥他們的坐法,一一記在心中。若見怪體,不可發笑,不可作聲,不可大步,不可粗心,禮儀不慎,護法察糾。囑畢,升上樓去。抱一捷步跟隨,先由後而前,抱一見坐位井井有條,用彩繩分開間隔,琉璃鐙球,照耀四方,十分明朗,空氣溫和,微風蕩蕩。

 

    梯頭所坐的,乃是辛字部位,抱一看這部的工程,是初步工程,

覺得不好,有頭下垂的,視低的,身不直的,腳盤不穩的,口津流出的,腰彎的。大士一一撥正,輕輕說道:「頭要抬高,眼要視平,身直坐穩,塞兌身正。」又說:「主人那裏去了?執著太甚。」四箇大雷神往來糾察,非常嚴謹。大士指著二人說:「他兩箇工程平正,將提入甲字部。」(由辛提到甲必是孝子仁人。)又領抱一看庚字部,抱一看了這庚字部的人,坐勢穩定,法訣嫻熟。大士指一人說:「雙目夾照」又指一人說:「光放遠了」。又指一人說:「要觀自在」,又指一人說:「莫要助長」。說畢。

 

    又向己字部、戊字部調度,此二部中,氣機大發,有哭的、有笑的,有震動的,有舞蹈的,經大士一撥正便止。抱一請問妙法,大士曰:「爾師調度法中已完全有了」。又領抱一看丙丁二組,抱一見這二組的人,工程上下也差不多,此時皆已垂簾,如如不動,中有數人,忽然動盪。大士說:「法輪轉要聽自然,勿助。」有數人昏昏迷迷,大士說:「勿忘」。又領抱一參觀甲乙二部,大士說:「細心觀察。」抱一初見他們坐得巍巍,面紅筋脹,頭皆微仰,迴光返照,忽有幾人聲如獅吼,息息相吹。有幾人頭縮入脊,如龜蜷屈。有幾人嶢嶢不動,一息不生。有幾人鬚眉直豎,目瞪如鈴。有幾人如如自在,妙有無為。各呈一種現象,各放一種光華,一箇與一箇不同。抱一心中羨慕,觀玩不已。

 

【妙道真如,法訣指明盡矣。老衲亦徒批評也。哈哈!】

 

大士曰:

 

禪功在機,機在於目。平視空前,慎勿低矚,坐式宜穩,頭正身直,內外持平,上下一直,勿助勿忘,常念真佛,視聽無形,五行攢簇,四大皆空,遇真眷屬,無為而為,休近造作,自在觀音,方纔是佛。

 

說畢,謂抱一曰:「禪理、禪機,燃燈道人,已將完全頒下,普度世人矣。爾亦萬靈真宰中人,回壇好度人度己,趕辦外功、內果,力行八德,八德兼備,內功不難做成。有外必有內,有內必有外,若無外功縱然內功有點,只是開花不能結果。三期普度,道在儒門,不重孤僻操修也。爾好記之,刊入記中,此刻金雞將唱,吾命柳元陽送爾回壇去罷。」

 

【玄真妙訣,慎勿輕易讀過。】

 

    乃將抱一領到客房,與柳帝相會,柳帝辭別大士,領起抱一,出了寺門,跨上白鶴,不到五更天氣,也就回到壇中。說道:「明夕命妙一去遊,以節抱一之勞。所遊何處?臨時斟酌。抱一甦醒,吾與王帥回宮去也。」未知明夕又遊何處?且看下回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言皆經綸國家大計,心懷物與民胞,歌詞慷慨,氣度汪洋,這位羅漢,果何人斯?

 

⊙大士所示禪機,是一卷上等調度法,是三期普度救生船。

 

⊙修行要以八德為重,外功培足,內果方成,學者記之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