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蟠桃宴記

第卅六回 繳令劍諸生邀上賞 還太極靈佑享長春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34   评论:0

桓侯大帝降壇詞 調寄:五福降中天

 

宴蟠桃頒垂寶記。瑤池母母恩無極,海上蓬萊、十洲三島、廣野諸方異域,古今賢哲,各自表同心,大同可策。須重精神文明,要主張道德。

趁今宵,新月色,烏騅如電閃,雲中勒下,降香壇。臨風把酒,來弄沙箋翰墨。恭賀諸子,恭喜楊生,建功奇特,振紀扶綱,立千秋法則。

 

【就事抒懷,興會淋漓,歌詞清越。】

 

靈佑帝君降壇詞 調寄:洞庭春色

 

三會龍華,三期普度,何日收圓?喜端陽重際。無生老母,瑤池大宴,招飲群仙,要識蟠桃今日會,是原人,後赴廣野筵。這最好奇緣,休錯過,猛著先鞭。

今宵定有奇遇,不辜負辛苦連連,到西池瑤圃,通明金闕,承恩領賞,飽醉階前。賜宴簪花千古事,是天上人間紀勝傳。何須更慕封侯?定遠身畫凌煙。

 

【人逢喜事精神爽,歌詞清妙,神乎其神。】

 

    話說昨宵抱一子去遊瑤池,得會  老母奉命今夕要定一子去遊,結果收場,完成《蟠桃宴記》。抱一歸來,傳述  母命,大家非常歡喜,早早預備,專等上仙降臨,且說這部《蟠桃宴記》,是  老母、  天皇之特頒,用以促進收圓,抱一、定一、妙一、三子,仰體聖命,不畏辛苦艱難,歷遍九霄,踏穿三界,將天機祕密和盤托出,真是上下數千年,縱橫九萬里,可算三界第一奇書。三會收圓,是要全仗此書之力,九霄、十極、十洲、三島,神聖、仙佛,凡曾與會蟠桃宴者,莫不欲到豫紹壇中,與全一諸子賀功,又恐有礙壇事,故不到壇中,竟往金闕稱賀去了。

 

【此書告厥成功,不惟壇中諸子,喜幸諸天仙佛亦向 上皇慶賀,可見此書之關係重大。】

 

    當時  玉皇關帝,知道宴記頒畢,諸子定要繳回令劍,特令三界伏魔桓侯大帝,前往鎮壇,令靈佑帝君,前去領遊。二位帝君,奉了敕命,乘騅跨鶴,先後到壇,與諸子各各賀功,言語溫存,十分高興。

 

    大帝由金闕帶下長生酒果,賞賜壇中內外諸子,其餘物品,命豫壇中真官保存,留作賞給順甯、從善各壇善信,(聖人施惠毫不偏私)吩咐畢。謂靈佑帝君曰:「仍煩張道友辛苦一遭,先到金闕,後詣瑤池。」祖師曰:「老道遵命。領起小童定一,就此告辭,還勞大帝壇中鎮攝。」祖師捧了太極,定一腰掛寶劍,手執皇令,辭別大帝,步出壇外,各跨一鶴,飄飄灑灑,仍由舊路而行,祖師途中歌曰:

 

三丰子,願力大。自愧吾,少才幹,道不高,位不上。

無功果,無威望。憫世人,造魔障,墮孽坑,遭塗炭。

欲救他,無方向。假瘋魔,裝賴漢。學狂顛,語幻妄。

談妙玄,真無價。誰知我?這度量。隱顯間,將詞唱。

勸世人,回頭望。可憐蟲,風月尚,嫖賭煙,常逐妄。

自由談,侈且蕩。平等言,盡力倡。干天條,他不怕。

聖賢文,力毀謗。不畏天,膽偏壯。無廉恥,真混帳。

戀愛情,稱跌宕。人倫忘,八德喪。地天翻,乾坤蕩。

無生母,悲聲放。命關皇,書頒降,宴蟠桃,紀內況。

命呂翁,將賢訪。頒天恩,書發下。松鶴山,時闡化,

露書名,指方向。責三生,力承擔。命吾仙,暗勷贊。

爾定一,心無兩。與三丰,為一樣,兩相依,不相抗。

我借你,勤狡詐,你因我,寫惆悵。我因你,將胸盪。

你因我,立功行。蟠挑記,同草創。字斟酌,句宣亮。

快編輯,莫放曠。廣流傳,塵世上。作慈航,方方泛。

渡原人,齊上岸。慈娘喜,關皇望。今夜晚,書遊罷。

劍令圈,皆無恙。繳回娘,記莫忘。俱爾儀,好體諒。

這篇言,雖未暢。謹記牢,誠無忘,沐天恩,休蹇亢。」

 

【任情而言,信口而歌,將世態描出,將抱負抒寫,足以發人深省,鼓人志氣,醫人痼疾。】

 

    歌畢,說道:「師弟、我的歌曲,你曾記得明白否?」定一答曰:「弟子記得,敬謹懍遵。」祖師曰:「吾邊走邊說不覺已過了南天門,師弟你看前面那乘鸞、跨鶴、騎驢的,乃是八仙,往金闕慶賀  關皇者。」定一問曰:「金闕有何喜慶,請師指示?」祖師曰:「三會收圓,是古今第一法會,而《蟠桃宴記》,是三界第一奇書;(不是誇大)今宵遊演之後,此書已完全圓滿。仙侶聞之,必詣金階恭賀,是一定有的。」(天上喜事與人間有點不同)定一曰:「書名《蟠桃宴記》,必要記到大宴蟠桃,方算完全無缺,現正在辦理收圓,此回宴會,究竟九十六億原人,己經一齊得赴否?」

 

    祖師曰:「此次宴會,是普度之結果,收圓之先聲。這回收圓,非僅收現代之圓,自秦漢以來,至於現在之忠臣、孝子、義夫、節婦、烈女、貞姑,以及克盡孝、弟、忠、信、禮、義、廉、恥、五倫八德之男女,統而收之,封以佛仙品位,三會龍華,更比初二兩會大多了,所以  關皇特別注重。爾與抱一諸子,生於斯世,亦非偶然,要仰體天心,代天宣化,替天行使,不可偏執己見,違逆天命。」

 

【定一之問,如扣洪鐘,愈扣愈鳴,愈問愈顯,直到葉落歸根。】

 

    定一曰:「弟子懍遵師諭,但猶有問者?《蟠桃宴記》是記大宴蟠桃,此時未屆收圓,則後來收圓之事,可能續遊續記否?」祖師曰:「此事有天主持,非吾所知也。」定一不敢再問,看看已過了迎仙閣、橐籥橋,將到金闕。祖師曰:「前面已是金闕,我師徒下了鶴背,緩步上前。」乃由聚陽門而入,定一見門上張鐙結彩,大異前時所遊,也不細問,竟隨祖師趨步直入,連進五六層崇臺殿閣,直至丹墀,見金闕殿陛,寂然無人。忽閃出一位仙官,說道:「三丰祖師來遲了,  天皇在酬恩殿候久矣!」祖師聞言,不勝惶懼,急領起定一,往酬恩殿參見  至尊,到了殿上,諸仙坐列已齊,似乎專待祖師、定一開筵,祖師領了定一,直至丹墀上參見。天皇曰:「張仙有勞,免禮。定一子亦有勞了,一旁賜座。」

 

【天皇不坐正殿,而在酬恩殿,專以酬三丰祖師與定一諸子之勞也。】

 

    祖師曰:「今夕鶴行緩慢,以致參拜來遲,望乞恕罪。」  天皇曰:「何罪之有?《蟠桃宴記》,重勞張仙嘔心鏤血,跋涉塵囂,其功莫大,吾皇猶未加恩,今夕特令光祿司,聊設御宴,稱以酬勞。故請張仙將定一子領來者,職是故耳。」定一向金階跪定,俯伏言曰:「弟子定一,與師兄抱一、妙一、全一、特一謹承聖命,遵將慈悲大士所示《蟠桃宴記》三十六回,遊演周全,謹將  至尊所頒之令劍繳呈,其所遊不實不盡之處,還望  至尊寬恩赦宥。」

 

    至尊曰:「善哉!吾皇御極,總率三才。恰逢午會,辦理收圓。天不愛道,地產真才。同扶末運,旋轉坤乾。修羅混世,聖教全損。綱常掃地,滿目腥羶。慈娘悲憫,罣念皇胎。燃燈下界,大道仔肩。宏開普度,又辦收圓。時期迫促。心內熬煎。朕因呈奏,請降書篇。蟠桃宴記,大典特頒。中華大國,無處可傳。順甯從善,善力堅全。惜乏乩士,難闡書篇。可喜領袖,李子衢仙。連絡豫、紹,抱定諸賢。體娘心曲,體朕慈懷。將記遊演,不憚勞煩。定一編輯,責任綦嚴。三丰助筆,往來綺筵。將書遊畢,令劍繳還。吾皇喜幸,獎賜綸音。賞給物品,袍笏履冠,每人一副,褒寵矜憐。諸生黽勉,更望加鞭,定一特賜,天仙狀元。未成書卷,速輯勿延。僅此面諭,欽此欽遵。」

諭畢。又賜詩數章:

 

【諸子得蒙 上皇賜詩,褒美榮幸何如。】

 

賜定一子

履仁冠道是真儒,品學詳明乃丈夫;

要把綱常身抱負,須將道德力匡扶。

薪傳遠續尼山緒,木鐸追尋泗水圖;

淵石莫忘君往事,生生孝友認前吾。

 

賜抱一子

悲憫為懷道在躬,己人立達執乎中;

代天宣化心常泰,為聖傳經志更雄。

振紀維綱風末俗,扶危濟困矢真衷;

乾坤擔子男兒任,手挽東流氣吐虹。

 

賜全一子

渾渾元氣未淪亡,爛漫天真性地光;

為著書篇勞跋涉,欲扶衰世整綱常。

文章早列上臺選,聖道端由多士彰,

正己化人維末俗,還原返本入宮牆。

 

賜妙一子

樸實居心不妄求,善壇砥柱作中流;

任他末俗趨澆薄,守爾良知好靜修。

宣化莫辭家務累,尋真先把世情丟;

垂成宴記聲名播,努力加鞭立大猷。

 

賜特一子

特立端由志節超,持身涉世去矜驕;

聖賢矩範中庸倚,仙佛精神平等標。

大道易聞須靜悟,細行時懍莫輕拋;

蟠桃記演君崇德,千古傳名日月昭。

 

賜從善各壇諸生

為演蟠桃記一編,諸生籌備費周旋;

磨沙無法迎仙佛,訪士他鄉過嶺川。

遠道輸財情自若,真誠向善念非偏;

書傳海內殘零悟,功德崇高震大千。

 

【各處善士,如以濟世存心,闡著良好書卷, 天皇亦必如此待之。】

 

    天皇將詩賜畢,定一百叩謝恩訖。  天皇命仙官領定一,到左邊席上敘座,定一一望;三丰祖師、統化帝君、元陽帝君、咸皆在座,其外仙佛聖賢,均皆面熟,記不清楚,不敢造次動問。席上食品,是蟠桃、仙李、安棗、扶椹、冰梨五品,其外八簋,是人參、狗脊、黃精、茯苓、烏肝、兔髓、象白、駝峰。仙音疊奏,侑酒佐觴,備極快樂。

 

【座上定是蟠桃宴記,鎮壇、堂,領遊諸仙。】

 

    有一位老仙,袒胸露腹,手執蒲扇,席前賀曰:這回  關上皇。請准  老母垂慈頒演蟠桃宴記。真是千古奇緣,我等理當稱賀。手執玉壺,向  至尊、五老、三教聖人席前進,一巡酒又謂同座各仙曰:「我等當各賀一詩。以紀千古一時之勝,諸座咸皆稱善。三丰祖師欲辭  天皇。領定一去遊瑤池。

 

    忽然一青鳥,騰空飛到金階落下,化一女仙,年可十七八,手執一簡,直向中席  天皇前曰:「飛瓊頃奉  母命,持簡前來,臨行之時,  母囑三丰、定一師徒,如在金階宴飲,免到瑤池朝見,以省跋涉之勞;洱源、順甯、豫紹、婉從,及明鏡各壇,總賜仙衣百襲,蟠桃十枚,另派仙官送往各壇分給矣。」飛瓊將  母命述畢,即欲告辭。  天皇令其在右邊,陪奉女仙,瓊仙不得已,入席安坐,當時眾仙佛,見飛瓊齎簡,必有大好懿音,  皇命御衛焚起香案,設位行禮,將簡拆開,乃是封佛誥命,待到宴畢,方纔發表。爰命三丰祖師、瑤階敬跪,  天皇宣讀誥命。

 

    無生老母誥命曰:

 

    「蓬萊三峰,張仙靈佑。曠劫修持,心存普度。溺飢懷深,大道身任。救劫救災,往來雲路。假裝瘋傻,真性自固。闡教垂書,不辭苦痛。洞冥批評,絲絲入扣。編輯蟠桃,乩筵時赴。無量度人,功高德厚。吾母頒恩,佛果高證。極樂無為,錫茲誥命。封張三丰為

 

    『龍華三會無量度人瀟灑自如佛』

 

    天運癸酉又五月初六日」

 

【三丰得封佛位,洞冥記已立有奇功,非偶然也。】

 

    天皇將誥命宣畢。祖師百叩謝恩,又將  老母所賜太極圈,呈與  天皇,請其轉呈  老母。  天皇即令飛瓊代回呈繳,當時金闕宴會諸仙,聞祖師高證佛果,咸向祖師稱賀,祖師謙謝曰:「老母聖恩無極,  天皇盛德無邊,老道無能,謬膺寵錫,慚感奚如?惟有益自策勵,以報我  老母與  天皇及諸聖之恩也。」眾仙曰:「祖師度人無量,德遍寰區,理當證位西方,安享自在,今宵我輩適逢其盛,又值蟠桃宴記,告厥成功,結果收圓之日,我等各賀詩一章。」

 

【八仙讚詩,各盡其妙,是此回小收束也,就是此記大收束。】

 

鍾離祖師讚曰:

 

立功奚似立言難,著訓垂書心力殫;

念切痌瘝施濟度,懷殷胞與拯飢寒。

長垂金臂殘零引。大泛慈航孽海觀;

記演蟠桃傳宇內,收圓共赴穩而安。

 

純陽祖師讚曰:

洞冥記後有奇書,接引原人返太初;

妙演玄真名教理,道維綱紀異端除。

木筆參來情若若,天宮歷遍意如如;

西方大路宏開闢,遊子歸家樂且舒。

 

果老張祖讚曰:

瑤池昨夜醉長生,金闕今宵賀聖明;

果賜蟠桃娘德厚,筵開鳳餌帝恩榮。

諸仙宣化雲中去,三子頒書天上行;

演就金繩開覺路,收圓快赴莫留停。

 

凝陽李祖讚曰:

假體還真笑我顛,世人未解悟真詮;

瑤池已食長生果,上界長存不老仙。

三會龍華神出震,萬方虎變聖乘乾;

修途努力西歸好,老母殷殷望眼懸。

 

國舅大仙讚曰:

救世書篇降已多,支離餖飣奈之何!

善壇有幸生諸子,塵海何憂擾眾魔?

木鐸大宣玄妙策,金聲丕振太平歌;

神州快醒癡迷夢,綱紀倫常永不磨。

 

全真韓仙讀曰:

我笑神州眾少年,迷真逐妄亂翻天;

自甘墮落淪禽獸,不識逍遙有佛仙。

速早回頭尋至道,須知換骨見真詮;

人倫以外無經濟,八德從來孝最先。

 

采和藍仙讚曰:

布袋襠中有孰裝,綱常倫紀一包藏;

藍中屢貯長生藥,巖下時鋤不老霜。

為演天家今古事,也同雲海去來忙;

收圓午會期臨矣,宴記蟠桃佈下方。

 

何祖元君讚曰:

裙釵時習太乖偏,毒中歐風最可憐;

鸚鵡巧言空度日,鴛鴦野性不能天。

世情顛倒頻來挽,俗尚澆漓莫可旋;

老母蟠桃頒大記,全憑諸子著金篇。

 

八仙各讚詩畢,又同賀三丰詩曰:

辛苦編書易葛裘,文壇助筆足千秋;

心中塊壘抒將盡,腕底珠璣寫不休。

度世度人心自若,為民為國念常憂;

西方佛果今高證,九品蓮花最上頭。

 

    八仙讚畢,  天皇諭曰:「今宵之會,實是難逢,諸子之功,已堪不朽。但此記為收圓而演,非此記即是收圓。以後  老母當有恩頒,吾皇亦有言諭。爾定一當與抱一諸子,加意操修,竭力行持,將來再有書卷頒垂,尤望爾生等負責。張仙將《蟠桃宴記》,速速編輯,批評之責,又勞南屏濟公,總要將收圓趕辦,以仰負我  慈母之慇慇矚望。凡我諸仙、佛、聖、賢,須要共同奮勉,切莫作自了漢也。收圓在即,默祝大家高證妙果。」  天皇諭畢,諸聖佛仙真,大齊謝恩,各自回歸本位。

 

    三丰祖師,領起定一,下了金階叩別,乃由舊路而回,途中遇著二金剛力士,扛著兩擔食品,云:「天皇命我將御筵八席,送往滇西、豫紹、婉從各壇之中,令桓侯賞賜各善壇內諸生,以酬頒演《蟠桃宴記》之勞。祖師曰:「有勞仙使,請其緩行,我師徒跨鶴先去也。」乃在鶴背吟曰:

 

    「救世心原赤,叨恩眼最青;雲程顛倒下,轉瞬到壇庭。」

 

    吟畢,即到壇中,命全一諸生,豫備筵席,金剛力士,已將御筵送到,大帝遵照辦理。豫紹、婉從各壇善生,咸入筵席,同沾聖惠。

 

    桓侯大帝讚詩一章:

 

千古難逢事亦逢,洱源豫絕順甯從;

蟠桃果熟人間宴,無極恩榮天上封。

行善自然真快樂,立功何等享雍容;

收圓且喜看今日,萬道歸宗孔聖崇。

 

    讀畢,與祖攜手出壇,乘騅跨鶴而去,正是「上下三曹奇秘事,須借人間孝友傳。」至於收圓後事,還須望之來者。

 

    總評

 

⊙令劍由抱一領,而由定一繳者,編輯全責,定一負之故也。

 

⊙天皇酬恩殿宴,與 老母瑤池宮賜宴,同一盛典,抱一得賜花紅,定一得封仙史,雖然不同,各有妙處。

 

⊙書已收圓矣,而云為收圓之先聲,有薪盡火傳之妙。

 

⊙桓侯詩「萬道歸宗孔聖崇」一句,是此書之關鍵,是此書之要點,亦是此書之精神結穴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