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卅三回 辦收圓品量階級 懲惡黨另立幽陰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31   评论:0

柳元陽降壇詞 調寄:鳳凰臺上憶吹蕭

 

三會收圓,延康午運,蟠桃宴會將臨,待原人靈種共上瑤京,永享長生極樂。毋憂慮,自在怡情,時期至,我將芳信寄與殘零。

行行,這回誤了,又十二萬年方得逢迎,歎輪迴輾轉,萬死千生,縱是人身不失,那能料得赴蓬瀛?須趁早,奇逢法會,莫誤前程。

 

【三讀此詞,三復此詞,華期已至,莫再遲遲。】

 

張三丰降壇詞 調寄:帝臺春

 

暮雲黑,燭影紅,群動息,月魄銜山,遙照人行,微光無力,約得道徒人兩三,閒到壇中弄翰墨,上鸞臺,發洩牢騷,寄紅塵客。

心茅塞,愁如織,恨修羅,情反側,鬧遍了中原,未停戈馬,直是流氓亂賊,誅之不勝其誅也。宥之怎生能宥得?且大放慈悲,盡度上佛國。

 

【寫景如畫,寄慨良深,情發為歌,愛翻為怒。】

 

    話說昨宵妙一回壇之時,三丰祖師說道:「今晚抱一去遊金闕,要早早預備。」諸生遵訓,早向冥床恭候,柳元陽帝君到壇說道:「吾奉命來壇鎮攝,諸生各宜嚴恭寅畏,莫為天氣暑熱,而生倦心。九仞之功,將告成矣。勉之!慎之!」

 

    諭畢。三丰祖師,也就駕臨,唱了一調帝臺春,說道:「老道去去又來,來來又去,去去來來,來來去去,覺走得不耐煩了。草鞋也穿爛了,衲衫也穿破了,我為這部書上,心血也嘔乾了,眼淚也落盡了,不知世人,可知我的苦情?可識我的孤詣?可憫我的慈悲麼?(是忿氣話,是實在話,不是瘋顛話。)

 

    我想來不惟不信,反有罵我,詈我、毀我、謗我、咒詛我的。(多得很哩)也不管他,我奉了  老母的慈命,  關皇的敕旨,做到那裏算那裏,苦到那日算那日,世人罵詈我,毀謗我,咒詛我的,必是地獄種子。其罵詈、毀謗、咒詛,也是應該。(胸襟何等灑脫何等自在)若是有仙根、佛果的人,他又必然欣羨我,頂敬我、恭維我、之不暇,我受仙佛之頂敬,而受魔鬼之毀謗,倒也無妨。

 

【人謂東坡居士,嘻笑怒罵皆成文章,未必似三丰狂言,醉語皆為妙品也。哈哈!】

 

    這幾日來,西池請我做客,而  關皇偏要我領遊,仙醴不得吃,而來暍西風,未免苦人也。內壇生酌酒,酌酒,莫再耽延,今夕金闕會議,若是誤了時辰,老道又要空勞一遭,而且暗中得罪不淺了。抱一起來,吾帶來白鶴一雙,你騎肥的,我騎瘦的,(推肥就瘦,恕道如何?)煩勞柳元陽鎮壇,我師徒告別去也。」抱一出了壇門,跨上白鶴,凌空而行,十分迅速,到了界牌山上,祖師吟曰:

 

    「腰掛葫蘆,疾喚高呼,歎世人浮萍逐浪,甘墮泥塗。再不掉頭回顧,看看真吾,庸庸碌碌,怪類野狐。酒色財氣,喝雉呼盧,迷雲迷雨,醉入蓉芙,可憐力衰形槁,氣竭精枯,執迷未悟,墮落三途。有等絨褲子弟,新學小徒,時新是尚,麻雀是趨。任情揮霍,口腹滋圖。駝峰鵝掌,象白熊酥。宰殺物類,不恤匹雛。大餐大嚼,狼嚥虎酷。沽酒市脯,日喚提壺。造了彌天罪孽,冤仇報對非誣。畜胎轉變,其可憐乎?」

 

【嘻笑怒罵,信口而言,均皆妙品。】

 

    哈哈老仙亂講亂說,又到翠微山來了,我老仙看到地獄之中,悽涼慘澹,神鬼號啾,這阿鼻老犯,何時始得出獄呢?歎畢。後面有二仙童,引著數千百人將到面前,祖師說:「我師徒在此休息一刻,由他們上前,此是收圓籌備處,送善信西方,去赴選仙、選佛場的,你聽那領導仙官,口中唱些什麼?好好記著,不可遺忘,抱一聽那仙官唱道:

 

    「多年奉命下瀛洲,幾經甲子,幾度春秋,不辭辛苦四海遊。江邊垂釣,浪裏撐舟,度回九二把圓收。施方設法,未雨綢繆,疾呼高喚不回頭。為他著急,為他憂愁,幸有善壇遍九州。勸轉男子,勸轉坤流,同社繼續立中流。男女入社,夫婦雙修,各人猛省懺愆尤。名利看破,愛欲拋丟,忠孝節義細推求。消輕罪咎,猛醒回頭,義夫節婦上吾舟。男子喪偶,未賦好逑,世道寰宇講自由。義夫難得,節婦難求,幸他今日出人頭。若非普度,便落下流,今宵引彼往西遊。多般景緻,快樂悠悠,靜候老母把圓收。承顏色養,喜上眉頭,九品蓮花九色幽。依功定位,各把勞酬。」

 

【度得原人歸家,自然無邊快樂。】

 

    這仙官一路歡唱,領著一班善士,向天門去了。又兩位仙姑,領了數十仙女,環珮叮噹,絡繹不絕,那位引導仙姑,口中唱道:

 

    「欽遵母命下塵寰,屈指計算,百有餘年。紅波孽海泛漁船,專度信女,節婦賢媛。明引暗度不憚煩,走遍楚廣,又到滇川。勸他聖諭廣宣傳,聽者自悟,改過消愆。女子節孝可超凡,他們聽見,矢志貞堅。有等不幸失所天,共姜自誓,不調琴絃。念四行省盡度全,從頭點驗,二萬餘員。算是他們好奇緣,未曾失足,跌下深淵。回憶當初下凡間,遭過危險,六萬餘年。竟到而今始歸還,拋卻塵世,性返瑤天。歸到仙境樂便便,逍遙自在,快樂無邊。好到靈山候母宣,蟠桃赴宴,果證金仙。女兒節烈娘開顏,垂慈憫苦,特別升遷。一等佛位坐金蓮,千秋萬載,極樂清閒。」

 

【西歸之樂樂如何?童子接引上彌陀。宴飲蟠桃邀賞後,不生不滅免風波。】

 

    一路唱,一路走,一齊往天門向西方去了。祖師謂抱一曰:「師弟所見這些仙真,以及仙姑,盡是人間孝子忠臣,義夫節婦,悌弟友兄,良朋益友,往西土赴蟠桃會的。那些節婦,實在難得,  老母定然特別優待,老仙也讚上兩句:

 

一點貞心不愧天,品同松柏志彌堅;

孤燈夜兩驚衾枕,寒食春風泣墓田。

高節終身惟自守,芳名千古動人傳;

蟠桃宴罷叨封賞,不老長春億萬年。

 

【將守節苦情,抒寫出來。妙妙!】

 

    讚畢,說道:「我師徒不要延緩,快快跨鶴,趕上雲程,恐誤金闕會議,二鶴聽了祖師之言,振翼沖舉,由翠微山直上南天門,又上各仙真之前,越過橐籥橋,斗牛宮,直上金闕,此時諸天仙佛聖賢,濟濟艙艙,到處簇擁而來,俱由聚陽門而進,抱一隨同祖師,直至諮議廳,坐在側邊,聽候會議廳,不一刻佛仙聖賢,咸皆到齊。  關皇起立,宣示提議條件:

 

    一、請討論展限收圓日期。

    二、請認明規定原人資格。

    三、請議定佛仙品級。

 

    將此三條,寫在黑板上,對眾說道:「現在收圓期己到了,  老母誥命,連連催促,而原人九二,還未度齊。燃燈道人、屢請展緩收圓期限,須請諸佛仙聖賢會議,一同上表請求。

【仙佛為收圓大計,幾經會議,真是三曹大事,非同小可。】

 

    觀音大士曰:「收圓一時遽難做到,我輩皆有責任,理當共同簽名,叩懇無生展限。」呂帝亦曰:「慈悲之言甚妙。即請顏帝主稿,請求展限。」

 

    關皇曰:「此次收圓,不比初、二兩期,  老母前夕召到瑤池,確定原人資格,要選具五倫八德,內外並重之人,故特告爾諸聖賢仙佛,現在是儒門當令,而楊、墨橫流,收圓籌備處,要慎重選擇,切實考查,釐辨清晰,以免魚目混珠,受  母譴責。」(何等認真何等鄭重)諸佛仙聖眾咸曰:「謹遵聖諭。」

 

    關皇又曰:「佛仙品級,  慈娘已大約定有條例,總分三等、九級,孝、弟、忠、信、禮、義、廉、恥、完全之人,即封為上等正覺、大覺佛仙。其盡得二三字者,封為上中等佛仙、正覺、大覺、金剛、羅漢名位。其次三等九級,照其內外功果,有功無過,有過無功,加減乘除,酌量評定,又照其行持功績,加以徽號。此亦無勞諸仙再議,不過下級、下下級,之仙真,須煩諸真,自行斟酌位置調度也。」

 

【撒空地府,是大士菩薩慈悲憫苦,而魔怪反目無法紀,隨意自由,棄禮悖義,寡廉鮮恥,非孝無親,醉心歐化,此幽陰之不能不另立也。】

 

    關皇諭畢,眾仙咸各懍遵。

 

    桓侯大帝曰:「此次收圓難辦,都緣地府撤空,幽牢未立,魔鬼混雜,擾亂天人,道高魔大,吾意同佛仙、聖賢、菩薩,聯名叩懇  慈娘設置幽牢,將違反五倫八德之徒,收入其中,免得魔鬼害道,則收圓容易,而佛土蓮邦,大同世界,不日現象矣!未知諸仙聖眾之意云何?」文昌、呂祖皆曰:「妙極!妙極!」

 

    關皇曰:「妙則妙矣,恐時期猶未至耳。此事當在收圓之後,理宜稟請  老母、三教、五老,要慎重將事,非可造次。今夕未可議定,恐天機秘密,洩露人間,反生阻礙也。爾諸菩薩聖賢仙眾,各宜下世,引度原人,共赴收圓,高證妙果。」諭畢,統行一恭退下,諸仙散會。祖師領起妙一,出了金闕、諮議廳,到了聚陽門,仍由舊路跨鶴回壇,時已五鼓矣。夏夜短促,諸生睡息齁齁,帝君喚醒抱一,與祖師回宮去了。未知明夕又遊何處?且看下回分解: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收圓章程,前已會議,此回再議, 天皇敬慎如是,應當垂為世法。

 

⊙另立幽陰,收諸魔眾,其中有無限天機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