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三十回 瑤圃中蟠桃已熟 扶桑巔安棗渾園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15   评论:0

岳武穆帝君降壇詞 調寄:高陽臺

 

國勢垂危,人爭共產,無邊險象橫生。閒倚天門,每見逐鹿交兵,陣雲鎖處神號哭,殺氣漫來鬼亦驚,問修羅因甚?鬧中國不清平。

乘騅又下紅塵,演蟠桃宴記,喚醒原人,趁此時期,趕快積善修因。王侯將相終黃土,好煉就丈六金身,莫誤了三會龍華,這箇良辰。

 

【欲泣無淚,欲哭無聲,喚醒原人快出紅塵。】

 

張三丰祖師降壇詞 調寄:桂枝香

 

酒量未足,又降到壇來,高唱一曲,沿途榴花似火,蒲新柳綠,漁翁網撒煙波外,倚蒼葭欸乃相續。夏天明月,洱源風景,詩難盡錄。

乩筵燦萬條華燭,照千古聖賢,一堂瞻矚。暢飲開懷,多酌兩杯醽醁,人生歲月如流水,何須為利名縛束?脫離孽網,打開樊籠,無榮無辱。

 

【夏日風光,寫來如畫,仙几晤對,其樂何如。】

 

    話說昨宵柳帝回宮時,吩咐今宵命妙一去遊,以節抱一之勞。全一、特一遵照辦理,早早恭候,忽然岳帝降臨,唱一調高陽臺詞,悲歌慷慨,壯懷激烈,英雄氣概,宛然如生。諸生莫不感動,又飲了兩杯酒,將前戰廣野的事,說了一遍。又道我們中國,是世界文明古國,文物、衣冠、禮樂,為世界先。今日外洋物質學,咸皆由我國發明,傳人外國。(新人物知之否?)今青年不知,羨彼物質,失我精神,真是棄我玉寶而食人餘唾。把國家鬧得不堪,人民苦得不了,聖賢仙佛屢勸不聽,招來重重大劫,這幾年來中國天災人禍,紛至沓來,可謂極矣!(反說天公不仁豈不可悲!)

 

中國仁人志士深知改革之非,專橫之毒,無道德之可畏,棄綱紀倫常之可危,有欲提倡國學,注重八德,以挽頹波,然皆手無斧柯,徒喚奈何!其有勢力者,則消極太甚,皈入佛門,只冀唸佛能超淨土,往生西方,作自了漢,(也是可悲)亦非正軌。我看今日之中國,並無有人負點責任,設若鬧到亡國,這些妖魔,也不任咎,人民更不任咎,說來真是可歎!可悲!令人實在傷心不了。

 

這部《蟠桃宴記》,定一編時,總要將聖賢仙佛,勸人救世之苦口婆心,曲曲傳出,一以促進原人快登道岸,一以驚醒魔眾急早回頭,一以收束巳運小康之治,一以開創後六萬年道德大同,與政治規模,(此書有如此關係定一責任豈小哉!)若能上下千古,又是一部大好奇書,師弟好好編輯,勿負老母 天皇盼望,將來實報不小。」定一奏曰:「弟子盡心竭力,不敢稍違,還望帝君開我心智,助我神思。」帝君曰:「吾賜爾益智丸吞之,自然思若湧泉也。」

 

正言之間,三丰祖師降到壇來,唱了曲桂枝香,唱訖。與帝君見禮,說道:「老道來遲了,帝君還要海涵。」岳帝命酌酒,與三丰祖師痛飲一會。祖師說:「煩勞帝君鎮壇,老道領妙一去東西一遊,妙一起來,鸞鶴任爾乘騎,跟隨吾師去罷。」妙一辭了岳帝,跨上鸞背,與祖師翱翔雲表,途中問道:「祖師領弟子往遊何處?」祖師說:「領爾去遊東西,或是西東。(顛語玄妙)不拘何處?」

 

妙一知道祖師詼諧,將就稟道:「就請祖師領我遊遊西東」。祖師說:「由西而東可,由東而西亦可,老道具有絕大神通,穩坐鸞背,我們由此超出三十三天之外,去到鬱羅蕭台之間,無生寶地之上;遊東也在爾,遊西也在爾。在老道想來,先遊瑤圃,後到扶桑。」妙一尚不知果遊何處?只得唯唯應承。

 

【具有這等神通,就可任意邀遊。】

 

    鸞鶴飛行迅速,漸覺日月星光皆在下面,(其高極矣)忽而瑤光晃彩,瑞氣無邊,不似中天景象,(別有一重天)祖師曰:「前面已是西方,  老母上莫去見了,免得麻煩。我們由此飛過,就到瑤圃之中,(想要偷桃去了)偷幾箇新鮮果子,嘗嘗解解口渴,也不去叨擾茶水,直將鸞鶴飛下圃中。妙一看此圃極其寬廣,樹木扶疏,梅、桃、李、杏、梨、荔、佛手、種種皆全,黃梅垂垂,紅桃纍纍,祖師折食了兩箇梅子,又食了兩箇桃子,謂妙一道:「你也折食兩箇,食了沒有贓具,不然飛瓊來了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不敢折取,祖師折了一箇付之。妙一方纔食了,(幸好早食)一鳥飛來罵道:「何方野道,敢來圃中偷食蟠桃?」祖師曰:「我奉  母命領妙一來遊瑤圃,看看蟠桃,可有熟了,方好催促原人,來此飲宴,我偷倒未偷,卻嘗了兩箇,又命妙一也嘗了一箇(說來有趣),味實在好,還覺熟不透些。(中含至理)請仙姑代我告知  老母,感謝感謝。」(把他沒法)飛瓊說:「你這騷道,實在賴魔得很,你為奉命領遊,饒你罷了。」祖師又說:「我還要折兩箇,帶到壇中,賜與諸生呢!」又折了兩箇,藏在懷中,就騎上鶴背說:「謝謝了。」竟直向西而行,說道:「吾領爾遊東極扶桑。」妙一問曰:「扶桑在東,須踅向東而行,為何一直向西呢?」(這真奇了)祖師日:「西之至極,即是東了,玄玄妙妙,你怎知道?」

 

    妙一恍焉惚焉,見前面樹木參差,青光熊熊一片蔥蘢之色,現於眼前。祖師曰:「這就是扶桑了,嶺上樹木清華,俱是異卉奇花,宛然三春景象,遙望嶺腰,宮闕輝煌,咸皆碧色,那裏就是『東華宮』,『一氣宮』。下面就是扶圃,再下簇聚山峰,就是蓬萊三十六峰,遙望茫茫白光,雲氣相接處,乃是瀛洲勝境。今夕我們作箇漫遊,木公老者,也不去會罷了。」

 

【一霎時間,走了多少地方,道外人就不知道了。】

 

    我略略講他的故事,與你聽聽:

 

    這箇木公,也是生物之祖,不亞於金母的。當初無極生太極,是先生木公,木又生火,火又生土,土又生金,金又生水,後金木合併,變象抽爻,木母、金公,又變而木公、金母,考其原始,都是主宰造化,不過修行歸家大路,非向西行不可。所以我今夕,領爾由西而東也。(卻有原故)

 

【無極是造化之母,生天、生地、生人、生物,又在五老之上,三丰對妙一所言,是因東西二字,解釋木公、金母也。】

 

    扶桑嶺上,桑樹最多,棗子、冰梨、蟠桃、俱有,此時我的肚皮又覺餓了,我領爾到樹下,一樣折食幾箇,以充飢餓。但要防守山青猴,此猴最凶,師弟要小心,不折也可。爾試看看這些果子,可有成熟,並山峰的景緻,好與不好,一一看在心中,回去對眾人講講,也是很好。前爾遊日宮,也曾到此,想忘卻了。(回應洞冥記)

 

    妙一聽了恍然大悟,於是走下嶺,去尋碧桃,見桑樹紅黑相間,有幾箇仙童,用筐採取。又見棗子通紅,離離滿樹,其大如柑,芳香撲鼻,欲採取數箇而食,又恐青猴望見,不敢動手。樹上忽有人言曰:「准你採取數枚,不准偷去。」(偷則不准妙妙)妙一細看,乃是青猴,遂採數枚,藏在懷中,又採兩枚食了。忽見前面最高峰頂,現出一參天大樹,扶疏可愛,以問祖師。祖師曰:「此碧樹也,上有金烏棲著,此樹遠現時已子矣!唐人詩云:『碧樹一聲天下曉』即喻此也。時已不早,吾領你回壇去罷。」祖師乃跨上鶴背,妙一亦乘了青鸞,又由東而西,蹁蹁飛行。祖師吟曰:

 

    「西遊瑤圃玩蟠桃,又到扶桑興更豪;頃刻東西周歷遍,神仙自在樂陶陶。西去東回又復西,雲程歷遍路高低;瑤光碧玉非吾取,帶得蟠桃贈與誰?」

 

    吟畢,即到壇中,哈哈笑道:「有勞帝君鎮壇了,內壇酌酒,吾與帝君飲上幾杯,就要回宮去了。」抱一奏曰:「現《蟠桃宴記》已遊了三十回,尚有數處未遊,天氣過於炎熱,生等難得支持,請寬假數日,又為遊覽,不識可准否?」帝君曰:「可。吾帝回宮,代為奏明  關皇、  老母就是,但此時期中,順寧李、高、徐各子,要好好習乩,毋誤功課為要。妙一醒來,吾與張祖師去也。」未知後遊何處?又看下文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《蟠桃宴記》是為三會收圓而演,是為維持聖道而演,為挽轉倫常綱紀而演,又非可作奇書觀,當作經傳讀也。

 

⊙收圓之期,到與未到,視蟠桃之熟與未熟為衡,此回當著眼細看。

 

⊙一直西行,轉到東方,證明天體渾圓,玄玄妙妙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