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卅二回 孝子忠臣登正覺 義夫節婦證金仙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46   评论:0

廣法真人降壇詞 調寄:鷓鴣天

 

闡化飛鸞數十年,垂書濟世演經篇;

洞冥寫盡心頭血,難把人心喚轉還。

空有恨,孰知然?救民得禍神歸天,

慈悲憫世情無已,又到壇中度有緣。

 

【聊寫生平事,告與世人知。】

 

三丰祖師降壇詞 調寄:杏花天

 

雲頭倒臥睡方好,忽聽玉皇傳老道;

洱源豫善壇開了,領遊生,毋草草。

白鶴風馳來得巧,酒醉笑談人絕倒;

阿誰同去天宮遊?南海中,除熱惱。

 

【逍遙散澹的是仙翁】

 

    話說昨夕楊生抱一去遊南海,於路上耽擱過多,未得會著大士金面,尊者將抱一領回壇中,對諸生說:「今夕吾領抱一,因在途中,觀看往生西方熱鬧,觀音大士,忽奉詔命去朝  老母,明夕可令妙一前去南海遊玩,必有最好佳音。」全一諸子,早早恭候,到了亥初,廣法呂真人降到壇來,說道:「吾帝仍奉  天皇敕命,前來鎮壇,諸生須要慎始慎終,現在宴記將已圓滿,所遊不過數夜,所演不過數回,更是緊要,尤覺關係,爾諸子要振作精神,不可生倦心、厭心、須戰兢自持,翼翼小心,自然得美滿之結果,收圓了。」(訓語極要)

 

【不惟唸佛往生,為善亦可往生。有始有終者,孔子以聖人稱之,良有以也。】

 

    諭訖,三丰祖師亦降到壇來,哈哈笑道:「我酒興來了,酌酒,酌酒,酒飲夠了,方好跨鶴遨遊,若無酒吃,我就在壇中睡覺罷了。內壇生奉酒,祖師飲了一甕,將妙一喚起,辭別了呂真及諸生,跨上白鶴,令妙一亦跨鶴,說道:「這兩隻鶴,其性極馴,隨人控馭,師弟穩穩騎著,莫倚莫偏,莫前莫後,任其飛行,頃刻便到南海。若騎坐不穩,必遭跌落,就懊悔不贏了。此刻老仙酒醉,要在鶴背上睡覺,你莫驚動我,等我睡夠,自然會醒,若擾我睡魔,愈擾愈難醒,那時你就要淘氣了。」

 

【瘋顛之語,盡是道要道妙。】

 

妙一聽了這席話,只得穩坐鶴背,不敢喚醒祖師,任隨二鶴飛行,也不敢控馭,隨其所止而休焉。那二鶴舒其羽翼,翱翔太空,沖上南天門,超過銀河,直向南海前行,妙一覺得鶴飛迅速,頃刻行經無數雲程,忽然俯首下視,見茫茫一片白光,汪洋無際,二鶴迴旋而下,到了岸邊。(自然而然,欲到即到,凡事先有成見,皆走私心自用。)乃是一大海,海邊有無數垂楊,海中鷗鷺鸛鳧之屬,在水面浮沈,悠然自得,妙一下了鶴背,呆看風景。

 

祖師豁然而醒,說道:「矇朧睡覺,又到南海,我們且在此柳陰下小憩片刻,等等可有人前來濟渡,若無渡者,老道又叨設法。師弟好好坐下,聽吾唱兩句道情,打動紅塵熟客,看可能驚醒世人春夢,遂拍動漁鼓,淵淵有聲,歌道:

 

南海岸邊敲漁鼓,聲音響徹魚龍聽;

世人都作南柯夢,箇箇迷頑睡不醒。

仙佛訓言全未信,公然畔道又離經;

五倫八德將廢盡,酒色財氣肆貪嗔。

一齊走入輪迴路,不向天堂一邊行;

為善修真偏不悟,毀賢謗聖逞才能。

作為無益誠堪痛,奇技淫巧競聰明;

槍砲精工殺人用,違反天地好生情。

釀成大劫難拯救,水火瘟疫無時停;

禍到頭來難逃奔,最慘劫難是刀兵。

妻為公兮產作共,室如懸磬野無青;

原人不醒南柯夢,沈淪不返我傷心。

延康末劫龍華會,誤了時機悔不贏;

我把漁鼓敲得震,世人聽了可作驚。

趕早快赴龍華會,跳出苦海上瑤京;

選佛選仙場上等,逍遙自在享長生。

 

【何時不把生民在抱,何事不為生民著想,歌音響入波濤,定有魚龍出聽。】

 

    歌畢,見海面撐來一隻小船,雙槳運舟,如飛而來,有人在船上唱道:

 

    「駕小船,渡有緣。到南海,上西天。朝佛祖,證金仙。蟠桃宴,坐金蓮。靈根佛子,快上勿延。」

 

    聲音止歇,舟亦攏岸,祖師一見,知是龍女菩薩,前來迎接。攜妙一上了小舟,二白鶴棲岸,龍女說:「昨夕大士去瑤池會議,此刻剛纔歸來,就命我前來接引,而祖師已先在此等候,還望恕我駕渡來遲之過。」祖師曰:「吾歌未完,而菩薩即至,恰巧恰巧,煩勞駕渡,已是叨恩不淺了。」龍女曰:「這幾日間,南海中來了不少善信,大士命其分班,在海中遊玩以養其活潑天機,然後送往西天,去請封號,我們路上或者遇著,亦未可知。妙一善長既到南海,海中景緻,細細觀玩一番,歸去告知世人,亦能鼓舞他們為善修因的志向。(也是不小功德)若不細細觀玩,如入寶山空手而回,亦深可惜。」

 

    妙一細心玩賞,初覺微風習習,波光瀲灩,荷花香氣,陣陣撲鼻,水面忽然現出五色蓮花,蓮葉紛披,掩映波光,雜以藻荇、菱茭、蘆蒹、荻蓼,各分港口,蘆中歌吹四達,仙樂盈耳,均係大洞鈞音,九天雅奏,港口出去,見一片白光琉璃如鏡,遠山倒影其中,樓臺殿閣妙好莊嚴,有若龍宮蛟窟。

 

【這好風光,不是善人怎能領略。】

 

    妙一請問:龍女薩曰:「此即香山之倒影現象,我們不久要到其處。」妙一又問:「港中是何等人歌詠奏樂?」菩薩曰:「此在生入善壇、入洞經會之善生,以及信女,到此補修內功,每當初二、十六,大士准其海中遊玩,此是遊玩南海之仙真也。妙一師弟,他們所唱的歌曲,爾要靜聽記著。」妙一道:「是」。又撐了一程,經了兩灣,妙一見前面有七八隻蓮船,次第撐過,輕舟穩駕,不畏風濤,遊行自得,首先一隻,中有二十餘人,皆是男子,在舟中朗聲歌曰:

 

    「南海樂,有無邊,人生在世孝為先,罔極深恩難報答,父母劬勞等昊天。趁早孝,莫遲延,問安視膳勿倚偏,愛日堂前承色養,免悲風木,免悵虞淵。全受全歸到百年,永證上品蓮。其樂陶然。」

 

【要知天上登真者,都是人間孝悌生。】

 

    歌畢,向前去了,又撐攏一船,約有三十餘人,歌曰:「南海面,泛仙槎,忠臣今得赴龍華;養真院內修真道,九九功夫日日加。參玄契,作生涯,克己休教一念差;修成大覺金仙體,往來自在不咨嗟。捍災患,衛國家,不生不滅,飲露餐霞,又看塵世別開花。」

 

【人間難得忠臣矣,南海猶聞忠字歌。哈哈!】

 

    歌竟,那五六船人,一齊去了,妙一接聽唱歌,咿咿、嗚嗚,辨不清楚。以問祖師。祖師曰:「這些人在生,皆能於八德之中,盡得一二端,體得一二件,又識修因入善,始能得到南海。又始能來南海逍遙。今夕他們無事,儘可逍遙,我們有事,難得自在。(較之我,反不如彼。)請龍女趕速移槳,快去面見大士,那時纔知真自在也。」

 

    忽然東南風起,凌空一陣,即到香山,舟已攏岸,出了蓮舟,步上普陀巖,行入紫竹林中,妙一聽得靈鳥靈禽,唸彌陀,賡禪偈,聲韻悠揚,妙化無窮。龍女上前領路,直到九鳳樓前,恰好大士與諸眾講法,剛纔下了講筵,遂邀三丰祖師,到正殿坐下。命侍者看茶。

 

    大士謂妙一曰:「爾生今夕來得有緣,昨晚  老母召我到無生寶地,會議收圓大事,方纔回宮,即令龍女前來接引爾師徒,知爾今夕,必要郅此遊觀也。現時正當午會重逢,收圓在即,  老母於此數日內,在瑤池召集萬仙,大開蟠桃勝會,一連十日,此十日內,將萬靈真宰職位封定,並將選仙、選佛,為聖、為賢,封神、封職章程,規定完好,以便燃燈住世古佛,遵照辦理。昨夕  老母,同三教聖人,五老天尊,西方各位古佛,已將選佛選仙章則定好。

 

    老母誥命略曰:

 

三期選佛,首重倫常,五倫克盡,八德無荒。一等佛果,一等金剛,一等羅漢,永證西方。正覺大覺,名號輝煌,孝子忠臣,果位嚴莊。秦漢以來,迄於清亡,所有忠孝,快樂天堂。不生不滅,參贊陰陽。義夫節婦,日月爭光。金仙上品,永證金剛。不生不滅,人紀人綱。若不修身,不盡倫常,鬼仙下品,難上天堂。(單辦內工者,請其改良斟酌。)體行八德,功果不臧,補修補煉,准上天堂。(各人認真)八德之中,體得一行,金剛羅漢,照功表揚。三等九級,按照品量,著明細則,切實參詳,特此告諭,十極八荒,無鞅聖眾,遵照毋忘。

 

【孝子、忠臣、義夫、節婦,得座上品蓮臺,上品果位矣。】

 

    大士曰:「此次三會收圓,不重世外清修,純重倫常大道,若外了倫常,歧外尋歧,幻中生幻,失了三教大中至正之理,又是三教之異端矣!楊墨之道,流出外國,勢力大張,今反流入中國,無君臣父子,要將人道淪亡。故此次收圓,要力挽「為我」、「兼愛」之禍,而維持後六萬年道德,以正人心。(三會收圓之要旨在此,蟠桃宴記之頒亦在此。)此  老母、三教、五老、諸佛、諸祖,共同表決,以五倫八德為收圓,治世大同之張本也。(世界各國,舍此不能立國。)

 

【正教異端,只差毫釐之間耳。】

 

    其細則雖多,亦皆照外功內果之大小高下,以為準則。至入壇、入善之人,舉皆三教門人,不可艷羨洪福,不可蔑視倫紀,不可廢棄八德,不可毀謗聖賢,不可分門別戶,不可妒賢嫉能,不可借道斂財,要遵燃燈住世法令,則三三歸一,萬道歸宗,三會收圓,世界大同,萬象回春矣。

 

【戒律森嚴,大齊懍守。】

 

    吾慈本擬到壇示諭,爾生今夕到此,特諭爾知,爾好好記定,回壇編入《蟠桃宴記》之中,切不可遺失。要勸同人速修倫紀,高證蓮臺,切莫遇緣失緣,自貽後悔。勉之!勉之!」妙一百叩謝恩。大士又曰:「吾慈歷任調度,查內功低劣,不經鍛鍊之人,皆係八德有虧。無有外功之人,墮入輪迴,皆係酒色財氣,吸煙賭錢之流。上封神臺者,又是逞強使氣恃勢,外功不高,專重意氣,未經辨別清濁之徒。若能造到聖賢、仙佛地位,四相皆空,人我渾忘,慈悲在抱,濟度為懷,彼雖不欲為佛,  老母不能不佛之。不欲為仙,  老母不能不仙之。聖賢亦然。故為聖賢,為仙佛,皆在我之自為。非人得而為之也。收圓期會已臨,諸佛屢請展限,此數日內,瑤池、金闕,俱很熱鬧。請祖師到壇,告之全一、特一,速於此數夜,將記完成,則諸子垂書之功德無量矣!恭喜,賀喜。他日果證蓮臺。」

 

【聖賢、仙佛、人鬼,皆人之自造,彼其如我何哉。】

 

    三丰祖師與妙一謝恩,辭了大士,大士又命龍女賜與妙一波羅蜜果一百枚,帶回壇中,分給善信,大士送出殿外,踅回。龍女菩薩,仍用蓮船將祖師、妙一送出南海,祖師、妙一辭了龍女,跨上白鶴,尋著舊路,回到壇中。時將五鼓,三丰祖師說:「明夕命抱一去遊金闕,早早恭候,妙一甦醒,吾與呂帝回宮去也。」未知遊金闕有何奇事?又看下回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物以希為貴,麒麟鳳凰,非有貴於禽獸也。五倫八德,人所當盡也,而眾人皆棄之,於是聖人貴矣。聖人者、盡人倫之人也。故不經倫紀之大破壞,而孝子、忠臣、義夫、節婦,何能特異於庸眾?何能永證乎佛仙?吁!既為人矣,而甘下等於禽獸,良可悲也!

 

⊙內功低劣,俱係倫紀有虧,金丹大道,何用他求?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