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39課 聖道功法

第七回 全真之道 先天一炁

作者:大寰宇宙高真   来源:大寰宇宙高真   阅读:48   评论:0

第七回_全真之道_先天一炁


第七回  全真之道 先天一炁


所謂全真者,純真不假之意也。人誰無真心?一轉便非了。人誰無真意?一雜便亡了。人話無真情?一偏便差了。初心為真,變幻即為假心;始意為真,計較即為假意。至情為真,乖戾即為假惰。


所謂初心者,即固有之心也;所謂始意者,即朕兆之意也。所謂至情者,即本性之情也。心中有真意真情,情中方見真心真意,由真心發而為真意,由真意發而為真情。是情即自然景象,乃天機之呈露,然則人不可不真哉。


人不真心,即無真意,無真意即無真情。嘗見修道之士,動則私念迭起,念之私即心不真處。靜則欲念相循,念在欲即心不真處。私欲不絕,發或全無真意,或半真半假,正天人相乘之時,是意也,情所不能掩也。


驗真道先驗真情,驗真情即可知心真與未真,知意真與未真,故修真之道,必以意始,意誠心亦誠,即心所發之情亦誠矣,誠斯真也。誠若不真,見之於言,則言不由衷,非真言也。見之於行,則行不率性,非真行也。


修之者,修去心外之心,意外之意,情外之情,當於舉念發言時,提起天良,放下人心,不許疑二其心,混雜其意,方為真心真意真情,一毫不假,是真道。真道遍行,故謂之全真也。


大道覺路


『道者覺路也,使人歸於覺路而出迷途也。然必由淺入深,以小致大,依次序做去,方可有功。但凡學道者先要煉性,蓋性本先天之物,必須將他煉得圓陀陀,光灼灼,方為妙用。


夫性與情連,性情發動,如龍虎之猖狂。若不煉之,使其降伏,焉能去其猖狂而歸於虛無也。煉性之道,要混混沌沌,不識不知,無人無我,煉之方得入法,降龍伏虎之道既行,又必鎖心猿而栓意馬。


所謂心猿意馬者,心如猿猴之狡,意如烈馬之馳,故必栓之鎖之,使猿無所施其狡,馬無所逞其馳,使歸於靜定。靜定之功,能奪天地造化,陰陽妙理,能靜則萬慮俱消,能定則一念不萌。


順而行之為凡,逆而行之為仙,要使心內無一毫雜念,莫一點障礙,空空洞洞,不著一物,杳杳冥冥,莫得一樣,所謂一絲不掛,一塵不染,此乃道之大略。更有深奧不可名狀,只可心領意會。


先天一炁


先天者渾沌一氣也,無色無聲,不識不知,有何所做,有言似者,便非先天也。似之一字,便失妙諦,不可以做言之,但言先天有所似,即著於相也。著於相,便失先天之禮。


性本先天一物,圓陀陀、光灼灼,雖有其名而無其形,不識不知,難畫難描,有何所似。宛如一個圈圈○,於圈圈之內點了一點⊙。頭一個圈兒,是渾渾沌沌,天地未分,日月未判之象,名曰『無極』。


無而生有,故於圈內生出一點,是名『太極』。這一點生天生地生萬物,這先天由太極而生,這一點即為一氣,故曰先天一氣。這性從先天而發,發於未有其身之前,著於己沒其身之後。


這一點靈性,是不生不滅之根,故曰靈根。這靈根無人不有,只是凡人自昧耳,自昧者自迷耳。自迷本性,遂使妄念齊生,邪侈隨念而入,永失先天,不聞大道也。苦海無邊,何所是岸。


嗟乎!悟道者無幾人,行者少實參,先天隨處皆可驗,莫以人心問先天,若以人心問於先天先天原不可得,恃道心問於先天,先天即在目前,人心者即一心暗昧貪求之心也,道心者即天良發現之心也。


天良既發現,先天不求而自得也。又要卻病,卻病者非卻風寒暑熱之病,要卻貪嗔痴愛之病,此病一卻,百病不生,可以延年益壽,可以成佛作仙,為聖為賢。 除病之道,要除病根,尋著其根,病不難除也。


其病多半從貪嗔痴愛得來,又由酒色財氣所致。是故修行之人,必先除酒色財氣,去其外感,後絕貪嗔痴愛,去其內傷,病根自拔,病體自癒,然後大道可修,長生可得。


今指酒字而言,有人知酒之為害於道也,誓必除之。及見酒猶津津以戒自持,或因人勸,或見人行令,而遂有欲飲之意,本不曾飲,而此意一起,即如欲也,此乃酒之病根也。除者須於起意之時除之,方能拔淨其根。


有人知色之為害於道者,誓必除之。及見色猶念念以戒自持,或嬌姿獻媚,窈窕呈情,而心意頗動,遂有羨慕之情,本不曾通,而此情一起,即如通也,此乃色之病根也。除者須於起情之時除之,方可盡去其根。


可見酒色之病根,皆藏於心意之間,欲去病根之道,先正其心,使誠其意。而病根自斷也。其病根之不斷者,由心意之未正也。心意未正,偶發一念,雖不曾飲,而此意已欲飲也;雖不曾通,而此情已欲通也。


先時原無此想,因感外而動內,猶水中之月,岸石激水,水動則月亦與俱動,雖無其實,而形影已搖也,真道不可得也。欲求斷根之法,儒有非禮勿視,非禮勿動,見如不見,聞如未聞。


釋有忘人、忘我、忘眾生之語;道有視之不見,聽之不聞之說,此皆可以鋤酒、色之病根也。至於財字難言矣,有因道緣未就,而暫作計較者,有因身家甚窮,而姑求生活者,其勢不得不然。


尚有略跡原心之例,其餘若講門面者,有講聲勢赫奕,衣服飲食者,有講田園廬舍者,以及奇技巧淫者,常在名場利藪中打滾,屢於算盤斗秤內苛求,既欲求名求利,又欲成仙成佛,這個樣兒也來學道,豈不可笑。


至於氣字,人人未平,剛氣誰人有?正氣誰人養?不過使一切淨氣、躁氣、血氣、俗氣,或於貌上流露,或於言中爭勝,或於事中爭強,或於忿中逞雄,認氣不認理,安有浩然之氣哉!如此等人,也來學道,豈不可笑!


此等病根,欲求斷絕之法,儒曰:『不義之富貴於我如浮雲。』釋曰:『不受福德,得成於忍。』以上四端,欲斬斷病根,必正其心念,儒在乎醒,釋在乎覺,道在乎悟,能醒、能覺、能悟,則天下事看得透徹也。』


靜坐之法


靜坐忘情,止念心死神活,厚鋪坐褥,寬解衣帶,於子時向東微微盤膝打坐,握固端身,叩齒嚥津,舌抵上顎,耳以反聽,微開其目,以垂眼簾,以神光返照於臍下,故曰玄關。


靜坐之工,須止妄念,有一毫妄念,則神不純陽,而功難成也,又要忘情,情不忘則心緒不寧,道亦難成也。厚鋪坐褥者,使可耐坐而身不倦也。寬衣鬆帶者,使氣得以行住也。子時者乃陽氣發生之時也。


而向東者取生氣也。盤膝而坐者,收養神氣也。握固者,即拳手以兩拇指掐第三指,為忘形也。端身直脊者,使兩間通達而氣不擁塞也。唇齒相叩,使重樓無耗氣之患。口乃氣竅,口開則氣散,故宜閉之耳。


返聽者,耳通精竅,遂於音聲,故返聽而不聞。微開目者,使不生於黑暗也。目為神竅,目傷於色,神從色散,全開則神露,全閉則神暗,故半垂簾也。目光自玄宮返照於臍下,猶天之日月光明而生萬物也。


寡言語以聚氣,使氣不漏於口,絕音聲以養精,使精不漏於耳,空色相以凝神,使神不漏於目,故謂之無漏真人也。故大道無窮,取之不竭,用之不盡,要使貫通萬化,不可執其一端。


誠心向道,真心改過,一時一刻不離本體,一言一動必由寸衷,惺惺不昧,念念皆仁,此真向道也,過不改不除。如病在私,則以公心去其私;病在欲,則以理心去其欲,病在偏,則以中心去其偏。


病在傲,則以和心去之。凡病在此處,即於此處治病,隨起隨覺,隨覺隨掃,隨掃隨滅,自然心中和如春風,朗如星月,闊如天地,靜如山嶽。氣滿神溢,默運乎一元,充周乎四體,不知不覺之間,而大道成也。


宇宙真理聖道學院

Copyright 2017-2018